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害怕人工智能?——关于AlphaGo的杂谈

AlphaGo与李世乭的围棋大战正在进行,人工智能以3:0获胜,还剩两把荣誉之战,但结局基本没什么悬念了。 无论最终的比分如何,这场比赛的历史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了。 这场比赛的的意义主要是象征性的,事实上,既然AlphaGo在去年已经打败了围棋欧洲冠军,证明了其棋力达到了职业围棋选手的水准,那么它全面战胜人类也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当然,或许我们也可以说,从当…

阅读全文

交流与棋奕

时而有人以不同的方式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交流中,我是如何看待或处理对话双方的地位关系的。比如说,与师长交流时是否不得不对其仰视,或者说相应地,与后辈交流时是否不自觉地要居高临下?尤其是近来一些与我交流的师弟师妹,难免会有这样的矛盾:他们期待某种平等的对话,不愿意总是处于弱势,但是想要在交流中抵过我的强势看起来也并不容易,那么怎么办呢,问题出在哪里?一种常见…

阅读全文

“棋戏”与理性的多元主义

之前写技术哲学的论文太过仓促——星期二凌晨才决定从海德格尔换成芬伯格,星期二到星期三看一天书,星期四早上6点才把论文写完……其实许多地方还可以多展开一些。 关于多元理性的问题,芬伯格举的例子是非常好的—— 论文中我写到:在这里,芬伯格同意历史主义和社会建构论的意见,认为不只是理性信念的内容,而且理性的原则和形式本身也是历史的和文化多元的。为了说明不同的文化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