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岛沙龙散记09-10-10【《科学与人生观》专题之一】

《科学与人生观》专题之一

今天原计划是为“科学与人生观”讨论小组的活动开个幕,昨天给向我报名参加小组的同学群发了邮件,说欢迎今天随意来我的沙龙闲聊。尽管我也并没有报太高期望,不过总是希望在十二个人中至少能过来两三个人,这样就有得可商议了。结果令人遗憾,只有小舟一人光顾,尽管小舟是第一次来沙龙的新人,但和我算是熟人,而且一起在上小任老师的中国近现代科技史,在那课上也够交流,于是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就没有什么可议的了。

除了鄙人号召力不足之外,导致无人响应的原因或许还有若干(且让我自我安慰一下),比如正值长假末尾,比如我发信太晚等等。当然,另一方面,作为一门替代政治课的公共课的讨论任务,恐怕大多数人并不会有多么热心,既已言明非正式的预讨论,当然不会引起多少反馈,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的希望是先找出个把对我们的课题有一定想法和主见的人,先与我交换意见,余下便由我们两三个人来主持。因为不能指望所有的成员都会用心去阅读相关材料并且做相应的思考和准备,也许大多数人几乎都不会去读科玄之争的原始材料,因此若要让讨论有效地运行起来,势必要有若干主力引领。只有我一个人忽悠是不够的。

既然今天没啥人来讨论,那么我就先笼统讲一下我个人的设想了。关于科玄之争的课题,无非有两种入手法,一曰内部二曰外部。内部的角度,指的是亲身沉浸到科玄之争的舞台之内,把自己当做是一位参与者,去评点他们的论证并提出自己的见解;外部的角度,指的是把整个科玄之争放入中国近现代思想史(或社会史)之中,去追究它的前因后果,考察他们为何在那个时候会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一争论在新文化运动或者说中国的启蒙运动中扮演了何种角色,等等。

就组织讨论来说,内部的角度较为适宜,对于科学与人生、价值、哲学等等的关系,当年争论的许多问题并没有在今天过时,从科学哲学、伦理学、形而上学、逻辑学、宗教学等方面都可以深入,正好我们的小组包括科哲、伦理、西哲、逻辑、宗教等各专业的同学,讨论必是可以展开的。而就归纳综述而言,外部的角度更加方便。总之,如果说小组讨论最后要产生两份报告的话,一内一外貌似正好。

既然第一次自由组织失败,那么下一次就先来正式组织一次全体聚会再说,鉴于下周我要回老家,第一次活动大概要拖到下下周了。在此之前,其他同学若有任何想法,不妨在我的博客上留言,或者私下与我交流。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先读一读相关的参考文献,尤其是张君劢和丁文江的几篇作为论战焦点的文章务必要找来读过。

关于讨论的形式,除了第一次全体召集之外,我仍旧倾向于沙龙这样的自由散漫的模式,辅之以网上交流。除了我的博客,如有必要,也可以借用KKBBS的地盘。即便无人响应,我仍是要坚持咖啡馆的悠闲精神,尽管缘起于课程的布置,但万万不要把讨论当做一种任务,而要当做一种悠闲的生活。

【最后再次提示,下周,也就是10月17日,新岛沙龙暂停一次,下下周照常】

今日在此出没:zcc
下期暂停一次

最新评论



  • benjaminbai

    2009-10-11 23:19:24 匿名 125.34.10.3 [回复]

    我决定了,31号去献丑一下韦伯。虽然现在准备还做得很少很少,角度也没选好……但是就此激励一下自己吧。反正狂言也放出来了,迟早也是要还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