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在行动》读书笔记(为Latour: Drawing things together课堂报告准备)

[]布鲁诺·拉图尔:《科学在行动》,刘文旋 郑开 译,东方出版社2005

虽然科学社会学原著课要报告的只是Latour: Drawing things together这一篇文章,不过要不是先过一遍这本书,实在难以想象我读得通那篇文章……呃……现在总算是弄明白拉图尔想干啥了~~

113[68]    任何装置或组织结构(set-up),不论其大小、性质和花费,只要它能在一个科学文本里提供任何一种可见的显示,我便把它称为一部仪器(或记录设备[inscription device]【铭写装置】)。……该装置或组织结构提供了一种记录(inscription),被用来在一个科学文本里充当其最后的层次。(可见的证据、硬事实)

115[69]    什么东西处于一部科学文本之后?记录。这些记录是如何得来的?通过设立仪器。只要不存在争论,这个仅仅潜伏在文本之下的另一个世界,即仪器,是看不到的。一幅月上河谷山脉的图像被呈现在我们面前,就好像我们能够直接看见它们一样。但是,把它们变成可见之物的望远镜也是看不见的,同样,伽利略在数世纪以前为了产生一幅月亮的图像而不得不发动的那场激烈的争论也看不见。

132[79]    什么东西处于断言之后?文本。文本之后呢?是更多的文本,它们变得越来越技术化,因为它们引入了越来越多的论文。文章之后呢?是层层排列的图表、记录、标签、手术台和示意图。记录(inscription)之后呢?是仪器,这些仪器不管外观如何、年代多久、花费多大,它们最终能涂写、记录或者画出各种不同的痕迹。仪器之后呢?是各种各样的喉舌,它们对图表加以评论,并“只是”说出它们是什么意思。喉舌之后呢?是大批仪器。这些仪器之后呢?是力量的考验,它们对代表者和他们为之说话的物或人之间的纽带的抵抗能力进行估计。现在,不仅词语被排列起来以对抗持异议者,不仅图表支持着这些词语和引证,从而支持盟友的整个集合,也不仅仪器生产着数不尽的更新、更清楚的记录;在仪器后面,新客体也被排列了起来,它们由对考验的抵抗能力得到了解释。

【事实的建构】

134[80]    图2.4
clip_image002

149[89]    这些据说处于文本之后的著名事物是由什么构成的?它们由一系列胜利构成:在硫化氢比赛中它击败了铀和钍;在硫酸铵比赛中它击败了锑和砷;然后,它迫使铅和铜没入海绵泡沫。只有铋经过了所有赛程进入了半决赛,但它也在最后的冷热决赛中败北。最初,“事物”是一系列考验的得分表。……科学文本背后的“事物”因此与我们在第一章结尾处的故事中看到的英雄相似:它们都是被其业绩定义的。……最初,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解英雄的本质。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每一种业绩都预先假定了一种权能(competence),这种权能回溯式地解释了为什么英雄能够顶住所有无情的折磨。英雄不再是行动的得分表,他、她或它是一种本质,……

150[89]    在文本的背后,在仪器的背后,在实验室之内,我们并没有自然……我们有的是一个阵列,……

151[90]    通过新客体记录在一部仪器窗口之上的回答对它进行定义的行动,为科学家和工程师提供了力量的最后来源。……科学家和工程师以他们已经赋予形象和已经收归己有的新盟友的名义说话。【黑箱封闭,新客体变成了事物】

156~157[93]    正如res这个拉丁词所暗示的,所谓“实在”就是抵抗(resists)之物。抵抗什么呢?力量的考验。如果在一种特定的情境中,没有任何持异议者有能力修改一个新客体的形象,那么这就是实在,……争论停止之日就是我写下“真实”这个词语之时。一个新的,令人望而生畏的盟友突然出现在胜利者的营地上,这个盟友直到此刻才为人所见,但其举止就好像它从来都在那里一样,那就是自然。

163[97]    既然争论普遍存在,自然就永远不能被当做最后的仲裁者使用,因为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她在说什么。但是,一旦争论得到了解决,自然就是最终的裁决者。

164[98]    ……没有人能以如下方式介入这场争论,即说:“我知道它是什么,自然这样告诉我的,它是氨基酸序列。”这样的断言将被报以哄堂大笑,除非这个序列的拥护者能出示他的图表、提出他的引证、提供他的支持来源。

一旦争论得到了解决,自然就是所有争论之解决的最终原因。

只要争论还在继续,自然就仅仅是争论的最终结果。

175[103] 我们必须拒绝如下看法的充分性,即认为自然是我们解释争论之结束的主要理由;我们必须代之以对由科学家聚集起来,从而使异议不可能发生的由各种不同的资源和盟友组成的长长的清单进行计算。

204[121] 为了建构一个黑箱,有两件事是必须的:首先。有必要招募他人加入,以便使他们相信,购买并在时间和空间中传播这个黑箱;其次,有必要对他们进行控制,从而使被他们借用和传播的东西或多或少保持不变。 【转译】

214[127] 我们常常觉得断定盟友的性质是重要的:是人类因素还是非人类因素?是技术的还是科学的?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然而惟一真正要紧的问题是下列问题:这个新联盟比另一个联盟更强大还是更虚弱。

224[133] ……人们的行动似乎是由事实和机器的扩散引起的。然而……正是人们的服从行为把断言转变成了事实和机器。

239[142] ……工作中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正如他们预先不知道自然的性质是什么一样,他们也不知道社会是由什么构成的。

326[198]前后 三个分类案例。小女孩flifli;卡拉姆人的火鸡;古生物学家的始祖鸟。

351[215]起 拉彼鲁兹绘制库页岛地图……【累积循环】

359[220]图6.1
clip_image004

【移动世界】 康德的哥白尼式革命 集中到绘图室         365[224] 科学家和世界间 的均势发生了倾斜,地图绘制已成为真正的科学,作为世界中心的欧洲已被建构起来,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被迫绕着它转动。……科学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事物的迁移历史、【移动性、稳定性、聚合性】……【不可变的和聚合的移动(immutable and combinable mobiles)】

动员盟友的资本化铭写(科学符号化的优点):便携性\确定性\一目了然\易同质代换\易复制传播\可整合性\可统一理论化\易教性\对世界的几何化解释

【废止“抽象理论“】390[241]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