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主义与交流哲学

想到最新版的古派哲学之“旗号”。可以叫“关系主义”或“交流哲学”。

我早前偏爱“多元主义”、“视角主义”,而觉得“相对主义”过于极端或激烈。但现在突然想到,所谓“相对主义”(relativism)何不翻译成“关系主义”?这更符合“relate”的原意,也能够表达一种更对我胃口的思路。

说起“相对主义”,有人就要吼:“哈?一切都是相对的?”但如果我说“一切都是有关系的”,感觉是否颇为不同?如果说“绝对主义”追求“绝对”,那么“相对主义”追求什么?“追求相对”是什么意思?听着有些不明不白。结果让人的感觉是相对主义与虚无主义的自暴自弃相似,啥都不追求了。但“关系主义”可是毫无疑问地是“有爱”的哦!那就是追求“关系”嘛!

我说爱智是一种恋爱活动,那么爱的追求究竟追求什么?不就是追求这个“关系”吗?遭遇关系、建立关系、维持关系、发展关系、发生关系……这不就是恋爱的活动么?

绝对主义追求“关系”的“完成”,达到一种专制式的“占有”。而关系主义则始终不让“关系”走到尽头,始终让关系不断发展变化,始终不会完全地“占有”对方,

而“哲学”就是“交流”。特别指理智和语言层面上的“沟通”。尽管这不是“关系”的全部,但毕竟是重要的一部分。交流的前提是“关系”,交流的目的也是“关系”。人总是身处关系之中并不停地改变和发展着关系。

关于“关系”和“交流”,最近在各种场合多有表述,暂时不会在博客上书写太多。先提个头吧。

2009年3月24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