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和逻辑学对科哲的意义

科学技术哲学的使命是对科技进行“反思”。以哲学的思考去探讨科技的含义、基础、意义、价值及其影响等等的话题。当然,展开反思的一项重要前提是需要对科学的活动有一定的了解。 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即便是最资深的自然科学家,对于科学是什么的问题也不一定就能有一个完整的理解,而跳出科学(狭义的)本身,在远处观察,比如通过社会学的、历史学的、传播学的…

阅读全文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科学技术无疑大大促进了生产,但是是否真正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呢?如果以“单位时间完成的工作量”来定义“效率”,那么这显然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如果我们把“效率”理解为“产出与消耗之比”,那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消耗”不仅仅包含投入的时间、劳动量、资本等等,还应该算上能源、环境的消耗——就好比你计算烧一盘菜的投入,除了当时就直接投入的原料、调料的成本和厨师的劳动量…

阅读全文

康德的时空与霍金的宇宙——康德科学观与现代物理学

摘要 康德是所有时代中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有人说,“康德就像一个蓄水池,所有以往的哲学都流向他这里,所有后来的哲学都从他这里流出来。”[①]康德哲学深远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关于康德的时空学说和对自然科学的理解方面的意义却被普遍地低估了。笔者试图说明的是,尽管从牛顿的经典体系到以相对论、量子论为代表的现代物理学,科学看起来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科…

阅读全文

科学没有绝对的真理……但是,有没有绝对的谬误呢?(及其补充)

费曼指出:“任何一个科学概念,都是处在绝对错误和绝对真理之间的某个刻度上,而不会处于这一端或那一端。”[①]   我们较容易理解:不存在绝对正确的科学理论,但是,有没有绝对的谬误呢?那些被“否证”了的科学理论就该是绝对的错误了吧?为什么费曼会说没有绝对的错误呢?   我们来举一个科学理论的例子——“地心说”。显然,地心…

阅读全文

星座、复活节岛和科普的困境

星座、复活节岛和科普的困境 在放假回上海的火车上和邻座的几个年轻人聊天,谈到星座时,一位大哥说到他是“最糟的那个星座”,原来他和我一样,是天蝎座的……哎呀,赶在在这个时候出生我也没法子啊…… 事实上,我一直说我对星座很没兴趣,以我这个兴趣广泛的人而言,“没兴趣”基本与“讨厌”等价。不过说我讨厌星座是不确切的,我从小就对星空有着特别的感情,我一直难忘四年级时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