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去706讲公开课及罢工的说明

前几周我去706青年空间讲了三次公开课,课程原计划共五次,但后两次我不去了。有参与的同学愿意进一步交流的,可以通过博客、微博、电邮等方式继续与我联系。

关于开课和罢工的前因后果,我在此说明一下。

关于706青年空间,我之前并不了解,去讲课是因为收到周睿璇同学的邀请,我在网上查看了一下这个组织的定位,自发求知、开放交流,感觉还是比较认同的,于是便答应下来。当时我以为周睿璇是该组织的核心成员之一,不过似乎不是,后来上课的时候也再没看到她……

虽然最近很忙,不过讲课是有现成的材料的,那就是我正在试图出版的第一本书《科学文化史话》,主要就是每周做一个ppt,花的精力和心思都不多。

另外开课之前还有一个审核环节,我去706与负责公开课的王大鹏同学和我聊了一番,应该是得到了较高的认可。当时我聊的主要是“力的机械化”的问题,也就是我尚未开讲的第四节课的内容。

然后确定了时间(每周三晚上7~9点),我按要求写好了简介、提纲,并提供了一幅主题图(自由七艺)。到此为止一切都还挺愉快的。

首先出现瑕疵的是他们发布的宣传文字。我发出的邮件似乎被看都不看就粘贴出来了——“附件为题图”这样的文字也直接贴在上面。我吐嘈之后回复说“因为您邮件写得太好了”,现在想来这很可疑,更可能的情况是几乎看都不看就直接贴了。

另外宣传文字中还有一段:“……本次主讲人张展就是看到了706的活动主动与我们沟通,希望给大家分享他的所思所想。希望大家踊跃报名或推荐适合做讲者的年轻人。”

这段话显然是上一期的宣传材料,又是看都不看直接剪切过来了。当时我觉得张展兄挺郁闷的,但现在想来,这种草率对我而言也同样很不尊重。

后来他们在人人页面上的材料中已经把张展这段删了,不过“附件为”还是没删。

即便我就是自告奋勇的张展,这样的措辞仍然有些令人不适。因为无论是以什么方式牵线搭桥,最终而言706组织方终究是“主”,而讲者毕竟是客座者,哪怕缘起上是讲者主动倒贴,但关系建立后,706仍然应当摆出邀请者的姿态吧。

后来的几次经历,我也确实体会到,我始终是“主动”的一方,似乎完全是我毛遂自荐去讲课,而他们大方地为我提供了场地。

当然,这基本上也是事实,我的确很愿意去给这些自发求知的朋友们分享我的思考,而706给我提供那么多的场地和时间,也确实很慷慨。

然而,可能是我第一堂课表现并不令人满意,之后706的组织者们哪怕连被动的礼数也不向我展示了。

第一堂课“发挥不佳”是有理由的,首先,这一课的内容是古希腊科学,包含的问题最多也最深。而且,后四讲基本上都是基于我的某一篇论文改出来的,而第一讲的四个小节至少基于四次独立的写作,包括7年前到最近写的内容。由于我也没有花太多功夫来做讲演上的准备,因此讲述起来可能不够通畅。

不过,我自我感觉第一堂课的发挥也还可以,毕竟是第一次课,有一些摸底和伏笔的意思,听者暂时难以消化的东西,经过交流讨论,以及以后课程的展开,还会逐渐得到梳理。

第一次课组织者是有参与旁听的,还有主持和摄像的待遇。不过原定7-9点的课程在主持人的指挥下不到8点半就结束了。当时我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来,也许是他听不下去了吧。

事实上这样的课程,前1小时是我演讲,而后1小时是提问和讨论环节。这后1小时的主动参与环节才是更重要的。所有的听众,无论是没听懂也好,不满意也好,都可以在交流环节表达出来。如果经过追问,我还是没解释清楚,那么才算是我讲课不好,否则的话,听不懂不完全是我的责任。

后来组织者告诉我有人反馈说希望我讲得更活泼一点,不要太多地念PPT,这大致是一个中肯的建议,不过我希望最好还是能够与我直接交流,课堂上不愿插话的话,至少可以通过Email联系我。在缺乏交流的情况下,我很难有针对性地安排讲课节奏,只能先把自己的思路一股脑扔出去,再来看看激起的反应了。

无论如何,在客观上,第一次课的效果不够理想,证据是第二次课时大多是听者都是新加入的,而第三次课时“回头客”稍多一些。

第二次课时已经没有组织者的招呼和参与了,当然好处是我用足了2小时而没被中断。后1小时的讨论环节非常热烈,也得到了不错的反馈。

第二次课我吃完饭就过去了,提前了不少时间,一个人坐在讲课的小房间里,组织者们在外屋交流着什么。本来这也正常,但我听着某人说了一句:没人去陪主讲人聊聊?显然,他们发现了这个问题:来个人稍微招呼一下,倒杯茶,说两句话,确实是待客之道吧。但结果,还是没人进来。如果没有那句话,可以理解为疏忽或者不讲究,但既然有人提了,还是没有人来主动招呼,这不能不被理解为遭受冷遇了吧。

顺便说一下,第二节快上课的时候,有一位形如组织者或者熟人的女生进来向我的导师发表了鄙夷,她说吴老师只是人长的帅,但其他很糟糕,特别是私生活“很乱”。遇到这种攻击,我也懒得驳斥了,吴老师这样的风流才子,仅仅是再婚一次,怎能称得上“乱”这个字?那么那些与五六七八个女人纠缠不清的人又该用什么概念去形容呢?

当然这种事情无需争辩,好好上课就好了。一方面,思想的内容与私生活无关;另一方面,思想的力度最终能够透露人的德性。有什么偏见或意见,听完了再说不迟。然而她和其他组织者一样,都没有进来听课。

这一次感觉有些被冷落,在微博上发了句牢骚,706主页君解释说两大组织者都有事很忙,虽然没有表示抱歉,但我也能够理解。

第二次到第三次之间,组织者再没有与我进行任何联系,只是在讲课当天傍晚才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条“第三期,今天晚上!!”的预告,与其它活动丰富的宣传形成鲜明对比。当然,就这一门连续的、小众的课程来说,我不能要求太多,但关键问题在于这第三次课有一个理应事先通知的事情:那就是,706正在搬家,我的这次课是706在原址的最后一次。当时屋子已基本被搬空,听众的座椅都没有了,只在地上留了几个蒲团。外屋更是一片狼藉,进门后先要吓一跳:是不是走错了或者取消了?

上课时了解到,听众们对此事也不知情。

当然了,我并不在乎在这样的环境下上课,在某种意义上也是颇有纪念意义的事情,然而这样的情况,事先知会一下是完全能够也应当做到的,不光对我,也该对所有参与听课的朋友交待一下:今天我们搬家,环境比较乱,也没人接待,请包涵一下。我们当然会欣然接受。但在完全可以做到知会的情况下,而且是我已然抱怨过遭受组织者冷落的情况下(这很关键),还是毫无心理准备地被突然丢到这么一个糟糕的环境,这事儿要我怎样理解呢?是有意给我一个下马威吗?

我去讲课,不求名也不求利,但并不意味着是我死乞白赖地非得去讲不可。我没有任何要求,但凡事前多对我说一句话,或者事后哪怕说半句“抱歉”,乃至于“深表遗憾”,我也就认了。但706组织者如此不把我当根葱的态度,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当然,哪怕是我声明罢工之后,仍然连一句“遗憾”都听不到,而是说:我们也正有此意(原话没有那么直白)。

我究竟讲得好不好,是另一个问题——毕竟组织者只听了被打断的第一次课,而受到的反馈也是间接的(而我自己在课堂上能够获得直接的反馈)。听众的减少与706的消极宣传也未必没有关系。退一步讲,就算我讲得很糟糕,只有很小众的一撮人感兴趣,那就合该遭受如此冷遇了吗?开放和自由的理念只是摆设吗?

那么我只能敬告张展那样自告奋勇的讲课者要三思而行了。倘若你讲得效果好,那还好说,如果效果不好或者没有进入组织者们的法眼,那么你就可能遭到如此这般的热脸贴冷屁股的待遇了。

不要怪我心眼小。作为知识分子,总是有些傲气的,至少容我在自家的地盘发泄一番吧~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6 条评论

  1. 师兄,刚开始玩wordpress,下了个CKeditor的插件,不过没法修改中文字体,按在网上搜的去File Setting里面去改了,不过好像没有用,请问你是怎么修改中文字体的了?

    • 我现在用原生编辑器,感觉已经够用了。字体我一般不改,引用的部分用blockquote,强调的部分用粗体之类就可以了。也可以在主题CSS里设置全局的字体格式。

      一定想用的话试试这个:http://blog.csdn.net/memray/article/details/8088106

      找到插件目录 .\wordpress\wp-content\plugins\fckeditor-for-wordpress-plugin\ckeditor下的配置文件config.js:
        在CKEDITOR.editorConfig = function( config ) 这句话后面的大括号就是”{ }”的第一行加上如下代码:

      config.font_names = ‘宋体/宋体;黑体/黑体;仿宋/仿宋_GB2312;楷体/楷体_GB2312;隶书/隶书;幼圆/幼圆;雅黑/雅黑;’+ config.font_names ;

  2. 翌霖可以自己搞一个707青年空间之类的!

  3. 您好,我是一名郑州的学生。我今年五月底在706住了几天,算是一个沙发客。恩,我到那里时,706刚刚搬到新家。目睹了706拒绝几个租用场地者的场面。您不说我还没想到这一层,原来这也是一中对开讲者的不尊重的小小端倪啊。先生您放宽心好了,话对有缘人讲,你会找到你的听众的。随性之人,必可随心所欲。安。偶,对了,我高中时买过吴国胜老师的对《寂静的春天》的点评本,科学出版社好像是。英文,看不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