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岛沙龙散记09-05-30【兼下一轮沙龙预告】

出乎意料,今天人来得还不少,特别是还有某梨顺路经过,我很欣慰。。。
我正在考虑下学期的论坛形式,除了保持现在的开放性和随意性外,我还想增添一些更主动的组织活动,例如读书组和定期报告。出于一些考虑,我感觉也许还是定期报告的形式合适,当然读书小组也有可能同时组织,但后者要求有一些固定而有特长的成员参与才能良好地运转,而前者相对而言更为灵活和开放。

所谓定期报告,其实就是类似于科科论坛、科哲沙龙之类的活动,即一种小规模而定期的讲座,每次邀请不同的人主讲某个课题,然后再请人评论,或自由讨论。而我想组织的论坛比起科科论坛之类而言,规模肯定要小得多,一次就三五个人,顶多不能超过七八个人。而主题也更随意,我所邀请的对象就是一般的同学,而报告的内容也是现成的——大家在大学上课时,特别是上某些小班课程,经常都会被要求做一些报告,有时是一些较长的发言,有时是做一份读书报告,这些内容都是现成的。

于是不需要刻意准备,你可以在课程中需要做报告之前先到我的沙龙里来演练一下,或者把那些在课程中效果不错的报告拿来分享,另外,有些论文也可以拿来讲讲。

至今我上过的需要学生轮流做报告的课程也不少了,不过我一直很少见到有让人满意的报告,要么是敷衍了事,要么是不知所云,靠谱的报告颇为少见,更不用说出彩的了。当然,这也不只是学生的问题,例如科科论坛之类的地方,许多报告也实在是枯燥无味,,或者是华而不实。

究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报告者的态度问题,许多同学只想敷衍了事,而一些认真对待的同学,也往往是把它当做一份任务,一份作业,用以向老师交代的东西。然则关键在于,报告不应该仅仅是对老师的交代,同时也该是对自己和对听众的交代。它应当让自己有所收获,而让听众也觉得有意思。我相信任何事情只有在超越了应付差事或完成任务的要求之上,而自由地从事,才能做得有趣(未必更成功,但一定会更有趣、更有力量)。因此我的沙龙将提供这样一种机会,在这里你不需要完成任务,也不需要应付老师,你可以通过这种自由的报告,唤起自己内心中的表达欲望,并且获得听众们最直接和最真诚的回应。

今天可以说是这种构想的一次预演,先是由dr把她带来的马哲作业讲了一遍,听众有四人。即便没有听众的反馈,在讲述的过程中自己就已发现许多错漏,总之应当是不白讲吧。自己用眼睛看自己的文章与对着他人用嘴把文章讲出来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在讲述的过程中,文章中一些错漏和突兀之处将更容易暴露出来,行文的逻辑也将被重新梳理一遍,即便不得到听者的反馈,这种讲述也是一种有益的体验,更何况在听者的反馈中还将收获更多东西——最大的收获并不在于从听众那里得到了某些明确的改进建议,而是在听众的那些简单而毫不做作的即时回应(嗯。啊?哦!唔……)中得到的某些难以言明的收获。

随后闲聊一会之后我又做了一个课程报告,就是把最近刚做的关于温纳的读书报告拿出来讲了一遍。这当然绝不是我比较得意报告,也不算是最有意思,不过我想借机先做一个示范——拿这样的报告过来就差不多了,不需要特别深入的分析论证,也不需要特别的演讲才能,反正大致能提供一个有点儿意思,多少有一点启发性的东西就好了。

下学期的话大概可以这样:平均每两三周搞一次预定的报告,也就是说在提前发布主题,安排主讲和评论,并小范围招揽听众。而其余的时间则随时欢迎即兴的报告,有两三个听众就可以进行。至于时间和地点,未必延续这学期的固定周六整天,也可以加以调整,这些都等到暑假后再议吧。
今日在此出没:byz/xsl/sjc/dr
下期可能话题:有人的话可以再弄一个小报告

最新评论



  • NKM

    2009-06-01 20:04:20 匿名 124.205.76.85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