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抄袭(毫无转圜的零分和不留情面的嘲讽)

技术通史课的作业提交已经截止,虽然我之前已经谈了抄袭问题,但还是没说够,现在专门贴一篇文章交代一下,为我以后处理抄袭问题立好规矩。 这次一共29位同学选课,其中1名同学弃课(不考试不交作业),剩下的实际是28位同学,他们的期中作业我看到现在,一共是5篇抄袭!都快五分之一啦! 当然,其中有2名留学生(虽然是留学生,但明显是中国人,真正非汉语母语的学生反而更认真…

阅读全文

老师希望看到怎样的作业——“技术通史”作业布置感想

本文发出后博客莫名崩溃,恢复了好几次…… 《技术通史》课程就快结课了,下周我会写一份简单的总结,现在我先聊一聊作业的问题。 这门课的考核形式是比较创新的,包括期中作业40%+期末考试60%。 期中作业方面,我不希望看到学生抄袭剽窃,或者拼拼凑凑交一篇烂论文来,所以我提出了二选一的灵活方案:有兴趣或有能力的同学,还是可以写一篇小论文,6000字以上,我会按照学…

阅读全文

关于写论文——“学术研究导引”课程总结

这学期我在北师大开了两门课,一门是全校公选课“科学通史”,另一门是哲学系1分的专业课“学术研究导引”,这两门课都是恰好15个学生选课。 为什么开课 之所以要开这两门课,首先是出于田老师的建议,也算是为以后留校或者到其他地方找教职积累一点儿业绩,也算是一种实习经验吧。无论如何,我自己感觉这两门课确实没白开,虽然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我自己也还是值得的,至少以后开课…

阅读全文

导师作为学位论文的假想敌——学术论文杂谈

在北师大度过了博士后的第一个学期,除了田老师每周的写作课外基本没有参与什么活动,存在感为零,想想确实不太像话,于是在田老师提示下,前两周参与了教研室硕士开题和博士预答辩等活动,刷了刷存在感,同时也了解了一下北师大科哲专业的风格和路数。 听着各种答辩报告,越来越觉得吴老师的教导很重要,特别是对“二手文献”之重要性的强调。很多同学(当然这不只是北师大学生的问题,…

阅读全文

大学是公共领域吗——再谈公开成绩和公开评点作业

又到了科学通史改作业的时间了。这门课历来有公布成绩的传统,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当然,我似乎越来越心软了,对于糟糕作业的严厉吐槽,可能更多转入私下而未必实名公布吧,但是优秀的同学一定还是要公开表扬的。 去年我解释过:为什么要张贴成绩?最近读完阿伦特后,不妨对当时的说法做一些进一步的诠释了。 据说美国的大学非常讲究“隐私”,个人的学习成绩之类的信息是千万不能泄露的…

阅读全文

抄袭不止是“学术规范”问题——兼谈相对的合法性

汪晖抄袭事件仍然未见结果,争论仍在继续,刚才看到一篇转帖的文章,也是一篇比较典型的挺汪的文章,确实说得不错。虽说说得不错,但其实是一种转移视线的招法。实质上还是荒唐可笑的。 我先摘录该文第一节(粗体为我所加): http://blog.renren.com/blog/7178/478029071 漫谈汪朱事件:事关学术规范更关学术史 2010-07-14 1…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张贴成绩?

科学通史课历来是会把平时作业和期末考的成绩全部张贴在网上的。我当年学的时候是在吴老师的个人主页上看的成绩,而现在一般张贴在bbs上。 每次张贴成绩时都会受到一定的质疑,说这样把同学的信息公布出去,同学们的隐私如何如何的。这里我不妨说明一下这么做的理由。 首先,“隐私”的说法是令人奇怪的。为什么成绩是同学的隐私?我只听说过中小学生的考试成绩不能随便公布,这是出…

阅读全文

为什么说学者不能抄袭

最近汪晖抄袭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我顺手在校内上分享了一篇林毓生谈此事件的文章,该文章以及我的相关评论附在此文最后,林毓生说得很清楚了,抄袭之事就是很简单一个:究竟抄没抄。不必也不该牵扯出什么派系恩怨之类。如果没抄,那就理直气壮说没抄是诬陷;如果抄了,那就低头认错别狡辩。要想既不否认抄袭又要保住学术清誉和治学形象的话,纯属发梦! 今天的自然科学的哲学问题上冀…

阅读全文

交流与棋奕

时而有人以不同的方式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交流中,我是如何看待或处理对话双方的地位关系的。比如说,与师长交流时是否不得不对其仰视,或者说相应地,与后辈交流时是否不自觉地要居高临下?尤其是近来一些与我交流的师弟师妹,难免会有这样的矛盾:他们期待某种平等的对话,不愿意总是处于弱势,但是想要在交流中抵过我的强势看起来也并不容易,那么怎么办呢,问题出在哪里?一种常见…

阅读全文

如何带着情感来论理

感情和论理似乎是一对截然对立的事情,许多人会认为好的论证不应当过多地掺入私人的感情,而主观感受的渗入将会让论文变得糟糕。 当然,大体来说这是不错的,好的论文至少看起来总是冷酷的,除了开头和结尾之外,很少会出现任何抒情的语句。 不过,不说科技论文,就哲学而言,我以为最好的哲学论文必是浸透了作者个人的情感的,关键在于如何去灌注情感,而绝不是如何去驱逐情感。 情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