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平衡的“企业家精神”

本文发表于 《中国科学报》 (2018-01-29 第1版 要闻) 发表时删了几句,但关键的内容都保留着。

之所以围绕着十九大报告谈,是因为约稿要求,但这种方式的迎合我还是能够接受的,特别是没把我最后一段删掉,批判性的立场就还是很明显的。

中国科学报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促进“企业家精神”首次被郑重地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

那么究竟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呢?更早之前国务院文件曾经给出了一组官方定义:“要弘扬企业家爱国敬业遵纪守法艰苦奋斗的精神、创新发展专注品质追求卓越的精神、履行责任敢于担当服务社会的精神”。

这里提到的“艰苦奋斗、追求卓越、服务社会”这三个方面,显然是值得弘扬的,但似乎不独针对企业家,其它各行各业人士,如工人、学者、领导人。都应该有艰苦奋斗、追求卓越和服务社会的精神。所以要理解“企业家精神”,光讲这三条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理解“企业家”作为有别于其它社会角色的一种独特身份,有哪些独特的使命。

那么“企业家”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角色呢?显然,这是一个源自西方的概念,但要在新世纪的中国弘扬企业家精神,首先需要去芜存菁,从这个概念中剔除一些糟粕或混淆。

企业家(entrepreneur)一词最初出现的时候,就带有浓厚的殖民主义背景,特别指那些前往海外的远征者;后来,企业家的活跃又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兴起,因而又容易与“资本家”混淆。

现在要弘扬企业家精神,当然要吸取历史的教训,剔除殖民主义的征服、掠夺的意味,但保留航海时代星辰大海的胸怀和勇于开拓的冒险精神;剔除资本家的唯利是图和剥削压榨,但继承资本时代公平竞争、尊重契约的精神。

当然,冒险精神和契约精神仍不足以勾画出“企业家”的独特角色,企业家究竟要冒什么险呢?换言之,企业家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在十九大报告中,企业家精神是与“鼓励创新创业”放在一起讲的,很明显,“创新创业”恰好就是“企业家”的使命。

“创新”一词最著名的定义来自熊彼特,熊彼特认为,企业家所从事的事情,叫做“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

“创新创业”意味着“破坏”,“破坏”什么?是对“平衡”的破坏,企业家就是社会中那些努力打破平衡的人,就是“不稳定份子”。

这与“和谐社会”并不矛盾,和谐并不是简单的平衡状态,不是一潭死水,而是生生不息的变化中保持恰当的张力。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村子里有张三、李四两户人家,张三养鸡,李四捕鱼。每个月张三卖给李四一只鸡,换回一条鱼,大家都很满意,这种平衡的状态如果永远维持下去,这个小社会也永远没什么变化,他们的生活并不贫乏,但也不再丰富。

但如果张三是一个企业家,积极创新,精益求精,不断改进养鸡技术,结果他每个月可以提供两只鸡、三只鸡……那将如何呢?他除了卖一只鸡换回一条鱼之外,由于创新而多出来的鸡卖给谁呢?

很显然,如果李四还维持旧的产量,要求张三用两只鸡、三只鸡去换李四的那一条鱼,显然是不公平的。如果张三的创新如果对自己毫无好处,反而总是安于现状的李四享受创新的全部红利,这种社会很难持续发展。那么如果张三想用自己多生产的鸡换取更多的收益,那就不得不开辟新的销路,建立新的社会关系。比如他可以要求李四提供更多的鱼,在李四无法满足的情况下,就可能要去找养猪的王五换猪肉,但王五的猪肉原本可能是与马六的牛肉互相交换的,张三的介入势必要打破某些固有的定式和秩序,或许整个市场的贸易结构都将发生颠覆。西方的“工业革命”就肇始于纺织业的技术创新导致的纺织品产量剧增,这一变化像推动多米诺骨牌那样迅速传导,在所有产业中引发变革,也从此颠覆了东西方贸易的平衡关系。

所以十九大报告中,“企业家精神”恰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下提出,因为企业家的使命正是打破“供需平衡”,颠覆固有的市场结构。

企业家不同于一般的“生意人”(businessman),企业家是要给社会带来新东西的。比如说,王五在张三和李四之间帮忙跑腿,帮张三卖鸡,自己留一块鸡屁股,帮李四卖鱼,自己留一条鱼尾巴,那么王五就是一个“生意人”,而不是企业家,他能够让市场交易更加快捷活跃,但并没有为整个市场创造新的事物(实体)。所以十九大报告在提及“企业家精神”时,强调的正是要把“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需要注意这里的“实体”不是物理学意义上的,而是经济学意义上的,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数码产品,也应算是“实体经济”。

因此,企业家是从“物质基础”,从“生产力”出发的“革命者”。当然,这不是说企业家所着眼的只有生产和供应这一端,在创造出新的产品之后,更需要创造性地开拓出新的市场,激发出新的需求。

企业家是自私的,同时也必然是利他的:自私在于,他们要从自己的创新中获取红利,而不情愿让懒惰的人无偿享用自己的贡献;而利他在于,他们势必要去激励市场中的其它参与者共同进步,才能够真正享受到创新的好处。例如张三改进养鸡技术之后,自然就会期盼李四也改进捕鱼技术,这样他才能赢得更丰富的生活,而不只是吃鸡吃到腻。如果市场中的其它参与者都停留于茹毛饮血,那么我卖再多毛衣给他们,换来的也只能是最原始的产品。只有整个社会的共同繁荣,才是真正符合企业家“私利”的事情。

当然,打破平衡总是有代价的,特别是对于那些安于现状的人而言,企业家势必要触动他们的固有利益。因此激励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就是要约束既得利益者的权力,防止他们不劳而获免费享用创新的红利,更要防止他们为了守住旧的市场地位而对创新者滥用权力。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