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上个月发了篇文章谈到两吴聚会的感想,结果招来了一个指责吴彤老师的评论者,在下面交流了若干回合。我倒不是非得给吴彤老师作辩护,毕竟我与他也只有台面上的而没有多少私下的交往,他个人是不是一定无可指摘,我并不敢拍胸脯担保。不过就事论事,只是根据指责者提供的情况来看,我还是忍不住要进行辩护:不只是为吴彤老师,也是为我心目中的研究生导师作某种辩护。 虽然在当时的辩护中…

阅读全文

爱智与爱国

昨天两吴门聚会,(北)吴老师喝多了大发演讲。和他在其它场合喝醉不同,他说了许多只有在门生面前才会说的话。吴老师提到在他有生之年他一定会PUSH我们,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但不要指望吴老师活太长,要在十五年内混出名堂……(虽然吴老师说醉酒就是讲逻辑,不过其实在逻辑上还是有些问题的)最后吴老师讲到希望学生要有为天下劳苦人民谋福利的精神,要有这种忧国忧民的关切。 的确…

阅读全文

海贼与英雄的区别?

古希腊意义上的“英雄”大约和海贼差不多,不过现代意义上的“英雄”更多是指那些拥有伟大道德情操,英勇献身,拯救他人的勇士。虽然少年时对英雄和圣贤当然也有憧憬,但我现在所憧憬的“海贼王”却并不是那样的感觉。区别在哪儿呢?在最新一集《海贼王》中,路飞给出了一个完美的诠释。虽然我对《海贼王》的哲…

阅读全文

何谓性格相合及散乱联想

性格相合或性格不合之类的说法经常用来评论人际的交往,尤其是男女关系之类。这种概念听起来颇抽象玄妙,不过似乎也非常实在可感。我也用过相合或不合之类的概念来描述过自己或他人的关系,至于我所说的意思是什么,我现在就随手写一下吧。 当年写征友贴时,我并没有在任何地方加入性格相合这一要求,道理很简单,这一项根本不可能在交往之前预先展示出来,而是通过交往而展示的东西。 …

阅读全文

恋爱中的自由度问题

这说起来也不算是个真正的问题,只是借这两个关键词来说几句吧。 首先,这里有两层问题,一是恋爱的问题,二是自由度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往往可以分开来说。 比如有些时候恋爱出现了问题,表面上看是由于互相干涉了对方的自由而导致的矛盾,然而实则一些干涉或介入行为充其量只是问题的导火线,更根本的问题早就埋下了。 所谓恋爱中更根本的问题,我只想说一条:“要有爱”。恋爱之为恋…

阅读全文

恋爱中的契约和咒语

这篇文章,我是想要交待一下某些问题,由于提起这些来仍是千头万绪,本文并没有特定的主题,写到哪儿算哪儿吧。 关于我本人的恋爱经历,我在稍早的一些文章中已经有了一些交待,但显然不够充分,而且也没有放在“谈情——说爱”文件夹中专题陈述,显得不够诚意,在这里专写一文来汇总思绪吧。 我大二时谈过一次小小的短暂的恋爱,随后便沉寂蛰伏了若干年,据说情绪陷入低谷,思想也陷入…

阅读全文

我的哲学是缺乏治愈力的

我或者我的哲学能够对那些身陷苦困的人说些什么? 当然,我的哲学虽然偏重于“黑魔法”,但并不是不能提供积极的力量的。不过准确地说,哲学能够提供的是某种免疫力或抵抗力,使得我一旦遭遇困窘的状况,将更可能以冷静、淡然或者幽默的态度面对之,然而,我深知它并不是一种有效的治疗品,更不用说包治百病的十全大补丸了。 这就像是打防疫针,只有在你身体健康,或者疾病潜伏未发时,…

阅读全文

话说童年最初的梦想

回忆童年时顺带想起的一件事,值得作一个补记。这件事不算是印象深刻的“场景”,因为我现在对此事的回忆其实已是间接的了,是因为这件事后来多次被我记起和说起,所以我确信此事不假。 话说从小学到高三,若要问我将来想做什么,我的回答大概都会是:“科学家”。具体而言,小学和初中主要受奥数影响,偏向于数学家;后来看了诸多前沿物理学的科普书,就更倾向于物理学家。无论如何,直…

阅读全文

童年记忆中的若干场景:猫、雨、街、珠、棋

回顾我的成长历程,可以勾勒出一条“明线”,大致包括珠算、奥数、薛定谔的猫、哲学大统一、生态哲学、康德等等这样一条线索。其中每一个事件都标志着某些明显的转折或发展。但也许更重要的事件并不是这些影响显明的,而是那些当时虽然看不出多大的影响,但这些事件仿佛刻印在心中,至今持续不断地对我产生着某些隐秘的影响的感受性的经历。格致中学天文台的星空体验当然是一例,或许也是…

阅读全文

关于“命运”

之前提到我感觉被“命运”善意地捉弄之类,在以前的文章中或许也用过类似的修辞,嗯,这与我说“康德的阴魂在背后戳我”之类的话类似,只是用一种比喻性的修辞来表达一种“感觉”,并不代表我信奉“命运”,当然也不代表我不信命运,对于不明不白的概念,对它作一个是/否的判断总是没啥意思的。 首先我愿意声明的是,对于超验的神灵世界,我大概算是不可知论者。我既不会肯定任何超自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