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我在新岛。(一个真正的咖啡馆哲学俱乐部的启动宣言)

作为今年增加在网下活动的主要项目,就是重返咖啡馆。

大约三年之前的这段时间,我经常出没于柏拉图咖啡馆,时间主要是大二下的那一个学期,除了柏拉图,还有避风塘和阿竹蛋(当时柏拉图没有24小时,而后两处可以通宵),都是经常出没的地方。在这些地方看书和熬论文,效率是最高的。

但很快我就远离了它们,原因有几个方面。首先是因为后来在南门外租了房子,也就是“羊肉泡居”,增加了固定的熬夜场所;其次是柏拉图咖啡馆的蜕变:从最初定位的文化沙龙型,蜕变为隔壁避风塘的替代选择——自从它推出15元畅饮时我就感到不妙……由于一直没有再回去过,我也不知道柏拉图现在变得怎样了,反正我的手机上也再没有收到那里开办讲座或论坛的信息。

还有一个因素是我自己情绪上的变化,06年是糟糕的一年,最延绵的一场感冒;短暂的恋爱的终结(虽然这发生得很早,但对我的情绪影响却是异常缓释的);以及接踵而至的生离死别……虽然我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从来未曾动摇,然而毕竟我刚刚燃起的激情几乎被浇灭,可以说我的激情直到去年才真正触底反弹,到了今年,终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昂期。

由于这种情绪的高昂并非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应当不用担心它还会再度跌入谷底。情绪的亢奋虽然总是短暂的,不过一般的热度还是可以长久维持的,至少在我的本命年之内。

闲话少叙,说正题吧:

重返咖啡馆决不是简单地重复以前泡柏拉图和阿竹蛋的方式,除了一个人去那里读书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将向任何人开放,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话和交流,启动真正的哲学沙龙!

最基本的活动方式是:每周六,从上午10点前开始,至半夜12点后,这一段时间内,如无意外,我都会在新岛咖啡坐镇(在苏州街和海淀南路的路口处)。如果顺利,我会抢占二楼最深处(无烟区)最东侧靠窗的角落上的位置,随时等待任何访客,只要是冲着我来的,来者不拒,我都会请咖啡一杯或清茶一壶,也可以请酒或果汁,又或者简餐一份。你可以只身前来,也可以两三人结伴而来,可以聊哲学,也可以闲话家常。可以对话和沟通,更可以争执和挑衅,可以让我听你独白,或者你来听我的独白,还可以沉默地交流……如果你来时已经有人占了先,你也可以随时插入,或旁听,或更改话题的走向。讨论时除了大家都使用现代汉语的日常语言外,默认是不需要任何共通的基础的,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乡巴佬,或许我碰巧知道康德是一个德国哲学家之类的基本常识,或许我恰巧看过某本名著,但你大可以假定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新岛时,我只是一个惹人嫌鄙的“JOKER”,就像JOKER的祖师爷苏格拉底那样,除了我的无知,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一定要与我讨论某本书中的内容,那么你得先用现代汉语的日常语言向我展示这本书的趣味,说服(引诱)我去阅读它,然后等我翻过后,再来和你探讨。如果你不能吸引我去阅读某本书,或者不能够向我证明对某知识的掌握是必要的,那么就别要求我必须具备这些特定的“常识”,同样地,我也决不会要求你必须有哪些特别的积累才能与我对话。交流的话题可以由你发起,也可以随我当时的心情让我制定,也可以天马行空、扯到哪儿算哪儿。

这就是我的哲学沙龙最基本的设计。当然,除了守株待兔之外,我也会采取一些更积极的方式,比如主动地发出邀请,又比如组织特定的读书会、讨论组,等等。目前设计的一个读书活动是阅读《科学革命的结构》,试探过后,也可能增设其它书目。

我希望真的能够有人响应我的活动,抽空来坐一坐。至于是否有人能与我建立更固定和持久的交流关系,我并不敢奢望。如果始终也没有人来凑热闹,那么也无非是我重温一下三年前的状态,自己一个人在咖啡馆看书。如果它真能活起来,那么新时代的序幕就真的拉开了……

关于这一活动的设想,虽然十分粗糙和天真,不过确实是处处渗透着我的哲学理念,在没有人愿意认真地在我的博客上涂鸦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妥协的方式,但也是网上交流所取代不了的方式。尽管我非常不擅于面对面的交流,然而我还是愿意勉力一试。

首先,此活动的基本要旨就是:要对话!虽然似乎没有太集中的论述(有一些零散的地方提到相关问题,比如“重读《大问题》”、“哲学家的“显”与“隐””等),不过自从我大一刚踏进哲学系至今,我始终在各种语境下强调着这一点:哲学的活动并不是许多人想象的那样,是一个人与世隔绝、冥思苦想、闭门造车而进行的,至少这绝不是哲学的典型风格,每一个伟大的哲学时代都孕育于热烈的交流氛围。不能因为被民科民哲的浮躁吓怕了就否定了交流的意义。

其次,为什么在咖啡馆?一方面是出于对西方传统中咖啡馆文化的向往之情,咖啡馆总是学术的摇篮,无论是哲学家、诗人、文学家、艺术家还是科学家,几乎可以说哪里的咖啡馆越多,哪里出产的大师就越多。尽管我身处中国这个并没有咖啡馆文化的地方,又是处在这个快节奏的速溶咖啡的时代,离19世纪末的维也纳实在是太遥远了,但至少允许我yy一下那些伟大的时代吧……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学术的特质的关系。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言,“闲暇”是学术必不可少的一大根源,真正的哲学一定是某种悠闲的活动,即便实际的活动未必总是显得悠闲,然而它一定应该是在悠闲自在的氛围下进行的。就像是下棋那样,也许在棋局中两人显得异常焦灼和紧张,但整个棋戏应该是在一个轻松悠闲的氛围中开启的。而咖啡馆所营造的就是这样一种氛围,让你暂时远离忙碌和喧嚣,但也不是过于安静以至于与俗世相孤立。在市井的嘈杂与图书馆的幽静之间,咖啡馆所提供的氛围恰到好处。这也是哲学交流的风格,既不是沉默寂静,也不会过分聒噪。

最后,为什么在新岛咖啡?首先,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地方。环境虽然算不上优雅,更谈不上浪漫,作为谈恋爱而言也许不是最佳,然而颇为明敞大方,特别适合三五人扎堆开会。在靠窗的位置看书和休息也都挺舒适惬意。咖啡的品质也许一般(当然比柏拉图强多了),不过就性价比而言是相当不错了。

同时,这家咖啡馆的位置也相当理想,正好处于北大和我家路程的中间,到两边都是几分钟的车程或十几分钟的步程,走得慢点也不过二十来分钟,这是恰到好处的。本来嘛,到咖啡馆谈天说地就该是件悠闲的事情,决不要像赶任务似的紧张,如果说你忙碌得以至于舍不得这来回约半个小时的时间,那么来了也是没意思了。而且,这一段时间恰好可以调整情绪,你从北大慢慢地踱过来(当然我也欢迎其它学校的参与者),一边驱散身后的繁忙和压力,一边酝酿着新的情绪;回去时,一边走一边回味,或是反思,或者是什么都不想而让情绪自由地沉淀……多么美妙啊!即便同我的接触令你感到失望,光是这两段单纯而又丰富的路程,就可能让你不虚此行了。

另外,“新岛”这一名称也颇具象征意味。对于我的航海探险而言,每一座岛屿都是临时的,但我会认真地面对每一座停靠的岛屿,特别是,我要在岛上招揽同行的水手。每一个伙伴都是自由的,不仅才能各异,更是根本就怀揣着各自不同的梦想,只是热情与缘分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先说到这里。

2009年2月12日

补充摘记了《咖啡馆文化史》中的文字,可参阅:

http://yilinhut.com/2009/02/14/2379.html

2009年2月15日

随 轩 » 日志 » 周六,我在新岛。(一个真正的咖啡馆哲学俱乐部的启动宣言) » 评论回帖


  • newpen

    2009-09-20 12:49:04 匿名 218.89.185.4 [回复]

    朋友,也许是我不善于发现。一次在国内的网上读到这样触动自己心灵的博客。地震后自己一直在学习哲学,那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候。但周围几乎没有可以交流这方面的朋友。现在大学快毕业了,想自己搞个提供哲学书籍,安静的思考环境,自由交流思想的俱乐部。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也得到快乐,和大家交流思想也能提高。还能给喜欢思考的人一个思考和交流的环境。可是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构想。希望朋友你给点意见。急盼回函。这网不好登,可加qq452911554,发信息13438052240.急待

  • 古雴
    古雴

    2009-09-04 09:57:41 [回复]

    只要是愿意参与对话,就可以平等对话,浅白的对话也可以促发深刻的思想,不要责怪他人,关键是自己要驾驭自己的对话。


  • 静思

    2009-09-03 21:39:41 匿名 124.166.240.101 [回复]

    你的沙龙办的真好啊!我要是在北京一定每期都参加。我在学校创建了一个读书会。但能平等对话,深入探讨的人几乎没有。真正热爱思想的人很少的。

  • fog
    fog

    2009-03-03 20:53:35 [回复]

    威慑作用还是有的
    而且凭身份证进出需要登记,如果发生了重大事故并且A被纪录在册,那么寻找相关责任人的范围一下子就会缩小许多。。。
    当然也许有人是翻墙或者硬闯进来。。。
    另外,北大当然不是属于任何人的地方,这点还需要提醒么。。。


  • physis

    2009-03-03 20:32:48 匿名 218.95.115.75 [回复]

    小古同学说的好啊

  • 古雴
    古雴

    2009-03-03 12:53:57 [回复]

    既然谁都有身份证,那么为什么还要查证呢?事实上我几乎每次都是硬闯进来的,身份证都不用。
    无论能不能进来,这种拦路查证的行为总让人不爽,仿佛是要提醒我们:“北大不是属于你们的地方,此山是我开……”

  • fog
    fog

    2009-03-03 12:34:08 [回复]

    证件么,身份证就可以了。。。谁没有身份证?

  • 古雴
    古雴

    2009-03-02 12:48:58 [回复]

    校内的咖啡馆貌似讨论和自习的环境都不好,而且关键还在于现在出入北大还需要证件,这一制度不取消,我是不可能去校内坐镇的。

  • fog
    fog

    2009-03-01 22:21:29 [回复]

    校内paradiso最便宜的咖啡是3.5元,似乎也不贵

  • 古雴
    古雴

    2009-03-01 20:31:19 [回复]

    咖啡馆过于昂贵确实是个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掏钱请客的原因。我决不想摆阔炫富,而是希望有兴趣来咖啡馆找我的人不要因为经济原因而受阻。


  • physis

    2009-03-01 17:52:45 匿名 218.64.81.211 [回复]

    看了一系列你的关于咖啡馆的文章,也去亲身体验了一下(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这是第一次一个人去咖啡馆呆一下午)。虽说,对于少数真正“得道”的人来说,外部环境的差别根本不重要,然而,咖啡、音乐以及介于安静和喧闹之中的环境的对于我等平庸之辈情绪的安抚,读书效率的提高以及哲学思考却不无裨益。(附庸风雅也好,讥为小资也罢。)
    所以,在咖啡馆中诞生了这么多文化和思想并不奇怪。据我所知,国外咖啡馆的消费非常大众化,而国内的则过于昂贵,普通百姓没有闲也没有钱能够经常进去喝上一口。如果什么时候能出现5-6元一杯的咖啡(比较一下国内工资水平其实仍然昂贵),咖啡馆或许能真为社会的文化做些贡献。


  • Chern

    2009-02-16 19:59:14 匿名 219.234.81.66 [回复]

    撺掇你的时候,我的确是以为自己会一直用下去的。。。

  • 古雴
    古雴

    2009-02-16 17:57:52 [回复]

    好吧……反正我原本也不上校内,就不说你什么了……只是作为撺掇我上校内的人居然不上了,实在令人遗憾。。


  • Chern

    2009-02-16 16:33:01 匿名 219.234.81.66 [回复]

    校内对我没用。也许有人会浏览我的页面,但是我和他们非亲非故,又无多少交情,也不求他们做事,上去做甚。。。
    现在BBS的ID我也自杀完了,而博客的所谓公开,也就只是在你和ceiling那留言通知了一下而已。

  • 古雴
    古雴

    2009-02-16 09:14:40 [回复]

    我已经转校内了,校内确实是个有人气的地方,不过你居然不去了……


  • Chern

    2009-02-16 06:53:30 匿名 219.234.81.66 [回复]

    你转到系版去吧,那里可能看到的人比较多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新岛对话录之引言 | 随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