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政治天文学”

江晓原的概念。说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是为政治服务的,天文异变对应着人间的异变,特别是王朝的异变。特别是日食之类的大事件,兆示着危机或失德。帝王须要赶紧检讨,祭告上天,乃至大赦天下,等等。

现代人知道天象是客观事实,甚至可以预言千万年后的日食时刻,那又怎么可能与人间的王朝时运相关联呢?而祭天只是一个空洞的仪式,它还有什么意义?

但事实上现代人并不是拒绝了空洞的仪式,比如开幕式、阅兵式、周年庆典,各种各样的仪式不都办的火热?这些仪式不也都是些空洞的形式?

可见,现代人并不是不再在意仪式,而是再不屑于那种表达谦卑的仪式,不在意危机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力量在天地之间是多么有限,更不会有心思公然地反省和检讨。人们自以为是且自我陶醉,传统中所有带有危机感的仪式都取消了,而一切炫耀和浮夸的仪式却大大地加强。

于是即便你能提前千年预测日食,但当它发生时,它仍然是个兆示。

脑残不要紧,可以民主之。专制不要紧,可以开明之。既脑残又爱拍脑门,那就搞笑了……

最新评论



  • uniceros

    2009-06-25 16:41:08 匿名 115.155.143.90

    “既脑残又爱拍脑门,那就搞笑了……”
    ——既脑残又爱拍脑门,那就只能被搞笑了。
    GMAIL现在翻墙上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