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科学通史期末大题:“工业时代的关键机械不是蒸汽机而是钟表”

这次鉴于大幅提高了平时的任务,期末考试相对容易一些,除了传统的名词解释(增加到14道)之外只有一道论述题,论述题折算成总分相当于12分,大致算是第四次小论文了。

二、论述题(30分),征引要规范(如果征引的话),不得抄袭。

为什么说“工业时代的关键机械不是蒸汽机而是钟表”(芒福德语)?

这最后的小论文也是要求征引规范的,不过毕竟是当堂开卷考试,也不宜演变为“拼书”的较量。这道题目出得还是比较好的,在一般书里都找不到,因此主要还是考验同学们自己的理解了。

不过有一点遗憾的是,虽然这句话吴老师在课上提过,也做过一定的解释,但吴老师在整个课程中渗透的技术哲学理路还是显得太少了一些,即便吴老师早已提示了“技术是汪洋,科学是孤岛”的历史观,但在这学期的通史课程来看,吴老师的叙史方式还没有明显的改革。因此这个题目对于坚持听课的同学来说可能还是有些意外的。

另外,从这个题目的提问形式看,似乎是要求重述芒福德这句话的理由,但我可以表示不同意这句话吗?从出题的口风上看来是理应同意并附和这句话比较好,不过在我这个实际判卷者看来,如果能够提出反对意见也许是更好了。当然啦,吴老师本人在这方面应该也是开放的,无论如何,要反驳这句话,也应该先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说这句话,他说这句话可能是什么意思。

就我个人来说,我并不在根本上反对这句话,但也并不太认同,总之是持保留态度。在评述麦克卢汉时,我就曾经引用过麦克卢汉对芒福德的这一批评:

麦克卢汉引述芒福德关于钟表对现代文明的意义的相关观点,并评论说:“路易斯•芒福德认为,在对社会机械化的影响力上,钟表应排在印刷机的前面。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拼音字母表的影响;使时间的视觉切分和统一切分成为可能的,正是拼音字母表。事实上,他没有意识到拼音字母表是西方机械主义之源,正如他不知道机械化是社会从听觉触觉型转向视觉价值型的过程一样。”[73]麦克卢汉认为,“不是时钟,而是受时钟强化的书面文化,造成了抽象的时间,导致人不是因为饿了才吃,而是在‘该吃饭的时间去吃’”[74]所谓“该吃饭的时间”,要害在于,它是某种抽象的、符号化、视觉的印象,比如“12:00”,而不是某种听觉印象。作为文字符号的时刻与作为“钟声”的时刻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吃饭的时间”如果只是指“敲钟的时刻”,这并没有抽象化,无论定点敲钟者是人还是机械,而一旦“吃饭的时间”是某个视觉化的时刻,那就使得时间与具体的生活相分离抽象出来了,同时也获得了客观和去魅的形象。“时间”的机械化不仅仅来自于“钟”的机械化,而且关键还在于“钟”从声觉转变为视觉,是“钟声”到“钟点”的转折塑造了现代人的时间观。

也就是说,按照麦克卢汉的思路,真正的“关键机械”不是“机械钟”,而是“视觉的机械钟”。不过照这样说来,关键机械基本上仍然可以说是“钟表”了。

至少还有一个机械同样或者更加“关键”,那就是我前一段在关注的印刷机,甚至芒福德本人尽管把印刷机“排在钟表之后”,但同时强调其“重要性不亚于钟表”(《技术与文明》123页,p134)。

芒福德所用“钟表”一词比较含混,在某处暗示他更关心的是“以落锤制成的机械时钟”而不是“古时的……水钟”(14页,p13),但在古代或东方就有的水钟之类的装置也可以算作是机械。芒福德认为“在时钟发展史的每一个阶段,它都是机器的出色代表”(15页,p14)。但问题是,如果说时钟发展史是一个跨越多个时代的漫长过程,那么为何特别针对“工业时代”而言是关键机器呢?我们必须说,虽然钟表的发展经过了漫长的时代,但是的确在工业革命和新时代的塑造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过它为何能够而且恰恰在这个时候扮演重要的角色,仍然需要另一些背景和机缘。例如机械钟表传入中国时,显然并没有随之带来一场工业革命,而只是成为宫廷内的玩物罢了。而在西方,钟表之所以能够走出修道院,影响整个社会,这并不是由钟表本身足以说明的,还需要另一些环境的准备,这其中恐怕也包含字母表、印刷机,乃至蒸汽机的重要角色。

无论如何,说钟表是人类历史中的一种非常关键的机械,乃至说“现代”的关键机械,都没啥问题。但具体说工业时代的关键,还值得推敲。因为准确来说“现代”如果以科学革命为标志,那么基本上要早于工业时代。即便说钟表是整个“现代”世界的关键机械,那么随后拉开工业时代序幕的又是什么呢?事实上,按照芒福德本人的断代,从始生代技术时期到古生代技术时期的转折大约开始于1700年代,而“发生在18世纪的人口和工业的巨大变化,可归因于作为机械动力的煤炭,有效利用该动力的新方法(蒸汽机)以及熔化、加工铁的新方法。这个煤炭—钢铁体系发展出了一种新的文明。”(146页,p156)

这样说来,如果说“关键”指的是直接拉开工业时代帷幕的机械,那么即便芒福德本人也仍然承认,“蒸汽机”仍然处于核心地位。无论说蒸汽机毕竟是产生于一个早已遍地钟表的环境中,还是说蒸汽机背后的逻辑已经暗含于钟表之内,但就断代性的判断而言,说起工业时代,仍然首先不得不提蒸汽机,这是没有问题的。

总而言之,“工业时代的关键机械不是蒸汽机而是钟表”这个断言有些不够严谨,关键在于说“某个时代的关键”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然,我们回过头来,还是应该试图理解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意思。如果说我们不是要字斟句酌地推敲这句话,而只是要来讲解钟表这种机械对于工业时代的重要意义,那么问题就清楚多了。

部分参考芒福德的论述(15页,p14以下),大致有三个方面可说:

  1. 从技术器件的层面说,钟表是机械的典型代表,在标准化、自动化、准确的控制等方面近乎完美,是其它器械的效仿对象。(例如近代的机械论几乎就是钟表论。)
  2. 从思想观念的层面说,钟表生产出了“时间”。塑造了均匀的、独立的、可分割可计量的时间。出于这种时间观念,守时的概念、固定的工作时间、效率的概念等等一系列现代生活的要素都凸现出来了。
  3. 从社会生活的层面说,钟表把原先起源于修道院的有规律的生活方式扩展到全体,特别是最终成为“工人”的理所当然的生活节律。(这方面也可以归入时间观念的层面来讲)

当然作为题中应有之义,论述也应该涉及与蒸汽机的比较

由于这道题目答案比较开放,因此在实际判分的时候也很难按照知识要点来加减得分,不过一些关键词可以注意——标准化、自动化、精确性、控制、时间、均匀的时间、独立的时间、效率、生活节律……如果以上一点儿都没有提到的,大概就要20分以下计了;能够提到观念层面的,大概就25以下;能够对各个概念作出全面而细致的反思的优秀答卷则给28、29。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虽然没有面面俱到,但是论证得特别有条理的,可以特殊考虑;还有个别非常不认真的,比如只写那么两三句话就交差的(我收卷子时瞄到一张,而且是提前交的),这道大题就只能给接近零分的成绩吧。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