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幽暗的间隙——《揣测与媒介》书评

(这篇书评是应邀写的交差之作,实际上我没有读通这本书,后半部分“揣测经济学”基本上没啃下来。可能和其后现代的写作风格以及中文翻译都有关系,当然我也没有找到感觉,所以以下的书评其实是不到位的,如果被我骗去读了别怪我坑……当然如果你读出感觉了欢迎来点拨我~)

 

揣测与媒介
亚马逊价: ¥20.10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4/7/289950.shtm

1947年生于东柏林的鲍里斯·格罗伊斯现任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设计大学艺术与媒介学院资深研究员,他作为艺术评论家的身份在中国颇有影响,他曾经受邀担任上海双年展联合策展人,接受过许多关于现代艺术的访谈,在网上就能找到十来篇相关的评论和谈话录。

但新近译出的这本《揣测与媒介》却远远超出了艺术评论的范畴,是一部深奥、艰涩的哲学论著。

格罗伊斯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出发:“是一种什么力量承载着我们的文化的各种档案并让它们流传下来”?是什么决定了这一些而不是那一些事物受到珍视,如果这标准不外乎事物本身的价值,那么为什么文化档案总是在变化?为什么总有新的事物加入而替换掉旧的档案?再说,事物本身的价值又是什么呢?

格罗伊斯试图追究档案的承载者,亦即媒介,也就是说,只有通过某种媒介,档案的保存、展示和评估才成为可能。这隐藏着的媒介,正是让档案成为档案的秘密力量。

有人要问,这些媒介有何神秘之处呢?承载着油画的无非是亚麻布,记录着文学的无非是纸张,电影的背后无非是胶卷和放映机。它们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但格罗伊斯指出:“我们实际上无法真正触及无论是亚麻画布还是媒介机器的这类媒介载体。我们只有在它们不作为媒介载体出现,而只是作为外在现实中的世俗物品时,才能够触及他。而这时又出现一个新的问题,即这些机器本身又是由哪些符号载体展现和承载的。”(第11页)

也就是说,当我们翻过油画去检查画布时,当我们停下电影去拆开放映机时,我们所查看的已经不再是使对象得以承载的媒介了,只有在它不再是媒介时,他才能呈现自己。但下一个问题是,这个作为对象的物件,仍然是由另一些媒介承载着的。格罗伊斯说道:“档案的承载体建构性地隐藏在档案的后面,因此无法直接观照。人们通常将档案的媒体承载理解为储存数据的技术手段,例如纸张、电影或计算机。但这些技术手段就它们本身来说是档案中的物件,在其后又隐藏着一定的生产过程、电力网络和经济步骤。但在这些网络和过程中又隐藏着什么呢?对此的回答更为模糊:历史、自然、物质、理性、……档案符号表面的背后可以揣测到一个幽暗不透明的深处。这个幽暗的亚媒介空间构成档案的另一个部分。”(第9页)

这里,我们遭遇的是人这种有限性的生物的宿命,也就是说,我们不可能像全能的上帝那样,直接地、完整地与事物打交道。我们总是在一个有限的时空环境之内,借助某些特定的方式,才能够面对对象。而人与对象之间总是隔着某种间隙,任何试图消除这一间隙的方式,无非是加入了另一层间隔,我们永远也无法摆脱这一幽暗的裂隙。

人的有限性决定了我们无论以何种方式,看到的都只能是“表面”,但人们又总是希望找出躲藏在表面背后的东西,这也是一项古老的追求:“观察者会产生一种愿望,去了解在媒介符号表面背后的‘真相’里面到底藏匿了些什么——这实际上就是媒介理论的、本体论的、形而上的愿望。对媒介之载体的究问自然不外是一种古老的本体论探究——究问可能隐藏在世界图景之后的实质、本质或者主体之类的问题——的一种新的表述方式。”(第10页)

从古希腊的“本体论”开始,整个西方哲学的使命就是在追究躲藏在表象背后的那个东西。但当人们发现我们永远无法摆脱自己的有限性,或者说永远无法超越于媒介之外时,也就是说,当人们意识到我们与表象背后的幽暗空间之间的关系注定只能是某种“揣测”的时候,一些虚无论者放弃了努力,放弃了本体论,认为这些揣测纯属主观臆想。

但格罗伊斯认为,媒介本体的揣测“绝不仅是‘主观’的,因为它不单单产生于观察者‘主观’的想象中,更确切地说,在现象学意义上媒介本体揣测是‘客观的’。”(第31页)事实上,并不是人们想怎样揣测就怎样揣测,也不是有人想停止揣测就可以就此免除揣测。揣测并不只是主观的随想,而经常是在人与世界打交道时不期而遇的。揣测就是媒介,甚至是“媒介之媒介”。也就是说,它本身也是事物得以承载和呈现的媒介,特别是,揣测让媒介作为媒介得以揭示。当然,和任何媒介一样,揣测也是有限的、“偏执”的、有所隐匿的。但也和任何媒介一样,通过它而得以呈现的事物仍然可以是真切的、现实的、客观的。

本书基于现象学的视角,引入经济学、人类学、解构主义、先锋派艺术等各种思想资源,为“揣测”正名,对幽暗的媒介空间发起探究。行文飘逸艰涩,阅读起来并不容易,并不适合普通读者,但对于有一定背景的学者或哲学爱好者而言,这部书应该是一个有益的挑战。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