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图尔Drawing things together课堂报告

后记:报告的效果应该不算差,也得到了任老师最高的肯定。不过还是感觉许多地方没讲清楚,因为我自己也是读过《科学在行动》之后才得以读通这篇文章的,但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讨论的问题在侧重点上与《科学的行动》并不相同,所以在讲解这篇文章中,很不容易穿插进在《科学在行动》等书中的内容,我试着引入了一些,但效果未必很好,一方面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反而让人增添混乱,另一方面由于额外的插入打断了原本文章的叙事顺序。再加上准备仓促,临场发挥又不算最佳,所以也就将就着达到这一程度了。

在此贴出ppt的原文内容,当然我串讲时还有许多补充说明,这里只是存档而已。

关于标题译名,我还是坚持肯定不应是“形成事物”。考虑到双关语的话,也许勉强可以生造“绘聚事物”?关于inscription,同学反映“铭写”过于别扭,我也觉得是,至少在某些语境下译成“铭文”读来更通一些,《科学在行动》译成“记录”是过于平淡了。“铭写”则是在任老师以及我所阅读的另一些文献中使用的译名,因此沿用之。

PPT原文:

Latour: Drawing things together
把事物团结起来/聚集事物/形成事物

Inscription——铭写(铭文、碑刻)

来自德里达“文学铭写”。去中心化。

铭写=可见的证据

“铭写”之重要首先在科学家们演讲和辩论时得以体现。

“你怀疑我所说的?我会展示(show)给你看!”|36|

——而接下来将被当作确凿无疑、铁板钉钉的证据向你展示的,当然不是宇宙、恒星、原子、恐龙等等那些事物本身,而是“不需要移动几英寸,我就在你眼前摊开”的那些数据、图表、文本、影像等等。而通过这些,仿佛就使我们与那些遥不可及的事物联系在了一块儿。这样的联系得以建立的机制是怎样的?这正是拉图尔要考察的。

“铭写”的重要性

拉图尔在随后的几段中依次引用了一些名家著述,列举了“铭写”的重要性在各科学中的体现。如化学(Dagognet)、医学(Foucault)、地理学(Rudwick)、经济学(Fourquet)、人类学(Fabian)……

总而言之,“如果科学家注视的是自然、经济、恒星、器官,他们不能看到任何东西。……只有当科学家停止看自然,并且专注并沉迷地看着印刷品和平整的铭写时,他们才开始看到东西。”

而在传统的关于知识的认识论的讨论中,这一悄然的转移(drift)常常被人忽略,这正是拉图尔所考察的,即:那些杂乱的立体事物是何以转化成更加清楚明了的平面图像的?哪些力量参与了这一过程。

“铭写”vs“抽象”

这种立体事物的平面化过程,在传统的认识论语言中可能被称作“抽象”。但拉图尔正是指出这一所谓抽象的活动并不是通过人的认识能力或心理活动而实现的,换言之,这首先并不是一个认识论或心理学课题,而是一个社会学和人类学的课题。

所谓“把事物团结起来”这一标题,就是提示了这种从“事物”到“铭文”的转化过程是通过类似于“团结”、“集聚”的活动,被“团结”的除了原本杂乱无章的事物,还包括原本缺乏联系的各种现成的理论,以及各路不期而至的权力机构等等。

某些铭写(亦即在科学论辩中被展示的“证据”)有多么令人信服,取决于它能够“动员(调动mobilize)”多么庞大和有力的“盟友(allies)”。在后文中拉图尔会突然冒出的一句“铭写允许征兵(Inscriptions allow conscription!)”将是可以理解的。

 

研究的对象不是铭写本身

研究将要关注的并不是铭写本身,而是铭写作为整个“动员”过程的清晰边沿或最终阶段(fine edge and the final stage)。

“没有转移(displacement),铭写没有价值;没有铭写,转移则被浪费。”

——比如说博物学家在各地收集岩石、样本、化石、基因等等。这是第一步的转移。当光是把这些搜集在一块显然是不够的,还得保证标本能够妥善保存,被恰当地标记和分类等等。如此还是没完,因为一个博物馆对于一个人而言还是太大了,为了让科学家能够更有效地处理,还要把那些收集品绘制、记录下来。然后科学家们继续处理那些图形和记录……

拉彼鲁兹绘制库页岛地图

clip_image004

《科学在行动》

而是层层简化的铭写的连锁装置

这种连锁装置(层叠cascade瀑布、连续传递、接踵而至……)越是巨大,生产出的“事实”就越“硬”——“随着每一次新的收集、每一次新的贴标签、每一次新的重绘,反对的成本将增加。”

比如说你要质疑一个论断,科学家就会向你展示一组“铭写”,也就是一系列数据、图表、文本等等。而你如果还要继续质疑,比如其中一个数据,你会发现它背后又是一系列后援……

拉图尔在《科学在行动》中提到的“黑箱”理论讲的也是类似的现象(如图):

clip_image002

更准确地说,我们真正处理的是……

使得层叠着越来越多的铭写的装置得以制造的“背景”(setting),在精心布置的舞台上表演戏剧,从而最有效地展示铭文。(也就是说“证据”被更高效且引人注目地展示的背景)

越是往前回顾科学的历史,铭写的背景就越是比铭写本身更引人关注。

比如在夏平对波义耳真空泵实验的说明中我们看到,波义耳必须去创造的不仅是现象,还有使现象得以可见的仪器,使仪器得以展示的方法,以及书面的和印刷的报告,还有那些现场的和潜在的“证人”。“看到真空”只有在所有这些证人已被规训(disciplined)后才是可能的。

在成熟的科学研究中,那种引入注目的剧场展演早已隐退,一般的情景可能是几个人在一间屋子里指点着平面的图形互相交谈,仿佛眼前这些图片就是他们讨论的全部事物。这仅仅是由于我们已经对其“背景”习以为常,而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去考察这一强大的机制是如何逐渐形成的。

第谷、内啡肽。

第谷:第一个不看天空。而是仔细观察所有前人和自己的观测,并以统一的形式书写出来,放在一起运算和比较。

“内啡肽”的构建过程。

《科学在行动》这些据说处于文本之后的著名事物是由什么构成的?它们由一系列胜利构成:在硫化氢比赛中它击败了铀和钍;在硫酸铵比赛中它击败了锑和砷;……。最初,“
事物”是一系列考验的得分表。……科学文本背后的“事物”因此与……英雄相似:它们都是被其业绩定义的。……最初,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解英雄的本质。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每一种业绩都预先假定了一种权能(competence),这种权能回溯式地解释了为什么英雄能够顶住所有无情的折磨。英雄不再是行动的得分表,他、她或它是一种本质,……149[89]

动员盟友的资本化铭写

书面工作的优势:

1、 易于移动(mobile):你不能把“美国”带回家,但“美国地图”可以。

2、 不变性(immutable):移动过程中不变质。

3、 一目了然(flat):没有阴影的平面。

4、 可任意调整比例。“星系”并不比“染色体”更大。

5、 易于复制和传播。

6、 能够被重新整理和组合,

7、 可以联系和整合不同的理论

8、 文本和世界通过实验室的联结相互一致。

9、 对世界的几何化

世界的几何化

从“经验的”到“理论的”科学,“铭写”越来越易于移动,且越来越不易变化。这种趋势在“形式系统(formalism)”之内反而更加明显。

大致的意思是,“形式系统”不直接处理事物,而是与那些已然形式化的铭写打交道。但其中的原理仍是类似的。关于“事物”变成文件的说明同样能够说明文件是如何变成更少的文件的。

伽利略的案例:伽利略的成功在于联结整合了原本相互孤立的方法或领域。——如果持有伽利略的图表,你就持有了三个领域;而别人只有一个。这种“持有”并不比持有军队或股票等更神秘或更不神秘。

科学理论的力量来自于其调动盟军的能力。

皮亚杰的实验

“体积”这一概念的构建。

“守恒”的“发现”并不是心灵的认知能力,而是实验背景的规训。

《科学在行动》中三个分类案例。小女孩flifli;卡拉姆人的火鸡;古生物学家的始祖鸟。(326[198]前后)

实践的问题

“现在我们接近于理解构成形式系统的实质。出发点是我们正不断地徘徊于来自我们感觉的几个常常矛盾的指示之间。大多我们称为“抽象”的东西在实践上是一种信念——比起任何来自感觉的相反的指示,我们更相信书面的铭写。例如,柯瓦雷已经指出,伽利略信仰数学基础上的惯性原理,甚至反对既由圣经又由感觉提供的相反的证据。柯瓦雷声称,这种对感觉的拒绝应归因于伽利略的柏拉图主义。这可能就是如此。但是,在实践上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在最后一个例子中,当面对许多相反的指示时,伽利略更相信用三角图来计算落体定律,而不是任何有关落体的景象。当感到怀疑时,相信以数学术语写成的铭写,不论它将带给你什么样的谬论。”

心理学和认识论的问题转向人类学问题(训练)。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 条评论

  1. 师兄,我也选了任老师的课,正要讲这篇文章,在找资料的时候无意看到这篇文章,一些自己完全没看懂的地方也清晰了许多,特来告知,不会侵权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