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叶秀山老师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

阅读全文

“我们”的杂志,“共同”的青春——《共青苑》纪念稿

本科的时候我曾经担当北大哲学系《共青苑》杂志的主编,出的是第40期,那时候正好是《共青苑》第15年。 后来20周年的时候据说要做纪念刊,邀请我写了一点文字。今年是25周年,又要做纪念刊了,我这位老师兄又被挖出来做了采访,也请我随便写些文字。面对师弟师妹们的请求,我一般都是来者不拒的,这次也不例外。 关于我主编《共青苑》的经历,在采访时已经说过一些,也没多少可…

阅读全文

在华中师范大学讲科学史

上个周末我去武汉替吴老师讲课,面对的是二十几个研究生,这些研究生是为湖北省科技馆培养的后备力量。我要上的这门必修课程包括中国科技史、世界科技史和科技哲学三个板块,其中世界科技史本来是请吴老师去讲,因吴老师出国,就派我去讲了。 我周六、周日连着讲一天半,一口气讲12个课时。这样的讲课效果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更好的上法应该是课堂讲座并讨论,在课外花时间阅读材料。…

阅读全文

关于去706讲公开课及罢工的说明

前几周我去706青年空间讲了三次公开课,课程原计划共五次,但后两次我不去了。有参与的同学愿意进一步交流的,可以通过博客、微博、电邮等方式继续与我联系。 关于开课和罢工的前因后果,我在此说明一下。 关于706青年空间,我之前并不了解,去讲课是因为收到周睿璇同学的邀请,我在网上查看了一下这个组织的定位,自发求知、开放交流,感觉还是比较认同的,于是便答应下来。当时…

阅读全文

关于延期毕业与找工作

上次写芒福德论文的时候我贴了个写作计划,按照一月一章的进度,显然我得到暑假之后才可能大致完成论文,至少要在2014年春季才能毕业,也就是说,我已经决定延期半年了。 虽然我也想争取博士三年毕业,但最终还是选择延期,这虽然是早已预见的事情,不过还是值得在博客上交待一下~ 延期的理由首先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完成论文,当然之前如果再抓紧一点,三年时间应该也是足够的,不过…

阅读全文

第一篇被屏蔽的微博~

第一次收到新浪微博的屏蔽啊~ 好激动~ 存个档~ 被屏蔽的是转发的,不过原帖未被屏蔽就直接屏蔽我的,看来确实是我发的这两句话被看上了呢。 我说的这句话很平凡啊,为啥就被屏蔽了呢,真的以为这句话有威胁吗? 无论如何,被屏蔽真光荣,下次争取禁言~    

阅读全文

我的写书计划

昨天聚餐时提到出书,据说某些地方出一本书抵三篇论文,有些地方啥都不抵,不过无论如何也算一项业绩吧。或许对我来说出三本书要比发十篇论文更轻松些,因此如果靠写书能赚业绩的话也算好事了。 当然,我确实是乐意写书的,倒不光是为了业绩。虽然说在我看来未网络时代的哲学文本可能就是以博客形态为主体了,正如印刷时代的学术以印刷书为主要载体那样。但是并不意味着旧的媒体就此消亡…

阅读全文

20120628

心情很压抑。我需要发泄。或者也许该埋头写博士论文了。

恬不知耻

没错,人家又来干涉咱们内政了,来做政治表演了。但人凭啥能做到?若不是我们在区区一介公民身上施加了太多“内政”,他怎么干涉?若不是我们要封杀屏蔽,他怎么作秀?你还要他道什么歉?对不起我把您的遮羞布戳破了?

关于《共青苑》

《共青苑》要做20周年纪念特刊,特供此稿。 我在大一的时候,王鑫师兄主编第39期《共青苑》,我参与做了一些排版。交接到40期时,似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我自告奋勇地当了主编。 除了对排版有些兴趣之外(现在想来当时我就有技术宅的倾向了),我也很乐意主编这样一份杂志。当然,这是因为经过前一年的参与,我对《共青苑》的性质已经有一定了解了,要不然的话,这一杂志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