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的资本化——韩启德讲座感想

今天请到了韩启德老师来讲“关于医学技术发展的价值思考”。这门课的系列讲座似乎医学方面的主题偏多了些,不过多也有多的道理,毕竟医学领域是最能集中体现科学、技术、人文、伦理、社会、政治等问题的复杂关系的地方。

虽然许多相关问题之前的讲座已经听过了,不过韩老师仍然带来了不少新鲜的事例和观点。韩老师着重讨论的是医疗中的新技术的发展——医疗技术的不断发展的确带来了许多方面的提高,然而这些提高从整体来看,究竟是否值得呢?一个新药提高了癌症患者生存的时间——例如,把平均死亡时间延后了四个月。这当然是一种提高,但是相应地带来的治疗费用的百倍的暴涨也是值得的吗?更何况有许多新技术未必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提高,韩老师举了美国CT排查肺癌的例子,这个事例表明运用CT技术进行定期普查的确大大增加了肺癌病例的检出率,然而总人群中因肺癌的死亡率并未变化,这说明检出的是许多原本可能自愈或不会导致死亡的病例,这样的检测技术的发达究竟是好是坏呢?韩老师还举了许多国内的例子,例如北大医院的胃癌治疗,在二十年来费用翻了无数倍,但除了服药的副作用降低之外,存活率并未有明显改变。

新技术的确带来了提高,但是在新技术的开发、引入和应用方面所投入的社会资源,以及新技术的应用所带来的社会效应,还是缺乏反省的。韩老师问道:医学是否已经资本化?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所谓资本化,不单单是一种商品化,商品化指的是一种流通和交换方式,而关于商品的价值还可以有多种理解,例如从使用的方面来考量事物的价值,可以从促进社会公共利益的角度,或者从维护和促进人类健康的角度来考量。而“资本化”意味着意义的抽象化和单向度,价值蜕变为一个数值,各种具有丰富内涵的价值维度都被剔除了,“资本”及其增殖成了中心的乃至唯一的价值。

价值的数值化也促成了技术逻辑的肆虐——30%的心脏病发病被防止、成功率提高20%、存活时间延长了15%……新技术的价值因为这些数值而被认可,而人们为了追求这些数值也不得不对新技术趋之若鹜。但这些数值真的那么重要吗?当然,我们说生命是无价的。这句话恰恰是意味着生命的问题不应该用空洞的数值来衡量,而不是指生命的价值是“无限大”,从而能够延长4个月生命的技术就拥有了无限的价值。没有什么无限的价值,任何价值都是有限度、有语境的,看到数值的增殖并不意味着价值评估的完成。

2010年12月2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