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雨水也来几句玄的,我也没有忘记我是雨

最初的和最关键的和最后的问题分别是交流和交流和交流
流动的个人用流动的语词在流动的世界中交流着流动的情感。
流动的河流接纳此时的雨才得恒久不枯。

最新评论



  • 古雴

    2009-03-16 15:45:42

    :“辩证法”就是对话或者说“交流学”。我看叫交流哲学也不错。
    我觉得,无论是说人与人的相处或者人与世界相处来说,交流既是前提,又是手段,也是目的。


  • physis

    2009-03-22 23:24:34 匿名 59.55.252.230

    看到一个文章 可与你的观点相互照应
    http://www.ifeng.com/phoenixtv/76569994053287936/20050708/582307_1.shtml


  • 古雴

    2009-03-23 10:41:13

    陈嘉映老师向来是我所仰慕的,我的观点和他照应毫不奇怪。当然,我或陈老师的观点都不会是凭空而来,都是对西方哲学史的某种理解,其中也受到海德格尔、后期维特根斯坦等影响。
    顺手在陈老师那篇演讲中摘抄几段吧:
    ————————————————
    真理如果不是和我们凡人无关的自在的东西,如果不是对我们成见的克服,那么真理就成了一种现成的东西了,而在我的理解中,真理呢只能在交流和争论中显现,因此我会说真理是一个过程,是一场对话,我们现在常说的辩证法这个词是从希腊文翻译过来的,它的原意呢就是对话的艺术。思想史的研究者指出,这种对话的艺术在柏拉图那里,经柏拉图之手变成了探索真理的方法,变成了探索真理的最重要的方法。哲学和神话不一样,神话呢是一种宣叙,哲学呢是一场对话。
    在诚恳的对话中,对话者向真理敞开,虚心地等待真理展现,谁更有理,对话者就顺从谁,就此而言呢,对话者是平等的,当然呢这个平等是一种原则上的平等,不完全是事实上的平等。因为我们要就一个话题能够对话,那么我们就不得不对这个话题有经验上的或者知识上的准备,你要让我突然站起来去和霍金对话,是吧,谈谈宇宙的爆炸,宇宙的未来,我不可能是平等的,因为我没有这样的知识上的准备。
    但是呢这点那么显而易见,我就不多谈了。我倒是想我们要能够在一场对话中取得平等的地位,还有一个大家可能不是太关注的因素,那就是呢你首先要对这个话题有真正的关切。我刚才说到真理和谬误同根而生,那么两者的根是什么,这个根我想就是关切。我们具有诚实的看法,具有认真的成见,这已经是在呼唤真理了。如果我要是对某件事情无所谓,那么真理就无从展现。有一个晚期希腊和早期拉丁的这个哲学家奥古斯丁说过,“爱,而后有真知”,到了启蒙时代呢,有的学者就把他这种说法呢,说成是一种蒙昧的说法。但呢我觉得应该这样理解奥古斯丁,在你漠不关心的事情上呢,你连犯错误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有人真的对万事都无所谓,对什么都不持成见,他就跟真理绝缘了。因为在这些事情上我没有自己的信念,我没有什么要坚持的东西,因此也就没有什么要克服的东西,我只不过是在两种说法之间摆来摆去罢了。如果我们这样理解真理,我们大概就要重新理解宽容。
    我理解的宽容是那些人,是哪些人呢?确切的有自己的主张,而同时呢把自己的主张放在一个更宽的天地之中,聆听他人准备修正自己。由于关切而确有主张,就自己的全部理性所及坚持自己的主张,这不是不宽容,在我想呢,这是宽容的必备条件,只有那些确有主张的人呢才谈得上宽容不宽容。那么我这里说到主张,说到看法,我说的看法是看待意义上的看法。我们真正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那呢,体现在我们怎么待这个世界,我们怎么对待这个世界,我们就有哪些真实的看法。我可能主张我们不应该歧视黑人,但是我就是从来不跟黑人打交道,我见着黑人就躲着走,是吧,那么我想呢你那种看法,那种很平等的看法,那种很高尚的看法,实际上有或者没有,无所谓的。那么我们每个人真正关心的事情可能比我们自以为自己关心的事情要少得多,我们在看待意义上确切有的看法,可能比我们自以为对各种各样事情所有的看法要少得多,现代世界传媒特别发达,那么天下的事情呢,我们好像无所不知,好像呢都有点关心,这呢我说有可能是假象,至少这里边有很可能,很可能呢包含了很多虚幻的东西。的确呢照我对真理的这种理解,那么我想呢,真理问题它不可能简单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它首先是一个生活的问题,和我们究竟生活在何处有着密切的关系。

    还有:
    ————————————————————————
    ……真理不是某种和我无关的东西,不是某种漂浮在随便什么地方的东西。我想说必须有凡人的参与真理才能够展现,只有从我的看法和体验开始才有超越我的看法和体验的真理向我显现,真理需要小我,需要我们这些有成见的凡人,我们自己的成见对真理具有积极的构成作用。换句话说,只有对那些抱有成见的人真理才会彰显,真理呢是一种克服,是对我们成见的克服,真理只有在和成见的斗争中才会彰显出来。真理是需要在争论中才显现出来的,不过呢我这不是说真理像宝藏那样藏在金银岛,我们呢互相争斗,以便夺取它最后占有它,我们谁也占有不了真理,我是说呢真理和我自己的成见作斗争,真理在克服我们的成见之际展现自身,没有我们的成见,真理就无从显现。我这里引一句维特根斯坦的话,他说人们一定是从错误开始的,然后由此转向真理,要让某人相信真理,仅仅说出真理是不够的,人们还必须找到从错误到真理的道路。
    ———————————————————
    —————
    这些话我几乎可以无保留地转述。


  • 古雴

    2009-03-23 10:49:54

    还有:
    ————————
    真理和看法的区别是在探索活动中才能够认出来。就此而言呢,我都希望呢我们尽量地不要把真理呢当作一个名词来理解,而把它当作一个成就动词来理解,真理是我们现在的最高成就,但是却不是一旦发现了就永恒不变的东西。
    ————————
    不过这里陈老师似乎没有完全落实把“真理”当作动词。我的说法还会有所不同。没有什么今天的真理或现在最好的真理,而只有“当场发生”的真理,真理不是那个被显现的东西,而是那个“显现”本身。所以我说哲学是魔法,它所展现的不是变化出来的东西,而是变化本身。——当然,基本精神与陈老师还是一致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