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平衡的“企业家精神”

本文发表于 《中国科学报》 (2018-01-29 第1版 要闻) 发表时删了几句,但关键的内容都保留着。 之所以围绕着十九大报告谈,是因为约稿要求,但这种方式的迎合我还是能够接受的,特别是没把我最后一段删掉,批判性的立场就还是很明显的。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促进“企业家精神”首次被郑重地提升到国家战略的…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杂志关于科技的采访

这是一篇书面采访,已经在2018年第一期《中国青年》杂志上刊发,刊发时似乎删了好几问,但刊用的回答竟然没怎么被删改(特别是最后一问),但在某几处帮我稍微多加了几句话。以下贴上原版。 1、截止2017年6月底,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市值前十名,有五个属于中国,而全球221家新兴“独角兽”企业中,中国企业占据近三成席位。当今中国,以“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

阅读全文

养生骗局的“锅”不该让观众背

又是《中国科学报》的约稿。 上次约稿后半天写好,大概是效率给报社留下了良好印象,这次又找我写稿,我最近都快忙得病倒了,本想拒绝,不过一看题目,想想大概很快能写一点出来,就试写了一下,结果连吃饭在内2小时写好的,本来就是随笔,要求不用太高,也就投稿了。 反省我博客文章为什么越来越少,主要还是缺乏动力,也没人催,其实再忙的时候自己每天稀里糊涂荒废的时间也何止两小…

阅读全文

读李约瑟莫要“买椟还珠”——《文明的滴定》书评

文明的滴定:东西方的科学与社会   这篇书评是去年11月写的,是约稿,但交稿后没有回音,最近问了才知道没被采用,于是先贴出来,再找地方投稿吧~ 在卜天师兄把《大滴定》译过来之前,对这本书早有耳闻,也读过一些介绍,但一直没太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个滴定法,亲自读过之后才算明白一些,感觉值得把它讲清楚。投稿时原题为“李约瑟解答‘李约瑟问题’”,现在觉得这个标…

阅读全文

造超大对撞机值得吗?

最近杨振宁先生发文反对中国建造超大对撞机,让此事成为热门话题,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已经逐条反驳杨先生的论点,我就对他俩的说法,随便评论几句。 杨振宁先生是明白人,而且向来都颇从底层人民角度考虑问题。记得他在北大演讲时,说到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的比较,他认为一般人所谓美国教育激励创造性,中国应试教育如何呆板之类,是站在精英教育的角度上看的,但从一般底层民众的知识…

阅读全文

结果遮蔽过程——《科学素质基准》与三聚氰胺

最近参与了《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评论,应邀给中国科学报写了一篇文字,和诸多老师的采访放在了一起,见这里。 因为字数限制,我不小心写多了,文章发表时经过编辑删改,其实删改得挺好,重点都保留了,而且减少了攻击性。不过我在这里还是把未经编辑的原文贴出来以供参考~   新近发布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起了许多争论,除了看笑话挑毛病之外,也逐渐有一些…

阅读全文

我也来吐嘈《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

最近科技部和中宣部发布了最新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来大量吐嘈,我也好奇找来看看,看过以后也忍不住想吐嘈,然后就动笔写了(最近在刺激自己的行动力),本来只是想找几条网上吐嘈少的条目讲讲,写了之后才发现嘈点比想象得多,一不小心写多了,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过写都写了,贴出来玩玩吧。 原始条目从官方文件中复制出来,我的吐嘈以“//”开头。   4/…

阅读全文

“必也正名乎”——政治、历史与科学

最近中国的房产续期问题暴露出来,许多人这才发现原本理解的物权法中所谓“自动续期”只是误会,“自动”竟然并不包含“免费”的含义,而且究竟要续多少费也没个准数,温州说要交三成房价续费,然后又辟谣说还在研究。但问题是,如果规则早就订立了,为什么需要等到应用规则的时候,再去研究规则呢?订立规则的时候都做什么去了呢? 很显然,按照常识理解,“自动续期”应该包含“免费续…

阅读全文

沈阳—本溪会议游记(本溪篇)

接续前一篇,最近有许多事情排着队要赶,所以有点没心思写完游记,然而我最终还是发现游记不写完始终心里有个事儿,别的事情也干不好,于是还是把它补完了…… 在沈阳小石城开完第一天会议之后,我们来到了本溪,后两天的会议都在这里召开。 26号早上开始第4场主题为“现象学与中国传统”。 四川省社科院的刘胜利师兄报告“身体与自然——董仲舒的自然观及其身体现象学阐释”。 胜…

阅读全文

哲学评弹【第一话】自由就像请客吃饭

既然想开”哲学评弹“这个栏目,我早已憋了许多题目想写,不过临到写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写起了。 还是先写一个老话题吧:“自由”。关于自由,我早已有很多文章在讨论,该说的其实都说的差不多了,但相关的讨论往往牵涉到自由与平等的异同,以及言论自由等具体问题上面,而且写得也不够通俗。在这里,我想仅就“自由”这个概念,做一个通俗的评说。 前一阵我接手参与编写一部文明史教材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