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手的与在握的

 

突然在考虑海德格尔那两个概念,上手ready to hand和现成在手present at hand。中文的翻译很难传达,“上手”表达的意思不错,但是似乎更多地是指向使用者的状态,说“上手状态”时我们更倾向于想到这是指某个人的熟练状态,我们说某人对某事物上手了,而不是说对某人来说某事物是上手的。当然,上手状态意味着同时人与事物之间,乃至说这主客尚未二分的一种协同的状态,但是这个概念毕竟还是主要地意指事物的状态。另外,“上手”就字面来看似乎指的是事物在手上了,但事实上海德格尔强调的恰恰是事物还不在手上,而只是随时可以上到手头的状态。更确切的翻译也许是“手头的”,还不在手上但随时拿来就用的东西。“现成在手”的翻译也颇成问题,海德格尔在这里强调现成性是没错的,不过“在手”让人感觉比较暧昧,如果理解为近在手边、在手头的,恰好倒是ready to hand的意思了。而去掉“在手”而直接说“现成”,意思是差不多,然而海德格尔毕竟还是强调着“手”的意味。

我考虑用“应手”和“在握”来“翻译”这两个词,当然不是在学术翻译的严谨意义上,而是在意会言传的意义上调换这两个词。首先,“应手”提示出一种“呼应”的关系,“应”意味着它并不是现成已到场的,但是呼之即应,随时取用。而“在握”则没有了呼应的关系,而是已然被占有的状态。海德格尔的妙处在于,他提示出现成在握或已然占有的状态并不是更源始的真理。海德格尔提示出,一个东西可以随手应用,同它被牢牢地紧握,是不同的事情,不仅说牢牢捏在手里的东西并不是能够得心应手的东西,而且恰恰是因为紧紧在握而不可能得心应手。“真理在握”和“应用真理”也是两回事,所谓“话让人说而不是人把话说”,所谓“真理占有我们而非我们占有真理”,都是类似的说法。真理的追求在于能够让事物“应和”我们,而不在于让事物被我们占据。

2010年12月23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说的很赞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