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平均主义

前一阵人大等高校校长提出政府对北大清华的政策过于倾斜的问题。 政府对于北大清华的偏重确实是很明显的,除了财政上的支持以外,主要体现在招生政策上的巨大倾斜。 招生上的倾斜在上海的高考制度上体现得很明显:在上海,北大清华是所谓的“零志愿”,与其它志愿分开取档,先算完零志愿的再分配其它。也就是说不填白不填。即便已经获得复旦、交大等重点大学的自主招生、加分等优惠条件…

阅读全文

刘华杰:《中国类科学——从哲学与社会学的观点看》

刘华杰:《中国类科学——从哲学与社会学的观点看》,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4年1月 这本书以后还会再读的,主要是在这本书中,刘老师“搜集了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第1页 吴国盛的序言),“是本土科学社会史研究的一个可贵的尝试”(同上)。 有点可惜的是,“本书删去了一些暂时不适于公开发表的部分”(同上),文中许多官员的名字都用“×××”表示。我对那些隐藏的名…

阅读全文

关于对待“中国传统价值观”和“西方现代价值观”的态度

现代社会,尤其是当代的中国社会,其突出的困境在于信仰的危机,即价值观的迷失。 说价值观迷失,与价值观的“多元化”完全是两回事,价值观的多元化是一件好事,但问题是现在人们的价值观不是丰富了、多样了,而是迷乱了、缺失了、出现了空白。 在现代,在工业时代以至信息时代,地球变得越来越小,但人与人的距离却变得越来越远;人们所认知的生物种类比任何时候都多,但物种灭绝却比…

阅读全文

“消灭封建迷信”之缺憾

现在有点文化的中国人一提起“封建迷信”,多是咬牙切齿、杀气腾腾,摆出一副不赶尽杀绝誓不罢休的架势,细细想来,却隐藏着某些缺憾。 在现代文明,科学技术取得了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但是也引发出“价值”无法安置的窘境。人为什么要讲道德?社会为什么需要伦理规范?——这些原本都是如此理所当然的问题,成了现代文明突出的困惑。科学只能告诉我们“是”的问题,却难以给予我们关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