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第一次读书会

过了一个暑假,虽然有个别核心成员或工作或出国,但读书会还是要继续办下去。在新人的补充下,第一期读书会还是有7人参与。地点在我整顿一新(误)的周转房。 这学期读福柯的《词与物》。本来考虑读《精神现象学》,但由于读书会的主力干将凋零,总感觉啃不动。偶然听说晋世翔也在带着学生读《词与物》,我一想这本书还挺合适,不如咱们也读一读,足够难啃,但也不至于像《精神现象学》…

阅读全文

【发个牢骚】当老师才知拖延症烦

四个月前就贴出了招生启事,上个月贴出补充说明,希望有意报考的同学们尽早尽快与我联系,以便有充足的时间互相交流。

“研究计划”是申请材料中最重要的一环,官方材料中必须要求5000字,我也非常希望提前看到。所以我对每一位报名同学都再三强调研究计划的重要性。

确实,我当时会说,不着急,好好写。有一个暑假呢,但最后暑假都过完了,清华这边官方都要求报名了,这才有人拖拖拉拉发给我研究计划,更多的人竟然还没有发来。

研究计划很重要的意思是,它非常能够体现学生的学术素养,对学术问题的把握能力,对学术资源的掌握能力,自我定位的明确程度,以及与我研究兴趣的契合程度,这些都能够在一篇研究计划书中体现出来。所以我是把研究计划书当作筛选学生的最重要的环节,也正因为此,我不会手把手地教学生如何写计划。

虽然不会手把手指导你写计划,但你把计划书发给我,我是一定会给予反馈的。选题问题,文献问题等等,写得不好的我会严厉批评,然后你就有机会回头修改。

事实上,由于现在中国学术界的整体落后状况,很多同学都完全不会写研究计划,不懂得如何收缩主题,也不擅长利用二手文献,第一次写出来的计划书往往都很糟糕。我并不奢望我一下子就招到各方面非常成熟的学生,所以,我更看重的是学术潜力。毕竟学生入门之前是什么样也不是我教出来的,但入门之后只要善于学习,我相信没有学术功底的外行我也能教好。

但怎么看潜力呢?我设想的办法,就是先看到研究计划书,我批评反馈之后,再看他们能怎么修改完善。如果能迅速理解自己的缺陷,在短时间内有一个明显的改观,那么这样的同学我就比较看好了。

遗憾的是,大部分同学根本就错失了展示学术潜力的机会,要么是早早联系但迟迟不交材料,要么是之前不联系突然就交材料给我了,以至于到了八月底才交给我研究计划的同学,都算得上是早的了,他们还有一点点余地来回炉修缮。但现在还没有交的同学,那都是指望计划书一步到位,不准备接受批评和指点的了?

当上老师后,我这才知道拖延症多么烦人。我当年做学生时,提交论文什么的都是掐着死线,现在想来,从老师的角度看,所有的作业都在最后时刻扑面而来,体验真的不好。如果老师希望对每位同学多一些反馈,更是会手忙脚乱。无论提前几个月布置作业,似乎老师忙碌的时间都只有最后两周。我现在也算是遭报应了……

这篇文章只是发发牢骚,9月中旬(13、14号)似乎就要考试面试了,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还请报名者抓紧时间,及时主动与我联系。

(实验一下“状态”文体,应该不会被发送为订阅邮件)

博客更新基本完成

终于折腾完了,主要是更换了博客主题,以及整个分类架构,焕然一新吧? 分类架构方面,彻底抛弃了之前的“思史诗”体系,也大大减少了分类目录。新的分类体系主要以文体分类,只有在“随笔”一类下面,再按照主题区分了几个大类。 设计分类架构时,我不再考虑客观的逻辑性,而是从读者何时需要点选分类的方面来考虑。一般而言,如果是长期关注我的博客的读者,可能每次都留意新文章,不…

阅读全文

博客正在改版

首先是从博客主题上改起,下决心改掉原来的主题。 启用CommentPress(结果并没有用这个插件,用了Inline Comments)批注主题。调教新主题期间博客可能经常异常…… 接下来重新设计分类架构。      

阅读全文

悼念叶秀山老师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

阅读全文

清理了博客的许多注册用户,并暂时关闭了注册功能

由于垃圾用户太多,我暂时关闭了注册功能,并且清理了大批注册用户,只保留最早的一些注册者。难免有误伤的。不过现在我没有开启论坛功能,注册用户的唯一用处就是订阅邮件,而这一功能不需要注册用户也照常用Subscriber2达成。如果有被误删的朋友,可以在右侧填写Email重新订阅。

等我忙完这阵定下教职之后,我会把博客做一个全面改版,从网页布局到栏目分类全都大改,到时候应该也会重新开放用户注册的(应该是启用社交媒体登录)。

 

“我们”的杂志,“共同”的青春——《共青苑》纪念稿

本科的时候我曾经担当北大哲学系《共青苑》杂志的主编,出的是第40期,那时候正好是《共青苑》第15年。 后来20周年的时候据说要做纪念刊,邀请我写了一点文字。今年是25周年,又要做纪念刊了,我这位老师兄又被挖出来做了采访,也请我随便写些文字。面对师弟师妹们的请求,我一般都是来者不拒的,这次也不例外。 关于我主编《共青苑》的经历,在采访时已经说过一些,也没多少可…

阅读全文

谈CC协议

//这篇是巴比特的约稿,比特币圈天然地偏爱自由软件的精神,因此对CC协议理应是更容易接受的,但毕竟版权意识在中国普遍比较淡漠,CC协议更是陌生,因此抄袭现象频发,如巴比特之类的提了CC协议,在圈内也缺乏尊重。因此一些科普确实是有必要的。目前而言很难指望CC协议发挥法律效力,但从长远来看,它对于业界形成相互尊重和协作的风气,以及行业规范的自发形成,还是有益的。…

阅读全文

在华中师范大学讲科学史

上个周末我去武汉替吴老师讲课,面对的是二十几个研究生,这些研究生是为湖北省科技馆培养的后备力量。我要上的这门必修课程包括中国科技史、世界科技史和科技哲学三个板块,其中世界科技史本来是请吴老师去讲,因吴老师出国,就派我去讲了。 我周六、周日连着讲一天半,一口气讲12个课时。这样的讲课效果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更好的上法应该是课堂讲座并讨论,在课外花时间阅读材料。…

阅读全文

关于去706讲公开课及罢工的说明

前几周我去706青年空间讲了三次公开课,课程原计划共五次,但后两次我不去了。有参与的同学愿意进一步交流的,可以通过博客、微博、电邮等方式继续与我联系。 关于开课和罢工的前因后果,我在此说明一下。 关于706青年空间,我之前并不了解,去讲课是因为收到周睿璇同学的邀请,我在网上查看了一下这个组织的定位,自发求知、开放交流,感觉还是比较认同的,于是便答应下来。当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