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概念当作玩具以及眼镜作为玩具

在前一篇“哲学与诗”的最后,我本来就想提到“把概念当玩具而不是把它们看得更高或更低”,但在最后的成文中由于没有顺势写到那里,就把它删了。正好稍后的聊天中提到了相关的话题,于是转在这里作为补充。

一开始我觉得眼镜与语言的类比不太成立,但转念一想,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类比,有点意思。

和眼镜一样,许多概念、知识和信条等等似乎是人们正常生活所必须依赖的东西,然而这些东西也可以当作玩具吗?当然可以!

为图省事,直接断章取义地抽取聊天记录吧:

所以说啥时候我们用概念啥时候不用呢……

我的药方就是把语词看成积木式的玩具,去摆弄它们,而不要被它们禁锢。

眼镜也能当玩具吗?

[眼镜和语词]难道不都是被人借用来看世界但是都会扭曲世界么?

……眼镜是用来辅助感觉去认知世界的……

眼镜是感觉的延伸……

当然,眼镜也可以当作玩具,如果你可以变换不同颜色……

当然,也许可以说哲学的理想就是把语词变得像眼镜那么透明……

就好比眼镜在一开始未必是透明的……

嗯,比如你一开始并不能眼中世界的扭曲是世界本身,还是眼镜,还是眼睛造成的。更糟糕的是,也许情况眼中并非扭曲的世界是由于扭曲的眼镜和扭曲的世界负负得正造成的。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甚至不知道有没有问题,那么你能干什么?

你能做的就是摆弄你的眼镜,这样试一试,那样试一试,就像它是个玩具那样

事实上我们永远不能获得绝对可靠的判断,究竟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我们永远不可能有一劳永逸的定论。

所以为什么把眼镜作为玩具呢,因为摆弄它时,世界的模样在变幻,这很好玩。

但是把眼镜当玩具会掉阴沟里的?

一切都是可怀疑的,但并不意味着随时都要怀疑一切。我要看书时自然可以随时放下怀疑,戴着眼镜去看

你不应该成天玩同一种玩具吧?这样的生活是不健康的

先拿眼镜玩一会儿,站起来走路时当然不再必要摆弄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说语词或者眼镜是玩具,那就是说你可以去摆弄它玩儿,但不要成天只盯着它以同一种模式玩,这样的话即便不厌倦的话也会妨碍你进行其它的生活和游戏。

任何一种游戏都有其合适的场地,比如你可以在足球场上踢足球,但在悬崖峭壁[高速公路]上就不该踢,否则不是犯傻就是找死。玩眼镜也是这样,说眼镜是可以玩的,并不是说你可以不分场合地边走路边玩。玩语词都是这样,我们说任何概念都是可怀疑的,换言之是可以被玩耍摆弄的,并不是意味着你可以在任何场合下玩,更不是说你必须在任何场合下玩。在什么场合下可玩,什么场合下不可玩,这是一种临场判断,就好比你判断一块场地是否适合踢球类似,这种判断既有一些章法可循,但最终也是靠直觉的判断。

2009年5月17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