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随笔之二、相对主义

现代性伴随着某种虚无主义,这是自然的,因为过去与未来相割裂,现在成了一个虚无的点。但相对主义未必是虚无主义,或者说它的旨趣恰恰与之相反。相对主义,或者说“相关主义”或“关系主义”,强调的恰恰不是断裂而是联接。相对主义不接受一个孤立的点,任何一个节点都只是在它相互联结的关系网中间才拥有意义。虚无主义丧失了追求,而相对主义并非没有追求,它追求的就是联结。

相对主义并不拒斥确定性,但所谓的确定性,可以理解为整张关系网络中的那些重要的“节点”,这些节点是相对稳固的,也就是说,它依靠它所处的关系结构而存在,它的存在反过来对与它相关的结构提供着坚实性。相对主义只是反对那种绝对的确定性,即架空于生活世界和历史发展之外的抽象之点,反对那种脱离任何关系就可以独立自存的绝对的确定性。那种抽象的确定性在提供虚幻的确定感的同时也恰恰造成了最大的虚无感。相对主义是追求确定性之古典哲学传统的继承,而绝不是一种追求“不确定性”的进路。

许多人会对相对主义进行一种幼稚的指责:如果说什么都是相对的,那么是不是我吃人肉搞大屠杀也可以呢?任何恶行或谬论都可以逃脱指责了吗?这种指责是没有理解相对主义的基本观念,即便说什么都是相对的,这绝不是指什么都是随意的,什么都是没有好坏的。我不知道“相对”和“任意“这两个概念之间为什么经常会产生混淆,它们实在是完全相反的概念,前者强调的是相关性,强调某一事的合理性必须要相对于某些坚实的东西才能获得相应的坚实性,如果只能相对于某些脆弱的基础,那么它就不够坚实,怎么是任意说的事情呢?相对主义者不仅可以有强烈的主见,也可以去批评错谬之事,相对主义通过援引坚实可靠的“关系”来支持自己的主见,通过指明某些事物缺乏支持而提出批评。而相反,如果说必须要假定一个绝对的实在才能够谈论是非,那么结果反而是什么都不能谈论,因为你凭什么能够掌握那个绝对的东西呢?如果你不是上帝,你就没有资格裁决。而相对主义者并不要求做这样的裁断,他们强调自己观点的语境,也指出他人各自的背景,是非善恶并不是永恒固定的,而是在特定的语境被谈论着,这种态度只是意味着相对主义者对自己能力的有限性有清醒的认识,事实上是一种强烈的自信:我作为我提出我的意见——而“我”是一个历史性的存在,我就是以这个真实的自我为名义而发表主张;而相反地,绝对主义者的态度却是极大的自卑,乃至于湮灭了自我,绝对主义者以上帝或科学或客观或真理的名义来发表主张,却不是以真实的我的名义来行事,自我作为一个历史性的相对性的存在被剥夺了发言的资格,绝对主义的言论建立在一种虚幻的、架空的、自卑的和不负责任的态度之上。

 

最新评论



  • Haha

    2010-02-16 21:39:15 匿名 58.31.254.210

    同意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