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是好事吗?

坐动车回上海了,和以前一样的D31。但时间已经改了,从中午11点多出发变成早上8点多出发,速度也提高了一些,每站停留的时间多了不少,到达的站点也都改变了,基本上都改到高铁的新站点去了。要不是昨天某人想起来检查一下,我还没有发现这些变化,差点就错过火车了。

关于动车追尾事件,我不想多说什么。当然,如果说因为这件事情就对这个国家绝望了,那么早就该绝望了。在我看来,特别是从事后公众的反应和舆论的动作看来,我还是看得到希望的。所谓希望,并不在于等待“奇迹”的发生,而是在于存在一股现实的力量,把事态朝着某种更好的方向扭转。

解决铁道部的问题也许也不太难,像当年拆分中国电信那样,政企分离,然后拆成若干个公司互相竞争,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当然,这次灾难的根源不仅仅是那一家烂透了的铁道部,更是折射出技术主义的基本困境。

技术主义的逻辑在这次灾难中有各种极端的体现,最极致的一个表现就是漠视生命,把死亡人数看作是一组数字,据说“死亡三十人”和“中断48小时”是“同级别”的事故?把“赔偿”看作是金钱的赔付和协议的签订。另外,技术的逻辑倾向于把任何灾难归结为“客观的原因”,即便是得到了人祸的结论,这些犯错的人也被视作“客观的”原因。不要说这些客观的原因的追查都困难重重,即便是最终查清了这些原因和过错,受害人也只能够得到一个冷冰冰的答案:“如此这般,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活着的受害者们在诉求“真相”,但事实上与其说他们关心的是真相本身,不如说他们要求的是相关部门对真相的关注。我们真正要求的是相关人士对受害者的“尊重”,而积极探求真相是表达尊重的一种重要的方式。如果相关部门能够真诚地尊重受害人和其它民众,那么即便说最终没能调查出足够的真相,人们也会有所告慰;但如果相关部门只是敷衍了事,那么即便人们了解了冷冰冰的真相,也仍然会感到屈辱。技术主义的一大后果是意义的客观化,客观化意味着对象化,就意味着我们是作为旁观者,在对象的对面,指点着那些“事实”。

技术主义的另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对进步的崇拜和对速度的追求。GDP的逻辑就是如此,总之,我们始终在高速增长,这种高速增长甚至成为政权合法性之依托。但是,高速前进就是好事吗?就我乘坐的火车而言,高速就不是什么好事。最初北京到上海要一天多,那当然不太方便,但是特快列车到上海需要12-14小时,这就是一个适宜的速度。高铁五小时不到,比起14小时如何呢?原本的特快列车从晚上出发,第二天早上到达,直接去上学或上班都不耽误,车上还能饱睡一觉。而五小时的高铁呢?放在白天,难免占用工作时间;放在晚上,半夜就到达之后连地铁都没得坐,而且睡半个觉的时间都不够。

技术的进步的确能够提供更多的可能性,比如早期的快车只能开到12小时,开不到5小时;而现在的高铁可以开到5小时,但让它开成14小时在技术上也是可以的。但问题是,一旦我们有了开到5小时的高速的技术,我们还会故意让它开14个小时?

人们千方百计地追求技术的加速,但是很少重视对技术的约束。在某种意义上,让“掌握”高铁技术的铁道部约束高铁的应用是一件比引入高铁技术更难的事情。事实上,我们根本就没有“掌握”技术,而是被技术掌握着,不得不顺从于技术的速度,根本慢不下来。这次动车的事故是因为相关的技术有缺陷吗?我看倒不如说是正相反,不是技术缺乏了,而是技术过剩了,技术发展得过快,而人对这些技术的调控能力并没有跟上,人们过分地依赖先进的技术,一旦技术出了毛病就可能酿成悲剧。

最要命的是,人们还容易产生某种错觉,为速度的提高而沾沾自喜。事实上,速度的提高根本算不得什么人的功绩,而很可能恰恰是人们无所作为的结果。如果人们无所作为,只是任由技术的逻辑统治着市场和科学界,那么有许多速度自然而然就会“增加”,例如电脑CPU的运算速度,它在遇到物理的瓶颈之前就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增长,这并不需要归功于什么人的特别的创造力,反而是,如果你不增加CPU的速度还能够在市场中生存,不至于被技术的浪潮吞没,这才需要真正的创造力。宏基的上网本做到了,苹果的ipad做得更好。

我们这个国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如何能把“速度”降下来。当然,速度慢下来是早晚的事,要么是撞上墙壁或摔下悬崖,要么是主动地扭转龙。

随便发一些感想吧。明天全家出去玩两天,然后回来改论文。。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6 条评论

  1. “解决铁道部的问题也许也不太难,像当年拆分中国电信那样,政企分离,然后拆成若干个公司互相竞争,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当然,这次灾难的根源不仅仅是那一家烂透了的铁道部,更是折射出技术主义的基本困境。”

    所以我感觉铁道部的问题也不止于此就能解决。市场化竞争可以遏制一些完全看不下去的行为,但是类似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化环境依旧有你说的对技术的崇拜和对速度的追求这些问题,它的大方向还是指向一种单一性。

    更何况,中国现在的局面,不光是技术主义的问题,还有道德现状本身的残败,更重要的还有缺乏制度性的约束。

  2. 这篇文章被人转发到未名Railway版了,引来骂声一片,虽然感到很遗憾,不过看着还挺有意思的:摘录一些:

    文章阅读 北大未名站 ○ 铁路 讨论区 [Railway]
    主题: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本文链接: http://www.bdwm.net/bbs/bbstcon.php?board=Railway&threadid=13090495

    ——————————————————————————–
    发信人: mjzyy (马甲在YY!), 信区: Railway
    标 题: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26:09 星期五), 站内信件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36:46 星期五), 转信

    这什么人啊, 自己不看时刻表差点误了车就放这么一大堆…

    : 最要命的是,人们还容易产生某种错觉,为速度的提高而沾沾自喜。事实上,速度的提高
    : 根本算不得什么人的功绩,而很可能恰恰是人们无所作为的结果。如果人们无所作为,只
    : 是任由技术的逻辑统治着市场和科学界,那么有许多速度自然而然就会“增加”,例如电
    : 脑CPU的运算速度,它在遇到物理的瓶颈之前就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增长,这并不需要归功
    : 于什么人的特别的创造力,反而是,如果你不增加CPU的速度还能够在市场中生存,不至
    : 于被技术的浪潮吞没,这才需要真正的创造力。宏基的上网本做到了,苹果的ipad做得更
    : 好。

    这是对无数人辛勤劳动的赤裸裸的侮辱…

    发信人: haoyuan (AS07|加嘞个油),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43:16 星期五), 转信

    唉飞机坐多了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在讨论速度和时间问题的时候说的好像只有京沪
    两头的“城里”人才需要出行一样,严重无视了沿途城市出行到达的需求。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43:38 星期五), 转信

    那个原作者就是一个混蛋

    发信人: MTR (港铁红磡段•鸡血一生,宅腐三代),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0:51 星期五), 转信

    ……这篇文章的取例戳死我了
    作为宏基的上网本用户我就是觉得它太慢了跑个Chrome要卡半天动不动就给我摆衰小脸
    而作为iPad二代用户表示二代比一代提速的程度是我这种迟钝的人都能感觉出来的
    IT行的定律不懂就不要出来瞎说,更何况撞上了有用户体验的人呢

    科技让人把时间花在了更有用的地方之上
    而不是整天面对衰小脸和慢得不行的火车抱怨自己浪费人生

    我真心觉得这篇文章的论点让我不爽但是我也不能说什么错的
    因为以作者的“古典”思维,他不会觉得有错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1:51 星期五), 转信

    这篇文章不是错, 是充斥着对辛勤工作的人的侮辱…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2:22 星期五), 转信

    这个比错糟糕多了, 因为这种人你根本没法跟他讨论…

    发信人: MTR (港铁红磡段•鸡血一生,宅腐三代),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4:52 星期五), 转信

    我觉得是让人感觉这种人的逻辑你也不能说他错了反正他也不会听
    一棍子打死什么的看起来最开心了有木有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5:40 星期五), 转信

    逻辑没错, 就是屁股坐到屎堆里了!
    这种人需要的不是说服而是拯救…

    发信人: Watier (BLESS!!!),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6:34 星期五), 转信

    太贰了 同志们 都步行吧 步行还嫌太快 爬行吧 速度快不是好事哟

    发信人: MTR (港铁红磡段•鸡血一生,宅腐三代),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8:31 星期五), 转信

    我rep了一遍,看他最后举的那俩例子,真是郁闷死我了
    无话可说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0:59:03 星期五), 转信

    拯救这种人只能靠林香蕉老师… 你我是无能为力的…

    发信人: MTR (港铁红磡段•鸡血一生,宅腐三代),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1:00:54 星期五), 转信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算了在微博上这种人见得太多了都不觉得奇怪了……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1:02:04 星期五), 转信

    我都不敢上微博! 那个奇葩的地方!
    天涯, 强国论坛, 微博
    前两个是跟我从来没有交集的地方… 最后那个上过几次…

    发信人: Tariel (塔里埃尔|什么都知道一点儿就不告诉你),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1:03:24 星期五), 转信

    啊那叫救赎! 我好久没辨析词义了~

    发信人: Stavros (300),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8:12:03 星期五), 转信

    明显的反智主义的口气嘛

    发信人: MayTruth (Bio02|人海茫茫难言相见,何必相见),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8:12:22 星期五), 转信

    我说一句最近说了好多遍的话,反智主义者都是地球三体组织的人

    发信人: MayTruth (Bio02|人海茫茫难言相见,何必相见),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8:12:55 星期五), 转信

    拯救个毛线
    ETO是人类的敌人,最好的办法是人道消灭

    发信人: Stavros (300),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09:04:12 星期五), 转信

    或者说有点技术受迫害妄想症,文科生常见病

    发信人: solofisher (xmt), 信区: Railway
    标 题: Re: ZZ高速是好事吗?(随轩)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1年09月30日13:03:44 星期五), 站内信件

    追尾和速度有毛关系…
    管理好了飞也不会追尾
    没管理好爬也能蹭上

    • @古雴:
      看过阿伦特之后,感觉放在这里看确实很有意思~ 为什么我这篇文章竟戳到了“无数辛勤劳动的人”?就某种意义上说,的确如此,因为效率(速度)的逻辑正是阿伦特所谓劳动者社会的逻辑,反速度某种意义上就是反劳动。

      当然,阿伦特并不是蔑视劳动的意义,但是要对不同层次的意义作出“区分”,也就是说,要反对劳动的意义作为唯一的标准。

      世上总还有那么多吃不饱的人,改善穷人的生活是重要的,但问题恰恰是,人类总是要不停地面对自然的需求,总有那么一些穷困的人。于是,只要世界上还剩下一个穷人没得到温饱,那么一切的价值就只能以改善人们的物质生活为准则吗?只有当消除了最后一个穷人,我们才可能来谈论其它多元的价值,才可能来追求其它更高的荣耀吗?

      上次和大师及师母聊起新左派时也提到,谁不关心穷人呢?大家都关心穷人,这不是左右派的分歧。问题在于是否要把穷人的逻辑(也就是把解决自然必需性放在首位的逻辑)提到最高并贯彻到底。

  3. 太欢乐了直接大笑了!建议以后多转点随轩的文章过去试试,好玩

    “我真心觉得这篇文章的论点让我不爽但是我也不能说什么错的
    因为以作者的“古典”思维,他不会觉得有错”
    我觉得~这位童鞋其实很明白,他和文中观点的差异是较大的思维差异,能说出这些话的一种思维,是站在现代之外的,或者甚至是站在现代之前的。

  4. 因为自己没赶上火车,于是吐槽技术不好
    以前可以饱睡一觉的结论不知如何得出,以前就两趟特快,不知道是不是您神通广大永远买得到卧铺?如果您不是京沪人士而是中间站的是不是也能随心所欲买到卧铺?我只知道,京沪间客流很多都是临时出行,我2008年9月末,啥车都没有了,特快也没有票,请问我如何饱睡一觉?如果不是D32我也走不成,但是我一白天都在路上了,有何意义?现在可以缩短到半个白天,为何不好?我明天临时有事去上海,今天去看票,也就高铁宽松,还有大量的中间站出行客流,不知道您如果是这种情况,是决定站票去上海啊,还是决定飞到上海?

    • 第一,以前卧铺是不好买,但是硬座是很好买的,我本科时饱睡一觉大多是坐硬座。硬座完全可以饱睡,至于只有躺着才能饱睡的人,当年还有大量的Z字头直达车,虽然票价较贵,但是可以躺一晚上,而且有饭吃,票也很好买到。我是04年到北京的,记忆中主要是04年到07年的情况。08年的时候大概已经是动车组全面启用的时候吧,你说的啥车都没有了大概是动车上马的后果之一,也是“高速”的问题。

      第二,至于现在高铁很宽松,但那是新增了一整条铁路线,如果新增的这些铁路资源跑的不是高速而是特快,我想现在买票也同样宽松。

      另外,我记得当年上海到北京有许多趟特快,T103、T105、T107、T109似乎都是,反正是晚上七点开始每十分钟还是一刻钟有一班车,后来Z字直达车出来后,T字车被挤压到更晚,6、7点大多是Z字车,8点多是T字车,反正非常多,春运期间都有可能当天在火车站买到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