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延期毕业与找工作

上次写芒福德论文的时候我贴了个写作计划,按照一月一章的进度,显然我得到暑假之后才可能大致完成论文,至少要在2014年春季才能毕业,也就是说,我已经决定延期半年了。

虽然我也想争取博士三年毕业,但最终还是选择延期,这虽然是早已预见的事情,不过还是值得在博客上交待一下~

延期的理由首先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完成论文,当然之前如果再抓紧一点,三年时间应该也是足够的,不过由于懒惰和写论文时习惯性的拖延症(不到逼急的时候写不出来),我还是没赶出来。虽然现在缓了半年,不过要按较高的标准完成论文还是需要好好苦读半年的。

事实上我也不算延期,我这届之后哲学系的硕博连读学制已经调整到2+4了,而我这届读4年也算正常的,不用额外交费。

当然无论延期不延期,最终还是要找工作的。许多同学会说:要做学术还是找工作,我不做学术了要找工作,这是种说法是成问题的,事实上做学术也还是要找工作,问题只是在哪个行当里找工作。有人要做公务员,有人要做公司白领,有人去做家教,做会计,做销售等等,学术工作者只是其中的一种行当而已。

除了个别“无道”的行当(比如城管,这个职业本身是建立在一种权力和法制扭曲变形的环境之下的,要么是在公权力的暴力机关做警察,要么是在民间组织中自发维持秩序,城管这一职业的存在本身是不合理的,因此我可以说城管就是没有尊严,是没有向上之道的职业,相反小贩乃至乞丐和小偷都可以是有道的,乃至于黑社会的爪牙、走狗也都是有道的,他们可以讲究效忠之道,但城管就连究竟是忠于谁也弄不清,因此比走狗都不如。一个职业有道的前提是这个职业有其存在的根基,一个城管可以是一个“好人”,但不可能是一个“好城管”)之外,学术这一行当并不比其它任何工作更高——无论是崇高还是高雅。有人说我不要搞学术我要做俗人,这也是误会的说法,学术界中也有的是“俗人”,有些俗是低俗或媚俗,比如为了讨好“主流”意识形态而搞的那些科学发展观研究之类,这是俗不可耐的,但更多的学术工作者只是一般的世俗而已,他们把学术工作看作一种养家糊口的“差事”来完成,但如果说他们对待研究时和任何踏实的工人或职员对待自己的工作那样,是兢兢业业、扎扎实实地完成的,那么这些学术工作者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有些人特别是经受过哲学系熏陶的人可能会形成一种洁癖,觉得留下来搞学术的人一定得是追求真理勇攀高峰的那种人,似乎一个人如果安于平凡做个小老百姓的话就不该搞学术了,这当然更是误会的。和学术界一样,任何行当中都可以有安于平凡的走法,也可以有追求卓越的走法,而同样是选择追求卓越之路,也有常人之道和王道的区别,比如在同一旅程中乌索普所寻求的与路飞所寻求的完全不同。追求之路可能有殊途同归和同途殊归,“爱智者”并不一定非要选择学术之路,只不过在现在而言学术之路最切近哲学家的需求罢了,但在其它行当中就不能有爱智者吗?当然未必,真理之路是殊途同归的。另一方面,同样是走学术之道,甚至同乘一艘船上互相扶持的人,其向往的归宿也未必相同,路飞的海贼船上就没有两个人的梦想是相同的。

所以为什么说学术界比较适合哲学家的需求,因为在这个行当里更容易找到在真理之路上同途殊归的人。爱智之道并不是冥想之道,从来不是独自一人离群索居埋头思想就行的事情,哲学家需要伙伴和对手。

我需要一众同伴,或者说“船员”或追随者,因为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势必的,我首先要成为船长。当然我现在吴门的船上,作为吴老师的追随者而卖命,不过等我历练够多并出力够多时,我肯定会想自立门户。

当然,寻找船员未必要通过招学生,不过毕竟一般交流中产生的关系往往更加即兴和松散,招学生的话一方面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我休戚相关的“船员”,另一方面这种羁绊也更强烈一些。当然,我也很愿意招收那些同样拥有王道野心的人,送他一程之后就是竞争者了,而我更需要的是怀揣不同梦想,拥有不同特长的追随者,至少要10个吧,其中要有“白痴”、变态和普通人(没看过海贼王的请忽略)。

田松老师在其招生启事中引用惠勒:“大学里为什么要有学生?因为老师有不懂的问题需要学生回答。”我完全赞赏这种说法。好的学生一定会给老师带来支持和补益。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更倾向于去大学而不是研究院,中科院或社科院虽然也能招研究生,但其学风氛围和对教学的重视程度肯定远远比不上大学。我希望将来的工作以教学为主,这并不是因为我是多么无私奉献毁人不倦,而是因为我相信教学才是最好的学术之道。特别就我的风格而言,我自信拥有良好的领悟力和判断力,但论证之细密性和考据之扎实性方面有较大的欠缺,这些恰恰是可能由学生为我补足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 条评论

  1. 很好!引用博文原文中的几句::

    (1)爱智之道并不是冥想之道,从来不是独自一人离群索居埋头思想就行的事情,哲学家需要伙伴和对手。

    (2)田松老师在其招生启事中引用惠勒:“大学里为什么要有学生?因为老师有不懂的问题需要学生回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