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杂谈:自由与稳定

最近中国的股市跌宕起伏,经历了史无前例的“股灾”之后,中央又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强力出手维稳。

之所以想到写这一篇文章,不是为了当神棍预测走势。一方面是把之前的一些说法和想法汇总一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股市的问题与政治哲学、自然哲学都有关系。另外,我相信这次股灾将会有非常深远的历史意义,无论如何,它都会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虽然我一直都在鼓吹比特币,也一向反对投资中国的股市,但我不想以任何方式预测行情走向,除了偶尔劝自己爸妈两句(也基本没什么用)之外,给别人投资建议是一件非常不讨好的事情,特别是在股市正在发疯的时节,劝别人退出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如果他真退出了,那也几乎不可能是踩着高点退的,他退出了股市多半还会继续涨,他也多半会不高兴。即便再过十天半月股市暴跌了,那么他多半也只会记得因为听我话而错过的那些盈利,而不会感激我帮他躲过了暴跌,因为在他的想象中原本他是能够在高点退出的。

同理,忽悠人来买比特币更加危险,比特币要是涨了,我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要是跌了,有人会追在我屁股后面骂几年。万一有人倾家荡产买比特币亏了(我从来只建议闲钱投资),说不定我还有生命危险。

我在5月24日发微博说道:“其实现在才是我们最需要比特币的时候。如果我既不愿意为国接盘,没有胆子去股市做韭菜,但我又不愿意眼睁睁地等着钞票烂在手里,那我就迫切需要一种最安全的投资渠道。是的,你越胆小,越谨慎,比特币就越适合你。比特币玩家只需要在思想观念上敢于开放,但在投资理念上恰恰可以是极端保守的,像我这样”

7月11日 我又发了一条:“在任何时候放弃A股或买入比特币都是明智的,哪怕1800点走出A股,8000块买入比特币,也是明智的。好比一个人在任何时候戒赌都是明智的,哪怕被他放弃的第一把赌注就中了头彩,或者他戒赌后做的第一份实业最终倒闭了,都不能说明他戒赌这件事情做错了。如果真的认清了道路,就不会再因一时的运势而动摇。”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几乎没有在鼓吹比特币了,最近主要也就写了这两条,与其说是忽悠别人来买,不如说是自己发发感慨。比特币的意义已经说得够多了,虽然比特币这两年陷入低迷,但它的原理和意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也不必反复再说了。

我从来只是分析道理,以及谈我自己的想法和行动,我自己也一直在小额买入比特币,更没想过要卖给谁。结果还是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人在微博上骂我传销狗,我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仇恨,是当年买比特币亏钱了现在还没缓过气来么?如果是当时看我讲比特币感觉有道理才买的,那么现在究竟是哪个道理出错了呢?即便我眼光不准,但买币的钱都是自己掏的,也没送到我口袋里,亏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还是那句话,那么多人劝你学雷锋你不学,我劝你买比特币你为啥就买了?

这就是人性啊,成功了,都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眼光多好,判断多准。失败了,总想着在别人身上找原因。在最近的股市风波之中,这种人性体现得尤其明显。股市疯涨的时候,是个股民就自以为股神,暴跌的时候呢,不是骂政府就是骂不知道在哪里的“敌对势力”。

不光一般股民如此,整个国家也是如此。牛市的时候,都自信得不得了,甚至有人抛出“牛市是中国大国地位的体现”这样的说法,官媒更是喊出了“4000点只是牛市的起点”这样的口号。这也是股市暴跌之后最让股民们纠结的一句话。然而股民们在意的是,国家说话不算话,说好了的政策底却没有撑住。但问题是官媒扯过的大话、瞎话、假话还少吗?官媒让你去学雷锋你不学,忽悠你去炒股票你就去了?这究竟怨谁呢?

显然,把市场秩序弄得一塌糊涂,这是政府的问题;而投资失败,则理应是每个投资者自己的事情。

之所以说“理应”,是因为现实中的确不是如此。中国股民的失败在某种意义上真的得怪政府,因为政府从一开始就没有试图维护一个自由的市场,没有着力培育自由的市场参与者,相反,他们拒斥乃至害怕个人的自由,他们认为市场是“有用”的,民众也是有用的,但从来没有想过市场应该是自由的。

所以中国股市会出现所谓的“政策市”,更有所谓的“为国接盘”的逻辑,还有政府用政治手段托市的逻辑。

无论是之前的牛市还是之后的救市,官方宣称和民间传说的各种逻辑都是完全不通的。比如在牛市之时,新华社指出“经济需要牛市,应呵护市场信心”,我当时就在微博上吐嘈:“曾几何时我们说股市是市场经济的晴雨表,现在反过来,市场经济要靠股市托底了。这就好比说“我们要小心呵护温度计,以抵御寒流”,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其实荒唐透顶。”立刻有人来教导我,说股市是经济的“输血机”,这是啥意思呢?反正就是说经济好的时候股市是晴雨表所以应该涨,经济差的时候股市是输血机所以应该涨,我倒是想知道啥时候股市应该跌呢?

因为经济不景气所以需要牛市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需要股民分担经济下行的压力,难道说因为经济不好所以必须给老百姓送钱才行吗?既然股民的使命是为国分忧,那么怎么可能大家都赚钱呢?当然有一个最蠢的说法是就是需要给老百姓送钱从而促进消费,但这个说法其实荒谬绝伦。在国家牛市中,老百姓有点儿钱就去投股市去了,效果反而是延迟消费而不是刺激消费。另一方面,如果真想给老百姓送钱,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减税,减税简政,藏富于民,这才是正道。只要少收一点税,商品自然会变便宜,民众手里的钱自然也会变多,经济自然也会活跃起来。那么为什么历史上的那些统治者在面临经济困境的时候往往反而加税而不是减税呢?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他们是统治者。也许有人要喷我说我这个不懂经济学外行在胡说八道,但是有些道理真的太简单了,就好比理解勾股定理不需要你是数学家,理解杠杆原理不需要你是工程师,“国家牛市”救不了经济这件事情我认为是一般人都能够理解的,相反要相信“经济需要牛市”的逻辑可是必须有“专家”的水平才行。

救市就更加荒唐了,且不说这时候已经完全颠覆了之前牛市的逻辑,就看救市的举措,简直是耍无赖了。直接开出了空白支票,这是啥概念呢?就是直接送钱:你去赌博,输了算我的。举国之力去支持一群只准赢不准输的人,开着一家只许押大不许押小的赌场,而且连出千都不用,这就是公然的游戏规则,可悲的是散户还特别欢迎,偶尔出来几个押小押赢的立刻群情激奋,恨不得直接把他乱棍打死。

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大量的指责都指向所谓的空头,甚至是子虚乌有的敌对势力。但即便真有一群聪明的空头又如何呢?难道只允许全民做聪明的多头,不允许别人做空头吗?而且,多与空本来就是相对的。一个多头满仓的时候就自然变成了空头的势力,因为他满仓的股票迟早都是要卖掉的。在分红率极低的中国股市,绝大多数股民显然都是靠”卖“股票,而不是靠”买“股票赚钱的。每个人都幻想高抛低吸,但低吸的时候你在出钱,高抛的时候你才在赚钱。所以每个指望高抛低吸的人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空头“,你可以卖,为什么不允许别人卖?无非是别人卖的时机比你更好罢了。杠杆交易也是类似的道理,当多头平仓的时候就成了卖空者,空头平仓的时候就成了买多者,没有哪个杠杆交易者是永远不需要平仓的。长远来说,多与空是对称的,没有哪个参与者是纯粹的空头或多头,只是选择先空后多还是先多后空的区别罢了。

有人讲救市是国际惯例,美国人也救市云云。我的回应是,首先,美国人救市,诸如QE之类我当然也不支持,问题在于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人瞎搞有世界人民埋单,而中国人瞎搞最后倒霉的还是中国的老百姓。更何况美国的QE的结果是贫富分化的加剧,最大的受益者是1%的金融巨头。中国的救市又将会造成什么结果呢?显然,越靠近“印钞机”的人得益越多,中国不会例外。

“中国例外”的是救市的手段,无论西方人怎么救市,除了塞浦路斯和希腊这些个例之外,基本上也都是在尊重市场规则和各方参与的独立性为前提的,美国的QE归根结底也无非是增加钞票的供应,还是依靠市场中供需关系的改变而起到调节作用。而中国的救市使用的不再是市场手段,而是政治手段,通过“宣传”,通过“约谈”,通过限制一部分市场参与者的自由,通过举国动员……

总之,无论是牛市还是救市,官方讲的都是政治话语,讲“国家需要”、讲“大国地位”、讲“稳定压倒一切”、讲“别有用心”、讲“敌人是冲着五星红旗来的”、讲“信心”……人民日报更是宣称:“股市的最终走向,仍取决于我们对国家的信心和对自己的信心”。

如果说强调“对国家的信心”还有一定道理,那么“对自己的信心”就是典型的传销语言了。传销组织才会把市场的前景寄托于信心之上,大跃进的时候也会把赶英超美寄托于众志成城的信心之上,但根本来说市场的走向显然取决于供需关系和社会环境。如果这个市场偏离基本面太远,靠信心是维持不住的。

如果说一个扭曲的政治体系还能够靠民众的信心来维系的话,一个扭曲的市场是难以靠信心维持的。集体的狂热只会让市场陷入疯狂,而不会让市场趋于稳定。

并不是在政府以荒唐的手段救市之后,中国股市才变得政治化了,而是这次股灾把中国股市的本性充分暴露出来了。在这种逻辑下,救市确实是对的,因为中国的股市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投资者通过明智和远见自由博弈的市场,而是一个为政府和既得利益者谋取利益的工具。之所以必须救市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吴敬琏说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根本不能比。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股市连福利彩票都不如,其黑幕更大,而欺骗性更强。

也不是说只有中国的市场是政治化的,西方的市场和政治没关系。西方的市场也是政治性的,也映射了特定模式的权力关系。

一个政治体制的目的是什么?自由,还是稳定?这两者是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自由就容易受到压抑,而如果自由被过分压抑了,也就将成为一大不稳定因素。但这两者孰先孰后呢?在一个集权社会中,当然是维稳重要,因为对统治者而言,最坏的结果是失去统治地位,因而为了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当然必须优先保证体制的稳定。在这种社会中,自由并不是被维护的对象,而是被赐予的,民众首先被剥夺了一切自由,再由国家给予一部分,因此任何时候都需要“感谢国家”,因为没有国家给予的自由,个人如何可能取得成功呢?但在另一种社会中,自由才是首先被维护的对象,政治体制之所以需要被建立起来,就是为了以更好的方式维护个体的自由。所谓维护自由,因为自由是每个人本来就有的,这种社会的逻辑是,为了更好地处理集体事务,每个人需要让渡出一部分个人的自由,让渡自由也是为了维护自由。所以这种社会中稳定是为了自由服务的。

我不想涉入过多政治哲学的讨论,一些左派学者很容易指出我懂得少想得浅,但其实许多概念都是很简单很日常的,关于何谓自由的哲学讨论可以持续几千年也得不到一个确定的结果,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懂得自己的自由。虽然中国大众由于社会背景和洗脑的关系,对“自由”的概念有诸多误解,但这也都是可以通过日常语言的交流澄清的。

扯远了……回到股市的话题,市场中也有自由与稳定的矛盾。有人问,股市有什么用?杠杆又有什么意义?如果没有好处,干脆关了。我想说的是,股市的确有这样那样的好处,促进创业,分担风险等等,但这些不重要。关键是股市的出现并不是为了被”用“来做什么,而是自由市场的必然产物,如果每个人都有支配自己资产的自由,如果每个人都有自由签订契约的自由,就自然会出现股票这类事物。所谓”证券“,其实就是一种某个单位向不特定对象签订的契约凭证,凭着这一证券可以享有某些权益,比如在特定时间得到还款,或者收取分红等等。而证券本身是有价值的东西,也能够作为商品交易,那么专门用来交易证券的市场就是证券市场。证券市场的形成不是因为它有用还是没用,而是契约和交易的自由进行而自然产生的。管理者所做的无非是把契约格式化,比如要求在某一市场上交易的股票都必须遵守一定的规范,但一家公司的证券没有按照这家股市的规范来签发,也可能在另一家股市上进行交易,没有公开交易的股票也可以由股东之间自由交易,只要最初签订的契约允许这些交易。所以管理者对于股票的意义理应是非常次要的,证券市场的管理者只是提供一个自由交易的平台,至于这些证券本身蕴含的价值和权利,是企业及其股东的事情。

但在中国,股市从一开始就不是从自由契约和自由交易中自然形成的,从一开始就在纠结股市好不好,有没有用,要不要停。到现在也是在纠结融资融券好不好,要不要停。市场不是被当作一个维护自由交易的平台,而是被整个当作一个促进经济发展或有利于什么什么的工具而被看待。

当然中国的表现也只是特别典型而已,西方的金融体系也早已走上了歧路,西方的市场也被当作工具,而非自然来看待,因而才有了各种各样号称”维稳“的货币政策,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比特币的革命意义,在这里不多说了。

对待市场的态度与对待”自然“的态度类似,在现代人眼中,自然不再是自然的了,而是被看作了有利于什么什么的工具,所以人们也用维稳的逻辑去”保护生态环境“,试图把自然当作一个整体加以”控制“。”先污染后治理“的技术逻辑与”借新钱还旧债“的金融逻辑也是异曲同工。人类对自然毫无敬畏,对自己的控制力盲目自信,这是导致生态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共同原因。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5 条评论

  1. “自然“、“市场“、”社会”三者是互相对应的,都可以从”环境“的角度去反思。对待环境的恰当态度是把环境看作环境,而不是看作客观对象,或者说看作单纯的工具。以现代科学为代表的”求力意志“引起了各种现代性问题,控制自然、控制市场、控制社会、控制舆论等等,这些僭妄的幻想都有相通的渊源。

  2. 刚好在低位入了点比特币 🙂

  3. 无论对是否需要救市持怎样的立场,这次政府救市的手段无疑是荒唐的,愚蠢的,无论成功与否都会造成恶劣的影响,得不偿失。

    问题是,为什么他们会想出那么糟糕的主意?有人说这是阴谋论,名为救市实为坑钱。但我感觉上层没有那么高级。我认为他们真的就是有这么蠢。这种愚蠢是在政治环境下培养出来的,那些掌权者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如果以这次股灾为契机,让更多的人反省到“稳定压倒一切”这一逻辑的悖谬性,那也是大好事。可惜人是没有那么容易悔悟的,也许他们反省后的结论是维稳力度不够。这也是让维稳政治陷入恶性循环的基本逻辑。

  4. 忍不住想转载,写得太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