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更新基本完成

终于折腾完了,主要是更换了博客主题,以及整个分类架构,焕然一新吧? 分类架构方面,彻底抛弃了之前的“思史诗”体系,也大大减少了分类目录。新的分类体系主要以文体分类,只有在“随笔”一类下面,再按照主题区分了几个大类。 设计分类架构时,我不再考虑客观的逻辑性,而是从读者何时需要点选分类的方面来考虑。一般而言,如果是长期关注我的博客的读者,可能每次都留意新文章,不…

阅读全文

博客正在改版

首先是从博客主题上改起,下决心改掉原来的主题。 启用CommentPress(结果并没有用这个插件,用了Inline Comments)批注主题。调教新主题期间博客可能经常异常…… 接下来重新设计分类架构。      

阅读全文

悼念叶秀山老师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

阅读全文

清理了博客的许多注册用户,并暂时关闭了注册功能

由于垃圾用户太多,我暂时关闭了注册功能,并且清理了大批注册用户,只保留最早的一些注册者。难免有误伤的。不过现在我没有开启论坛功能,注册用户的唯一用处就是订阅邮件,而这一功能不需要注册用户也照常用Subscriber2达成。如果有被误删的朋友,可以在右侧填写Email重新订阅。

等我忙完这阵定下教职之后,我会把博客做一个全面改版,从网页布局到栏目分类全都大改,到时候应该也会重新开放用户注册的(应该是启用社交媒体登录)。

 

“我们”的杂志,“共同”的青春——《共青苑》纪念稿

本科的时候我曾经担当北大哲学系《共青苑》杂志的主编,出的是第40期,那时候正好是《共青苑》第15年。 后来20周年的时候据说要做纪念刊,邀请我写了一点文字。今年是25周年,又要做纪念刊了,我这位老师兄又被挖出来做了采访,也请我随便写些文字。面对师弟师妹们的请求,我一般都是来者不拒的,这次也不例外。 关于我主编《共青苑》的经历,在采访时已经说过一些,也没多少可…

阅读全文

谈CC协议

//这篇是巴比特的约稿,比特币圈天然地偏爱自由软件的精神,因此对CC协议理应是更容易接受的,但毕竟版权意识在中国普遍比较淡漠,CC协议更是陌生,因此抄袭现象频发,如巴比特之类的提了CC协议,在圈内也缺乏尊重。因此一些科普确实是有必要的。目前而言很难指望CC协议发挥法律效力,但从长远来看,它对于业界形成相互尊重和协作的风气,以及行业规范的自发形成,还是有益的。…

阅读全文

在华中师范大学讲科学史

上个周末我去武汉替吴老师讲课,面对的是二十几个研究生,这些研究生是为湖北省科技馆培养的后备力量。我要上的这门必修课程包括中国科技史、世界科技史和科技哲学三个板块,其中世界科技史本来是请吴老师去讲,因吴老师出国,就派我去讲了。 我周六、周日连着讲一天半,一口气讲12个课时。这样的讲课效果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更好的上法应该是课堂讲座并讨论,在课外花时间阅读材料。…

阅读全文

关于去706讲公开课及罢工的说明

前几周我去706青年空间讲了三次公开课,课程原计划共五次,但后两次我不去了。有参与的同学愿意进一步交流的,可以通过博客、微博、电邮等方式继续与我联系。 关于开课和罢工的前因后果,我在此说明一下。 关于706青年空间,我之前并不了解,去讲课是因为收到周睿璇同学的邀请,我在网上查看了一下这个组织的定位,自发求知、开放交流,感觉还是比较认同的,于是便答应下来。当时…

阅读全文

关于延期毕业与找工作

上次写芒福德论文的时候我贴了个写作计划,按照一月一章的进度,显然我得到暑假之后才可能大致完成论文,至少要在2014年春季才能毕业,也就是说,我已经决定延期半年了。 虽然我也想争取博士三年毕业,但最终还是选择延期,这虽然是早已预见的事情,不过还是值得在博客上交待一下~ 延期的理由首先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完成论文,当然之前如果再抓紧一点,三年时间应该也是足够的,不过…

阅读全文

第一篇被屏蔽的微博~

第一次收到新浪微博的屏蔽啊~ 好激动~ 存个档~ 被屏蔽的是转发的,不过原帖未被屏蔽就直接屏蔽我的,看来确实是我发的这两句话被看上了呢。 我说的这句话很平凡啊,为啥就被屏蔽了呢,真的以为这句话有威胁吗? 无论如何,被屏蔽真光荣,下次争取禁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