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高考的辅路

谈过奥运后就想谈谈奥数,今天正巧又看到一篇报道,不妨就写点想法吧。 谈奥运的时候我就在反省自己:我对奥林匹克的热情支持是否与我的奥数经历有关?答案是肯定的。我在回忆成长经历的时候也多次提到奥数对我的重要性,奥数的经历不仅帮助我一路保送,更重要的是让我体验到窥探真理的狂喜和自我超越的成就感,这些无法取代的经验对我现在的哲学理念有着直接的影响,以至于我觉得可以理…

阅读全文

举国体制与追求卓越

奥运时节不谈谈奥运总觉得说不过去,不过四年前四谈奥林匹克已经说得够多的了,暂时也不想改写什么。 关于最近的羽毛球消极比赛事件,我在微博上说了不少。首先,这场比赛当然是丢人的,问题是它丢的是谁的人。显然,不是运动员,运动员完全是为了最终的胜利而尽量采取最佳策略,无可厚非。第一个糗的是国际羽联的X屁规则,定了这么个鬼规则就算了,还得逼着运动员为了一场赢了只有更糟…

阅读全文

少年与政治

今天环球时报发了篇好评论,“不应鼓励中学生走上冲突一线”,其中说道: 中学生属于未成年人,他们思想尚不够成熟,但热情高,敏感度高,没什么牵挂和社会压力,因而无所畏惧,爆发力和冲击力很强。他们没有明确的政治利益诉求,也没有稳定的理念,很容易被成年人推着走,或者成为正确社会心理的表达,或者被带往错误的方向。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学生爆发力量最突出的一次就是文化大革命…

阅读全文

黑熊与德性伦理

黑熊的事最近闹得火热,我也来表表态吧~ 简单来说,在道德上,我反对活熊取胆。至于归真堂上市与否,我认为是另一回事,相关的法律框架我不了解。 为什么要反对活熊取胆,常见的争论都集中在熊疼不疼的问题上,但我觉得这倒是次要的问题。如果给熊注射某种毒品,让它们不但无痛,而且取胆上瘾,难道就没问题了吗? 功利主义以及在功利主义基础上形成的主流动物伦理都倾向于以“快乐度…

阅读全文

二谈方咬韩:野生动物与言论自由

有人说韩寒事件是又一次转移公众视线:有那么多国计民生的大事值得关注,网民们却围着这么一桩无聊的事情转。在我看来,方教主的演出虽然无聊,但关注这个事件绝非不重要。因为对于我们当下的环境而言,这个问题不会比任何问题更加次要:究竟什么才是言论自由? 有许多人会说,方舟子即便说错了,也不该受到法律制裁,因为要保护言论自由,不能因言治罪。这听起来像那么一回事,但这种说…

阅读全文

关于方咬韩

本来早就懒得关心方舟子的事情了,不过这次借着韩寒的光,不得不又捎带看了看方舟子同学的丑态,罪过罪过…… 既然围观了就顺手写点东西吧~ 当然了,我不需要表态站队,相信我博客的读者绝无可能以为我会支持方舟子。在我看来韩寒和方舟子压根就没有对等的“vs”的关系,方舟子就是只疯狗,给韩寒舔鞋都不配。 一不小心说了些粗俗的话,不好意思啊。当然,文人学者偶尔进行一些讥讽…

阅读全文

从技术代码到德性伦理学:Table或Div?——从铁道部订票网站说起

铁道部终于推出了网上订票系统,就这一点还是值得鼓励的。当然把网上订票的预售期提前两天这一做法值得商榷,这对于农民工等缺乏上网条件的弱势群体来说不太公平。 我已经在这个网站订了三次车票了(前两次是去冬至会议的来回),每次订票都遇到过这样那样的问题,在冬至会议完全还在车票淡季的时候也碰到了数次网络故障,显然这种故障并不完全是访客太多的缘故,网站本身的设计可能也存…

阅读全文

政治即争执——从无烟校园谈起

北大的门口不知何时起挂起了“本校园是无烟学校”的告示,我曾经还见到保安当真地劝阻叼着烟进门的人。在毒雾弥漫的今天(11月1日)我又注意到了这个告示,顺手写一写观点吧~ 我不吸烟,也不喜欢别人在我身边吸烟。不过我并不支持“无烟校园”。特别是“无烟北大”就更糟了。因为禁烟是与自由相悖的。 吸烟有害,而且会影响他人的身心健康?这也许没错。但关键问题在于:首先,衡量…

阅读全文

红十字会是做啥的?公益组织是做啥的的?

郭美美事件已经热闹了好一阵了,我也应该写一两篇文章来谈谈吧。不过么,就郭美美其人其事而言,其实我没啥可多谈的,郭美美的意义在于把这个话题捅了出来,让人们来关注红十字会等公益组织,但中国的公益组织的问题是根深蒂固的,和有没有包养一个郭美美没有关系,甚至和有没有挪用和腐败现象也没有关系。 红十字会的问题就是挪用善款或者滥用职权或者贪污腐败吗?不是的。事实上,即便…

阅读全文

高速是好事吗?

坐动车回上海了,和以前一样的D31。但时间已经改了,从中午11点多出发变成早上8点多出发,速度也提高了一些,每站停留的时间多了不少,到达的站点也都改变了,基本上都改到高铁的新站点去了。要不是昨天某人想起来检查一下,我还没有发现这些变化,差点就错过火车了。 关于动车追尾事件,我不想多说什么。当然,如果说因为这件事情就对这个国家绝望了,那么早就该绝望了。在我看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