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我的哲学的独创内容

首先,我自己从不关心自己的哲学有哪些所谓独创的内容,关键是我的哲学属于我自己,甚至说我的哲学就是我自己,这就足够。我追求的是自我认识和自我完善,所有化为文本而流出的作品都只是追求之路的“遗迹”,而不是我的追求本身,无论那些东西对我而言多么重要,无论是像粪便那样不闻不顾,还是像钻戒那样珍藏佩戴,它们本身并不多么重要。就好比是追求一份爱情,在此过程中的那些回忆啊、情书啊、礼品啊、信物啊、记录啊、照片啊、契约啊等等等等,在爱的过程中会产出许多有形的东西,有些东西用过就被消耗掉或者可以抛弃掉,有些东西则可以留作纪念随时翻看,有些东西则可以随身携带乃至于成为不可抹去的烙印……但所有这些外在的东西都并不是我真正所爱的或者所追求的,它们可以是爱情的“见证”,是追求活动的“纪念”,是可以流传后世、给未来的自己以及他人带去无限感想的宝贝,但归根结底它们终究只是附件。我真正追求的和关心的,我要去建构、呵护和发展的,只有她、我,以及我与她的关系。就哲学而言,我所关注的,归根结底就是“这个”(世界)、我,以及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当然,对于他人来说,只有通过那些外在的有形的纪念品才得以从旁“见证”我的哲学活动,并可能从中获得启发和感悟。就好比一个人可以通过旁观他人的爱情而获得某些经验和体会,但是最后,每个人还是得亲自去爱,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正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一些伟大的哲学家会被后人传为经典而备受仰慕,正如一些伟大的爱情也可能被他人视为典范而广受羡慕,但这些“成就”对于身在其中的人来说并不是多么重要的关切:当你更多地是想着要让他人羡慕而追求一份爱情时,这份爱情恐怕难免是变质了。虽然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是真挚而幸福的爱情,就势必将是让他人羡慕的,但我们关心的总是前者,而非后者。就哲学而言也是一样,我相信通过真诚、认真而又富有激情的追求,我的哲学也终将能引人注目,但我从不为此事操心。

当然,我的哲学追求是伴随着强烈的表达欲的,就好比某个人追求自己的所爱时,除了私密的交流外,还要恨不得向全世界都表白自己的感情,恨不得让所有人都来替自己作见证,希望别人也来分享自己在爱情中获得的喜悦和充实……这种情感,只要不是以太过分的手段表达,应该也算是健康和自然的吧?我并不是疯狂地到处昭告我的哲学,而只是在博客等小范围内公开着,向路人“炫耀”着我的哲学之爱,分享着我所收获的乐趣,这种表达也是很自然和真诚的吧?

于是,要问我我的哲学究竟有何独创内容,那么首先的回答是:这不重要,关键在于,我的哲学是专属于我自己的。就好比去问一个人他的恋爱有什么独创的内容,他也许说不出什么来,他的那些伎俩,他的各种经历,他的性格和特长,如果孤立地拆分开来看,恐怕很难说有哪一项内容是独此一家的,但是,只要他的爱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最真挚的流露,那么他就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说,他的爱情是独一无二的,不需要犹疑,不需要比较,你就是你,那些东西的意义只属于你自己,那么就是无可取代的。当我在讲述我的哲学时,我所做的可不仅仅是在从各种经典的爱情故事那里摘选出精彩部分再揉成一篇自成体系的完整故事那样的事,尽管说从事实上看,我的哲学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在前人那里找到雷同的部分,而且我的哲学也将是自成体系的,而且我也强调哲学家的意义在于其完整而富有活力的思想体系……然而,如果仅仅着眼于这些,那么仍是没有把握到关键。关键在于,所谓的体系性也并非我所追求之物,而也是由内而外的附带后果——因为我的人格是整全的,我的生活是和谐而统一的,因此发自我内心的真诚的欲求活动,我的爱,才当然能够显示出其内在的统一性。我并不在意那种外在的文本中的系统性,我关心的只是我人格的同一与健全,我情感的和谐与真诚,如此,那些流溢出来的东西也将自然而然地具有内在的统一性。

总之,比起“独创”而言,我更关心的是真诚的追求和表达。当然,真诚与独创往往也是有关系的。比如说,有些人可以背诵各种煽情的情歌情话,了解各种恋爱技巧和追求策略,但如果他们不能把这些消化为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这些对他们而言并不会促进真正的爱情,而只会进一步让爱陷入虚妄,倒不如那些朴实的人,他们尽管言辞笨拙,反应迟钝,但说出来的话句句都发自肺腑,做的事也都总是出于自己的意志。这样来表达爱意,比起旁征博引而拼凑出来的华丽故事而言,无疑显得更为真挚。就好比一条再怎么精彩的转发短信,也比不过为每一个人“独创”的一句最平淡的祝福,来得感人。

于是我们可以看出有些作者就是缺乏这种真挚的情感,他们考虑的是文本外在的形式,让文本显得如何优美华丽,如何深刻和系统,如何严密和雄辩……但是,如果这些努力从一开始就与自己内心中的情感诉求失去了联系,写作不再是为了表达自己,而只是为了写成一篇好文章而写作,那么这种作品就是缺乏活力的。它从一开始就是死物,无论再如何精雕细琢也无济于事。它们也许能够闪耀一时,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再精致的死物也只会日益朽坏,只有那些真正被灌注了生命的哲学作品,才可能长久流传且不断焕发新生。

因此如果说询问我的哲学有何独创内容的目的是想要知道我的哲学是否有吸引人之处,那么我想说的是,我的“妙处”首先并不体现在任何外显的、可拆分的部件之上;其次也并不在于它的体系性或完整性。而是首先:我是真诚的,我的哲学始终是最真挚的表达;我是活的,我的哲学是富有生命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其次的话再来看看我的整体性,最后才来谈具体的部件中有没有新鲜的亮点。尽管在实际的接触中,他人总是先接触到我零碎的部分,然后才可能逐渐了解其系统性,最后才能穿透文本来感受到我真挚的情感(但有时或许也有捷径,那就是为什么我经常喜欢掠过细节而不求甚解地囫囵扫过整本书,可参见我是怎样读书的一文)。但是如果直接向我询问,我当然要按照真正的次序来说明。

稍微具体地来说我可能的“独创”地位,那么就是要说我所立足的时代和文化语境。任何一个思想家都是其时代的产物,无论他是集中表达了他的时代,还是在鲜明地反抗时代,抑或是先知那样指引着时代,他都不是悬浮于时代之外的。不同时代的哲学家,探讨的问题和他们的观点也许貌似雷同,然而意义却不能同日而语。而现在,我所处的无疑又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独特的时代,我所立足的土壤是与众不同的,这使得我如果是立足于自身而展开真诚的反省,那么我的哲学也将是独特的。例如说,用现代汉语来言说哲学,接受动漫和游戏文化的影响,在网络这一新兴的交流平台中以博客为手稿进行写作……这些都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这些个背景各自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在这里先不必多说。关键在于,每一种的生活世界将会孕育与之相应的思想世界,而哲学家将通过反思和追问,认清他所处的世界,并且将之表达出来。既然世界是独特的,这种哲学也将是独特的。

至于具体的部件上的独创性问题,那么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啦。你可以指点任何一篇我的论文,我可以告诉你这里头属于我原创性的要点在那里;也可以指出任何一个哲学家,我可以告诉你我在哪些方面与他不同。但凭空要我来说,那是没啥可说的,反正此事本来就不值一提。

2009年4月7日

最新评论



  • fog?Mist?雾?

    2009-04-07 20:35:56 匿名 219.234.81.66

    换个模板吧
    现在你的文章行间距太小,行与行之间简直没有缝隙,因而看起来眼睛累。。。

    懒得。。
    反正我自己看着还成~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