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四解

同样是号称走“学术”之路的人,走法常常各异其趣,虽说每一个人的道路归根结底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大致粗略来看,对“学术”一词大约有如下四种理解方式。当然,具体的某个人可能介于几种道路之间,不过大致的方向大约就是这四个吧。

第一种“学术”我称作“学院之权术”,虽然说起来有些见不得人,不过这确是多数所谓“学者”的走法。他们所谋求的不在于自身的长进,而在于头衔、职称和权威等标签,与政治和经济领域中的权术者所不同的仅是在于他们的舞台是学院。

第二种“学术”我称作“科学之技术”。这里我指的并不限于指理工科技之学的意思,所谓“科学”取其字面意思,即“分科之学”,而技术则指工程师般钻研精通的样子。除了自然科学以外,现今学术体制中的几乎所有学科都称得上“分科之学”,隔行如隔山不论,就算是同一专业同一教研室的同行,搞的东西也有可能风马牛不相及。每人就管好自己的那片地,踏踏实实,精耕细作,不畏寂寞,倒是可敬的事。

第三种“学术”我称作“学问之艺术”。以上两种人都是对社会有用的人材,而后两种则是吃闲饭的。所谓“学问”,始终在学习,始终要追问,做学术不求名利,只是出于自己的内在需求或激情的宣泄。并不一定多么刻苦,也未必多么执着,率性洒脱,这是艺术家的风格。这一种人也有可能钻研于某一狭小领域,也可能更加不羁一格。这条路与第二种最大的区别在于,此路所崇尚的不在于扎实而精通,而在于灵感和激情。

说到这里,看起来似乎我所追寻的就是这第三条路了。确实,这条路与我最为接近,但还是差了点意思。在北大,我已见过形形色色的学院之权术家、科学之技术家和学问之艺术家。但似乎尚未发现比较明显的第四种角色。然而在哲学史中我领略到不少可能性。这一种“学术”我称作“哲学之魔术”。当然,魔术也是某种艺术,正如艺术也是某种技术,说到底这四术还是通的。但鉴于在各类艺术中魔术的独特性,我有理由将它单列出来。

关于魔术与其它艺术的区别,说来话长,这里只提一点:魔术之为魔术,其真正的意义不在于其创作出来的留传后世的产品,魔术师的工作可能就是从平平无奇的东西中变出了另一些平平无奇的东西,它的原料和产品都是粗鄙的。然而,当这一魔术在你面前“当场发生”的时候,它的神奇让人无以言表。

在哲学史中,我看到了许多魔术大师流传下来的魔法笔记,通过这些,我仍可以深深地领略到他们魔术的精彩绝伦。然而毕竟时过境迁,在当年的魔术大师们手边信手拈来的道具,在我们的环境下已然变得陌生,在当年人们看来惊异无比的变幻也许在现在看来已经变得平常。毕竟,真正的魔术只有在“当场”——当场表演、当场发生、当场见证——才绽放出其全部的魔力。

小魔术师只是变着一些小把戏给人们带去“惊奇”;而最伟大的魔术师能够创造整个整个的新世界。

2009年1月18日

最新评论

  • 嗯,无名~

    2009-01-19 20:32:42 匿名 124.206.38.24

    魔术或可称艺术之炉火纯青者?
    最末的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创造”,一个是“新” ^_^
    但你老宅着,怎么行?莫非是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现天道?

  • 古雴

    2009-01-19 21:29:09

    不,魔术是某一种特别的艺术,有稚嫩的魔术也有炉火纯青的魔术。从“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意义上看,高妙的艺术确实也与魔术相似。但艺术的成就在于那个“金”,那个“神奇”;但魔术的成就则在于那个“点”,那个“化”。魔术也可以是“点金成石”,“化神奇为腐朽”,魔术的奇妙是在其“当场发生”中绽放出来的。我要强调的是这个差别。
    至于我宅不宅的,关系不大。即使躺在床上时,我的世界也是无限丰富的。

  • 嗯,无名~

    2009-01-19 22:47:10 匿名 124.206.38.24 

    嘿嘿,你和叔本华 有得一拼了~ 哈哈~~

  • 古雴

    2009-01-19 22:54:18 

    何意?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