我的哲学是缺乏治愈力的

我或者我的哲学能够对那些身陷苦困的人说些什么? 当然,我的哲学虽然偏重于“黑魔法”,但并不是不能提供积极的力量的。不过准确地说,哲学能够提供的是某种免疫力或抵抗力,使得我一旦遭遇困窘的状况,将更可能以冷静、淡然或者幽默的态度面对之,然而,我深知它并不是一种有效的治疗品,更不用说包治百病的十全大补丸了。 这就像是打防疫针,只有在你身体健康,或者疾病潜伏未发时,…

阅读全文

关系主义与交流哲学

想到最新版的古派哲学之“旗号”。可以叫“关系主义”或“交流哲学”。 我早前偏爱“多元主义”、“视角主义”,而觉得“相对主义”过于极端或激烈。但现在突然想到,所谓“相对主义”(relativism)何不翻译成“关系主义”?这更符合“relate”的原意,也能够表达一种更对我胃口的思路。 说起“相对主义”,有人就要吼:“哈?一切都是相对的?”但如果我说“一切都是…

阅读全文

哲学风格与恋爱态度

我总说我的哲学“从古典出发”,具体来说,大致从康德及其附近出发。不过这只是一种外在的解释,至于这个“古典”究竟有什么内涵,我是有自己的理解的。 在我看来,所谓“古典哲学”代表一种风格和态度,这种风格或态度由一整个时代所标志。粗略来说,西方哲学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吧:古代(古希腊)、中古(中世纪)、古典时期、现代。——当然我这个“古典”是classical而不是a…

阅读全文

关于女哲学家和攻受论

以下是我在“我不会在咖啡馆约会”后的评论中我被逼出来的一些说法,既然写出来了,就是白纸黑字,没办法了。鉴于这是一个不小的话题,因此专门开辟新文存档。 后来比我还邪恶的Chern同学说我这个是“女哲学家养成计划”,此题有趣,但太易引起误解。我的阴谋非常复杂,既不是要诱拐mm,也不是要培养女哲学家,更不是要找一个成为女哲学家的mm。但确实和各方面欲求都有联系,而…

阅读全文

哲学与裸体

天知道为什么在若干篇毫无头绪的论文的压迫中我还有心思写那么多随笔,但没办法,想泻时憋住是很难受的。写完这一篇,这一轮发泄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也就是说,从“从渔夫到海贼”一篇起至这一篇,可以说是一个系列,可以理解为起航前最后的抱怨。从此之后……呼~反正我不再在宫殿中坐等了。 这一篇起了个扎眼的标题,其实试图谈论的东西是相当重要和深刻的,更准确一点的题目也许是“哲…

阅读全文

哲学无专家

我很早(大一大二那会儿?)就说过“我不要做专家,要做只做大师”之类的话,本来是朋友间私下说的,结果流传出去,也就只好算是公共性言论了,当然我也一直能够为这句话负责,这句话基于我对自己的定位以及对哲学的理解,这几年来,我对哲学应该是有了更多的理解,因此我现在可以对当时的话做出某种更深入的诠释。 首先,我们需要问:“大师”与“专家”两个词儿究竟有什么区别呢?在许…

阅读全文

古派哲学纲领草案

如果我要征募船员,当然,我需要说明本船的风格和路线大致是个什么情况。 要说纲领,其实是个很暧昧的东西,它要么过于笼统,要么过于具体。可以浓缩到一个字曰“爱”或“我”,两个字曰“自由”或“求索”,三个字曰“玩游戏”或“可能性”,四个字曰“存同求异”或“追求卓越”,五个字曰“认识你自己”或“他奶奶的熊”,等等。这些都可以作为标语贴在随轩的门口。当然,这样一些单词…

阅读全文

“网络游戏哲学”

一种哲学要广为流传并被后世铭记,一个独特和响亮的名号或许颇有助益。 我的哲学可以被别人叫作什么呢?批判哲学、技术哲学、历史哲学、多元主义之类的词汇早被用滥,星空哲学、媒介哲学之类也显得不够明确;突然想到,也许可以叫“网络游戏哲学”。“网络”与“游戏”二词能够标明我哲学的独特之处和核心关怀。在这个题目之下,几乎所有传统哲学的问题——存在论、认识论、价值论等等—…

阅读全文

哲学家的“显”与“隐”

在“置顶2”的贴出后不久收到的评论中,一mm提到说我是“显派”而非“隐派”等等,具体情况可直接看那个帖子,在这里不转述了。 典型的女性式的评论是让人头疼的,因为它难以招架。正如该mm所说,“……比较有直觉”,一旦一个评论是出自“直觉”,那么就很难批评了。只有当一个理论是建立在“理由”之上时,才可能对之进行审查和批评,因为“理由”是公共性的,而“直觉”总是私人…

阅读全文

爱情哲学:引子

http://yilinhut.com/2008/02/17/1855.html(科学主义之歌) 这首歌真是越听越叹服,每一句话都是那么到位,那么精炼,又那么传神,而且对科学主义刻画得非常全面,该说的都说了,而无关的话一句也没有!这首歌对科学主义的描画的精妙是一般反对科学主义学者都难以企及的。 问题是:这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一个流行歌曲的歌词写手,创作的一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