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钓鱼岛

最近在网上一片喊杀之声,戾气四溢,看得让人揪心,我也忍不住来表表态度。

首先,我一直以来明显倒向“汉奸系”的阵营,我不认为所谓“主权”是一种多么重要的东西,特别是“领土”,除非是曲阜之类确实是文化或宗教圣地的地方,领土没有什么“神圣”可言。国之根本是人民,无人之地顶多只是一些家产,在外交上是一个博弈的砝码,仅此而已。

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缺德之国才需要以强力来霸占土地,而有德之国不在乎领土的大小,大概有中关村那么大点地方就足以“王天下”了。孟子也并不是反对武力征伐,相反,如果说民心所向,兴起仁义之师,孟子天真地认为这就一定可以所向披靡,天下无敌了。

之所以又扯出孟子,我只是想说,在中国传统的观念里,并没有什么主权至上、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之类的信念。这些是西方那些所谓霸权主义国家的风气。

说钓鱼岛是我们的,凭什么呢?凭自古以来我们老早就发现了,老早就命名了?这当然都不是理由。这种逻辑仍然是西方霸权主义的扩张风气——最先跑到一块土地上插个旗画个圈就算占领了。但问题是我们当年连旗子都没插过,日本人才是实际控制。即便按照西方人的逻辑也未必能理直气壮。

当然我也并不是想说“钓鱼岛是他们的”,这是可以争议,可以谈判的。有些是平等的交易,有些是不平等的勒索,但这里头都不涉及什么神圣的东西,割地本身与赔款是一样的,都是利益的问题。除非相关的土地中有许多居民,而这些居民的命运可能被出卖了,那么割地才成为一件不可侵犯的大事。比如海参崴,被侵占之后当地的中国人被驱逐乃至杀戮,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该坐视不管了。但钓鱼岛和南海基本上都没有这个问题,所以只是单纯的利益博弈问题,如果诉诸武力,那就纯属是霸权对霸权的问题,若没有期盼解救的民众,就不可能有“仁义之师”。

别的国家对咱们用霸权施强力,咱们就不该以牙还牙,也用强力还回去吗?难道该乖乖受辱?的确如此。特别是他们占领钓鱼岛时也并没有伤害我们的居民,而我们还击时却要去残害他们的平民,要打砸他们的(以及更多我们自己人的)财产,甚至还有人叫嚷着使用惨无人道的核武器,这岂止是以暴易暴的问题了?

不可否认,日本人并非以仁义取胜,他们先作出挑衅之举,但我们只好乖乖就范吗?是的。按孟子的话说:“如耻之,莫若师文王。”我们如果专心于行仁政,即便谈不上“天下无敌”那么有效,至少能够让四邻敬慕,绝不再会因为小小的挑衅而失了尊严。事实上日本人虽然狼子野心,但也是极容易敬慕他国的,中国强盛时就毫无保留地学习中国,西方强盛时就一门心思地学习西方。但现在日本人再不会以学生的姿态看我们,这不是因为我们的力量不够强,而是因为在文化上,在“王道”上,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值得让人仰视的了。

我并不是拒斥民族自尊心之类的概念,恰恰相反,我很看重文化上的尊荣。也许是日本人挑衅了我们,但真正让我们感到自卑和受辱的不是日本人的行径,而是这之后中国人的行径——哪里还有一点文化大国的气度?

在所有抗议的形式中,抵制日货我是支持的(当然我自己不可能参与),这是一种宣示情绪和立场的最和平的方式。就好比我们也可以抵制蒙牛,乃至抵制国产奶粉。游行示威当然也是可行的,因为我们理应有这样的自由。我们可以向本国政府示威,也可以向别国政府示威。这些姿态和示威都是情绪的宣示,而不是什么理性的策略。我不希望看到那些五毛党,在说到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不满和怨气时,成天地说要理性要冷静,而在面对外国政府时,却又去支持民众的非理性的发泄。在我看来,无论对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政府,评价民众行为的只有是否诉诸暴力,是否侵犯了别人的自由,而不在于是否足够“理性”。只要不是明显侵犯他人的自由,每个人都有权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情绪。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