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谈方咬韩:野生动物与言论自由

有人说韩寒事件是又一次转移公众视线:有那么多国计民生的大事值得关注,网民们却围着这么一桩无聊的事情转。在我看来,方教主的演出虽然无聊,但关注这个事件绝非不重要。因为对于我们当下的环境而言,这个问题不会比任何问题更加次要:究竟什么才是言论自由?

有许多人会说,方舟子即便说错了,也不该受到法律制裁,因为要保护言论自由,不能因言治罪。这听起来像那么一回事,但这种说法的前提是,好像方舟子真的是在进行一项学术批评一样。但如果说方舟子的言论本来就不是自由的,就没有保护言论自由一说了。在我看来,制裁方舟子才是在保护言论自由。

几年前我就讨论过啥叫言论自由,当时的文章现在看来基本也不错,没啥明显需要修正的。现在我再补充几句,算是附释吧:

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就好比每个人都有生命那样,区别在于这种自由是否受到国家和社会的保护。比如有些国家的法律保护野生动物,而另一些国家的法律则不保护野生动物,这并不是说在后一种国家里就没有野生动物了,恰恰是在后一种国家中也有野生动物,甚至野生动物也许更多,因此才谈得上一种不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制。现在我们也都有言论自由,只是还欠缺一个保护言论自由的环境。

应当保护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任何形式的言论都应当保护。保护言论自由不等于保护言论,“自由”不是虚的而是实的,言论自由是言论的一种方式。比如“野生动物”是动物的一种形式,如果一种动物已经被高度驯化,从生下来就注定是为了上餐桌的,那么就不叫野生动物。

至于是不是也要保护驯化动物,是另一回事,无论你是不是对所有动物一视同仁,你也得区分野生和驯养这两种存在形式,于是我们知道把野生动物抓过来过驯养动物一样的生活并不是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要谈保护野生动物,就首先要把野生动物与其它动物区分开来。如果所谓的保护野生动物,实质是拿圈养动物的方式来对待野生动物,那恐怕不是真正的保护野生动物。——类似地,要保护言论自由,首先需要把自由的言论与其它言论分辨开来,如果所谓的保护言论自由实质是以不自由的方式来看待言论,那就根本是背道而驰。

自由不是散漫,而是由着自己——我的文字可以用来针对他人,可以用来赚钱谋利,但除了这些工具性的意义外,我的文字本身也具有内在的价值。你可以评论韩寒的言论是不是值得发在新浪,你可以怀疑韩寒的言论是不是值得去应付方舟子,你也可以评价韩寒的言论是不是值得上这么多稿费,但除了这些,你也可以就他的言论本身来评价它,这时候你可以问:“韩寒说得好不好?”只有在此时,我才是把她的言论当作自由的来看待。就好比我们可以问:野生大熊猫能否食用?野生大熊猫有多少科研价值?野生大熊猫的形象是否被小朋友喜欢?但是只有当我们问:“野生大熊猫活得好不好”时,才是真正地把野生动物当作野生动物来看待。言论的自由和生活的自由是类似的,如果我关心你,是因为你是一个赚钱工具,我关心你多活两天能赚多少钱,为了多赚钱而保护你,那么我其实并没有把你当作自由的人来保护。如果要真正保护你生活的自由,关心的就不应该是“你活着赚不赚”,而是“你活得好不好”。类似地,把言论看作自由的,关心的不应该是“他这样说话对净化中国社会是有贡献的”,而就是“他说得好不好”。

这样我们我们就清楚了,谁才是反言论自由的。方舟子自由地对待言论了吗?用“言论自由”的旗帜来为言论作辩解恰恰是言论不自由,自由的言论应该自己为自己辩解,不要扯什么打假大义、自由权利,你现在说这句说那句,说出了许多“质疑”,我现在就你说的这些话逐一反驳,指出其中的漏洞和悖谬,然后你呢?你就不管这些话了?你只是转移话题,另起炉灶,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新攻击,但你在保护自己的言论吗?如果说在你眼中的言论只是打假工具,攻击武器,如果说你自己都不保护自己的言论自由,又怎么能要求别人来保护你呢?就好比说,我圈养了一拨狼狗,带着他们到处咬人,但别人要反抗时,我却搬出野生动物保护法来,说它们是野生动物你不许打击,这有理吗?简直是岂有此理啊。

另一方面,韩寒遭到攻击的,正是他言论的自由。韩寒的言论是自由的,因此我们可以谈论:“韩寒说得如何?”但方舟子并不是在说韩寒写得不好或不对,而是在说:这些文字根本不是韩寒说的!那些文字不再被看作自由的了,而是为了造星或谋利而写的,方舟子不是在对韩寒的文字进行评论,而恰恰是在否定对韩寒的文字进行评论的意义,如果他的攻击得逞了,“韩寒说得如何”这一问题本身就彻底被取消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韩寒会如此愤怒,因为他遭到的是每一个尊重言论自由的文人学者都绝对不能忍受的亵渎,那就是对言论自由的否定。而这种攻击又正好出自一个无视言论自由的人,而且又恰恰在“言论自由”大旗的庇护下肆意进行,这还能忍吗!

虽然愤怒,但韩寒的反应还是冷静得体的。韩寒说道:“他很善于玩这些,一切都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并不科学和公正,只为了能让对手垮台,无所不用其极。但是我不一样,我知道方舟子包括方舟子的家人也有不少的小辫子,他的有些行为就是他正在打的东西。我在这里也不能说的很透彻。但我相信一些网友知道。不过在这次的论战里,我对此绝口不提一句,我相信如果我也反咬他,对他的名誉至少不会有好处。因为我觉得这是他以前的事情或者他家人的事情,和讨论没关系。所以关于方舟子的劣迹,我从来不提一个字。相反,他只靠猜测,就还把我的父亲拉了进来。我觉得很失望。”——我们看到,韩寒仍然尽力把方舟子的攻击放在自由言论的意义上来回应,方舟子说什么,韩寒就回应什么,不翻出无关的旧账来抵御现在的言论。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