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岛沙龙散记09-07-04

今天NKM大驾光临使我不至于变成孤家寡人。让我看了其逻辑学论文(情境语义学中的反事实条件句),扯了一些关于反事实条件句和可能世界逻辑的事情。在逻辑学方面我是彻底的外行,所以我的意见恐怕也不会对他提供多大帮助了(与外行的交流对哲学思考有益,但对逻辑学这样一门奇怪的专业来说情况怎样我并不了解)。 

我本人并不关注相关的形式语义系统的构建之类的技术细节,我关心的反事实条件句问题主要是有关科学定律的问题。最基本的科学定律许多都是以反事实条件句的形式出现的,而它们的意义如何理解和如何被严格地运用?如果说科学定律在现实世界中被近似地运用,而在理想世界中可以字面地成立,这样的说法在日常讨论中容易理解。然而严格说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说在一个构想中的世界中某个反事实条件句的科学定律可以作为一般的事实的条件句而为真,那么这种真的自洽性如何保证,其意义如何被运用?逻辑学家很少举出实例,而只能在包含两三项形如p、q、p&q之类符号作为元素的世界中运作良好,但问题是,不用说无线复杂的现实世界,就算是如理论力学这样高度抽象的科学中,这些逻辑模型能否运用我是有些怀疑的。 

另外我总觉得逻辑学对人工智能研究无益,虽然计算机本身作为现代数理逻辑的副产品,但是我觉得人工智能的努力方向应当是去模拟智能(在行为主义的意义上)而不是去重构智能。因此如果计算机的模式仍然是经典数理逻辑的,也就是说图灵机的话,靠计算机实现人工智能应当只能是仰仗数据库技术而进行的行为模拟,而不能指望同时模仿出人类智能的内部运转方式。

最新评论

  • NKM

    2009-07-04 23:50:01 匿名 124.205.76.91

    我也认为,人工智能应当去模拟智能,所以我所持有的对于日常反事实条件句的看法会在某种程度上显得没有太多创意,因为我觉得这恰好刻画了人的直观判断方式。
    但是也不能说逻辑学对人工智能研究无益吧,逻辑学在自然语言方面的研究还是很大地促进了人工智能的发展的。
    另外,说道科学定律其为反事实条件句的本质,我倒觉得,应该是这样,就以伽利略的理想实验为例,他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像日常的反事实条件句那样进行事实的删减——寻找最近似的情境——加入前件——根据情境中已有条件进行推导;而是在很大程度上依据他的直观进行猜想,因为他所推翻的是长期被作为终极原则的亚里士多德物理学,所以他重建的定律就不能完全依赖现成的依据,而需要单纯推理之外的处理。

  • 古雴

    2009-07-05 10:39:29

    能否例说逻辑学在自然语言方面的研究是如何很大地促进了人工智能的发展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