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征mm进展的说明

一句话来说:没有进展。

关于征mm进展的说明

一句话来说:没有进展。

应征者极少,但确实是有若干(至少三个),基本上来说似乎都是研二——看来研二是个微妙的时期……

之前的应征者基本上来说都被吓走了。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已说过,我只是摆出很平常的冷淡态度,决不会为了吓人而伪装什么,而是相反,所谓吓人的方法无非是展露我真实的特征罢了。

鉴于之前的经验看,应征者基本上不靠谱。为什么?首要的问题就是对“何谓应征”根本就缺乏应有的理解。看来她们根本没有稍许认真地读过我的“诠释”。

我忍不住要再补充一些诠释,这次争取写得直白和简明些:

首先,我说应征作我mm的人不需要“读懂”我的诠释,甚至可以不读。但这不是说我的诠释对于征mm启事而言是不需要的。我说过,分析地包含在启示中的有某些条件,其中很关键的一点是:你必须理解“应征”和“mm”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根本不明确你究竟在干什么,仅仅是说一句“我来应征”,我是不会理睬的。

我既然把“无条件之条件”放在随轩向全世界公告,我就将能承诺:只要你确实符合这无条件之条件,也就是说,你确实是个“mm”,并且确实“应征”了。那么我就一定不会拒绝。而且我已言明“征一mm”,也就是说,只要确实征到一个,我就一定会明确地让启事失效。

我从不想同时接触多个对象,这或许能增加可能性,但与我的性格不符。

而之所以已然有了几个应征者,而我却从未暂停这里的启事,道理很简单:我无法确认她们确确实实“应征”了。

当一个“应征者”与我联系的时候,我不需要询问她的任何信息,愿意告诉我多少就是多少。我只会问一个问题:你对我的启事是如何理解的?或者——“何谓应征?”

迄今为止我并没有收到任何明确的回答。至多是:先聊聊吧……至少交个朋友吧……之类。那好,我可以和你聊聊,就像任何一个通过博客认识我的网友一样,聊什么都可以,我有问必答决不说谎。但我并没有确认你的确“应征”了。

我不会对“何谓应征”事先做出特别的限定。你可以在日常语言的基础上对这个概念进行自己的诠释;如果你要求我来诠释,那当然也可以,不过前提是你得看得明白我的诠释才好。如果你无法解读我的诠释,那么请给出你的理解,只要我确认了你的理解,我就会中止启事(如果你要求的话),并且全心全力地来投入与你的交往。

那么如何才能让我确人你确确实实应征了呢?两种方式:

第一是用非言语的方式让我心领神会。比如与我聊天和见面时表现出的语气、神态、行动等等,用实践的方式向我展示你对应征的理解。如果我领会了,就确认了你确实是应征来的mm。当然,这一非理性的方式无法言明,也就是说,我无法预计说究竟在何时我才能够确认,或许见第一面就够了,或许永远也确认不了。

第二是使用语言来解释你的理解。只要你的解释基于现代汉语的日常语言(你不能拿一个谁也听不懂的语言来和我对话),并且能够自圆其说,那么我就不得不确认。当然,这种方式不一定非要演变为激烈的哲学辩论,其实靠谱的人只需要说几句话,特别是提几个问题,我就能确信她确实是靠谱的。比如在启事后有位“耘籽”朋友提了一些问题,看这些就足够确信此人靠谱了,如果这样的人是个mm而且来应征的话,基本上我就不用多问了。另一方面,例如在后来那个自我介绍文章后留言的“少女”朋友——恕我直言——一看就不靠谱,竟然说我的征mm启事和她曾经做过的事很“类似”!那么我当然要问问究竟是怎么个类似法,结果发现除了在名义上都算是发怔友启事之外,从头到尾就找不到类似之处——对于我的启事,她除了解读出它是个征友启事之外,似乎没有理解到任何特别的信息。

当然,你说你啥都没读进去就来应征,我仍旧是欢迎的,至少出于我“无条件”的许诺,我决不会拒绝你。但既然你没有从启事中读到某些重要的信息,那么我就要通过其他的言语和态度来让你了解——我想这对双方都是负责任的,可不能让你出于完全与事实相反的印象来接近我,最后醒悟自己搞错了时再来后悔。虽然我在任何时候都会放任你的离去而决不追问理由或表现出任何怨恨之情,但出于对你自己的青春负责的考虑,该了解的事情还是尽早了解为好。

我的诠释写得又长又难读,而且包涵了许多将由我的哲学进一步展开的伏笔,我当然不指望应征者能够理解其中的大部分意思。不过我想最起码的几个要点还是理应有所了解的吧?

第一点,最显而易见的,你几乎不用开始读正文就能够了解到的——那就是我这个启事绝不是一个寻常的征友启事!你可曾看到那个发征友帖的人附上万把字的哲学诠释来的?发征友帖的人多的是,见过我这样发的吗?你随便发了个征友帖就说做的事和我类似,那么我们都有两个眼睛一个嘴巴可不是更类似?尽管“相似”和“相异”都是相对而言的,并无绝对的标准,但毕竟把我看得如此简单是令人不悦的。

第二点,与前一点有关的——我在诠释中提的一个非常核心的思想就是“自由”或多元主义或“无条件”。其中最最重要的一个宗旨就是:我不希望找一个与我类似的人,准确地说,我看重的并不是对方与我的类似之处——暂且不论一些最基本的类似之处,比如两个眼睛一张嘴之类,而是你与我不同且能相互包容和欣赏差异。当然,我只是许诺我能够包容和欣赏你的差异,但并没有要求你非得来欣赏我的所有个性。然而,如果你对征友的理解是希望找到一个与你相似的人,那么,我恐怕就注定要让你失望——我虽然能够包容差异,但却经常难以容忍相似——你如果宣称在某方面与我相似,我就往往要反抗、要追究——凭什么这么说?即便是我自己明确承认的一些东西,比如爱智慧、爱科学等等,但如果你宣称你也“爱智慧”,我决不会简单地高高兴兴地接受,因为对这个词的理解恐怕与我是大大的不同!所以,我更要问个明白,你究竟怎么个爱智慧法,究竟和我在何种意义上才算是相似?

当然,千万不要以为将来我对待mm时也总是像个好辩的哲学家。真那样的话不要说mm受不了,我自己也难受。我要征的是mm,而不是要征学术同好,我是拎得清的。关键在于你只要明白:我是不会轻易认同“相似”的,只要你不坚持宣称某事,我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你辩论的。只有当你自己提出了某一说法,而且又认为此事对于我们的关系很重要,我才会务必要把此事追究清楚。当然,如果你看着我平时沉默寡言、老实巴交的样子觉得不爽,想要偶尔看看我滔滔不绝、盛气凌人的神态,那倒是大可放心地与我辩论——即便争论触及到最深层的东西(无论你认为最深层的是什么),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你或许不能让我改变我的论点,不过随时都可以让我闭嘴,然后一切恢复如常。

不知不觉写了不少,本来是打算只写简短的几段话的,哎,就此打住吧。

2008年12月17日2:13

aleph

2008-12-18 22:31:21 匿名 65.49.2.93

我上来是要说一下,如果要找我,可以到twitter.com/ZFC
这个网站似乎你那三个字母还没有被注册,如果你要注册,那么赶紧。。。
另外,你要主动一些,这是在中国而不是欧美,在现代而不是古代的董永或卓文君的时代,所以男生要主动。。。
另外,你需要完全信任对方是的的确确来应征的,因为,既然你并不完全相信对方的诚意,那么她们在举止上有所保留也是很正常的,互不信任,那么自然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另外,推荐一部电影,《狐狸与孩子》。。。
最后,也许我误解了你在这篇文章要表达的东西,那么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不是你。。。

aleph

2008-12-18 22:33:26 匿名 65.49.2.93 

忘记说了,我上你的博客都需要通过轮子组织开发的自由门。。。我容易么。。。
P大的破网。。。。

古雴

2008-12-18 23:19:15

我可没有说我希望对方在举止上没有保留……那多可怕啊……
我愿意信任任何人,但你说说什么叫信任呢?我应该相信她将会按照我心目中所设想的东西来行动吗?我不会把我自己的幻想强加到别人头上。我信任她,首先是信任她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并不受我的幻想左右,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和追求,而这些绝不是我作为毫不了解的陌生人能够轻易揣测并且妄下结论的。
所以我信任她的意思是,我相信她对我说的话都是真诚的,我相信她对我表露的情绪都是真实的,而不是欺骗和做作。所以,我要问她:你所谓的应征是什么意思。我将接受她的回答——语言的和非语言的——都是真诚的,这就是我的信任。所以,如果她自己语焉不详,让我什么也看不出来,你叫我去信任什么呢?
我也并不要求对方要如何信任我,我只希望她能够信任她自己,能够确信她自己在做什么。因为我只能对我的作为负责,无法对她的作为负责。她如果根本不能确信自己要做什么,不能确信自己在想什么,那我只好退避三舍——我不是她的家长或导师,我不能替她做决定。而当我消极被动时——既不主动地接受她,也不主动地回绝她——将逼迫对方自己进行决断,而只有面对一个能够自主地决断的人,我才会放心大胆地采取主动的姿态。只要我能够感觉到某个应征者是一个足以自己为自己作决定并相信自己的人,那么我肯定会主动的。不管是哪个时代,男生主动都是常识。
当然,要求一个mm具有相当程度的自由精神,似乎是比较奢望的一件事。当然,既然我是“无条件”的,自然也不包括对自由的要求。你要是甘当奴隶顺从权威和教条,当然也好。不过这种女孩会看得上我这个哲学家吗?

aleph

2008-12-19 23:15:19 匿名 125.46.31.138

你知道我说的保留是意谓“矜持”或者“不主动提起话题”的了。。。
一个女生,和你素不相识,愿意来应征,和你出来一起谈谈人生,这已经很有诚意了——不要说你出来陪她也很有诚意,也许有,但是作为男生这还不够——这种诚意已经足够表明她理解你所说的征友是什么意思。
而应征,按通常的理解,是需要有一段时间的接触,两人的关系才能确定下来——我不否认有一见钟情的可能,不过一见钟情是很危险的,它类似于走出门对你所见到的第一个异性说我们结婚吧。所以开始的几次见面,不要期望会有多少进展。因为恋爱是比较重大的事情,两个人之间是否相处得来,不是一下子就能够确定的,女生们需要长时期的交往才能确认,需要时间。这是一种慎重,也比较负责任。

aleph

2008-12-19 23:31:51 匿名 125.46.31.139 

类似于“你所谓的应征是什么意思”的问题就算了吧,这样做不是征友,倒更像是公司招人了,感觉可以,就继续交往下去,感觉不好就算了,继续征人。
很显然每段接触的开头都会是以含糊的方式出现的,就像你所说的“先聊聊”,因为应征的女生们同样也对于你一无所知,也会和你一样对于对方采取怀疑的态度。而且会有担心,就像ceiling最新的日志中所表达的塔中的女子对于外面生活的那种担心。
第一次接触,需要让对方感觉你是个可靠的人,如果聊聊之后感觉还好,然后,时间,再加上一些技巧,还有一些恰当的资金投入,事就这样成了;不过这似乎并不会是你愿意做的事情。
也许你的行为就像《美丽心灵》中的纳什那样,希望对方能够直接呼应你的心灵,但是纳什的第一次搭讪结果以被扇一巴掌收场;也许我知道你在期待什么样的女生,但是那种女孩如果碰巧在地球,碰巧看到你的博客,碰巧来应征,那么我一定会马上去教堂信上帝。

  • 古雴

    2008-12-20 00:31:32

    所以你没有注意到我所说的一目了然的事情——那就是我发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征友帖。
    我早就就已经说明,我也会对应征者说明:我的应征一开始就缺乏诚意。就这一点我是始终要坦率地承认的。我反复说:如果我真想尽快找到mm,我就不该如此应征。
    我已经说明,而且我也会负责任地向可能的应征者说明:我对此事并不着急。
    你一方面建议我要主动,一方面又告诉我女生们需要长期的相处才能确认。在我看来这是矛盾的。我恰恰是考虑到女生们理应需要较长的接触才能确认,所以才不愿意采取主动的姿态。我并不会拒绝先进入一种暧昧的关系,也并不拒绝“先聊聊”的答复。我只是说如果你对应征的诠释是“先聊聊”,那么我会完全接受你的诠释,与你先聊聊,而不会急于终止启事——因为如果我终止启事,那就是某种挑明的行为,恐怕会破坏暧昧的关系。
    希望你不要把我的态度理解为一种对对方的怀疑态度,我究竟能怀疑什么呢?因为对于应征的女生而言,她们往往的的确确仅仅是非常试探性的,而我如果把她们的应征想象为某种非常坚定的选择,那么恐怕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幻想。所以如果说我把对方的应征行为理解为不确定的试探,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怀疑”。
    正如你所说,女生们需要时间、需要慎重,所以我不采取主动的姿态,就是要保证给她们足够的时间进行慎重的考虑,而不是急于尽快确定关系从而让对方为难。应征者可以向我提出任何问题或任何要求,我都会给予诚实的回复。

  • aleph

    2008-12-20 08:58:00 匿名 65.49.2.152

    。。。
    要得到忠实的回复,随便找台电脑,它的输出一定比你忠实。。。
    既然都知道她们是“不确定的试探”了,你还不主动地做一些让对方确定的事情?
    难道你等着她去请私家侦探调查你的所有一切然后做一份关于EPR是否是理想伴侣的报告?然后她看完报告后跟你说我们开始恋爱吧?
    “你不主动”这个事件在向对方表明:
    或者你对她不感兴趣,暗示着她该后退;或者你征的是保姆。。。

  • 古雴

    2008-12-20 10:05:20

    你还是理解得不着边际啊,虽然是很自然的理解。
    第一,我要得到回复,而不是“忠实的回复”。只要回复,我就认定它是忠实的。
    第二,如何主动地做一些让对方确定的事情?你可以认为我“主动地”采取消极姿态,就是一种帮助对方进行确定的事情。
    第三,她不需要请私家侦探,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问我。事实上也就是这样的。
    第四,这一点你说得对,我不主动是表明我对对方不感兴趣,确实如此。既然我对对方“没有要求”,那么我不需要询问什么,只要对方愿意,就可以成为我的mm。当然,对于那些一眼看去就不靠普的应征者来说,我更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既然我对她不感兴趣,我就决不会假装对她有兴趣。我的所有言行都是真诚的。

  • 古雴

    2008-12-20 10:17:58 

    如果某个人来应征,我对她首先和首要的感兴趣的一点是:你为什么来应征?或者说,你为何对我有点兴趣?
    如果她的回答不靠谱,我会负责任地予以澄清。比如说如果她说因为觉得我与她相似所以感兴趣,那么我就要提醒她:你恐怕搞错了。第一,在某些表面的相似之下,我很可能与你有极其巨大的差异;第二,我自信我可以很好地容纳差异,但我比较难以忍受别人声称与我相同。这些都是我必须如实回答的。总之,如果她原先对我有某些想法,而我的回答否决了她们的想法,那么对方就需要重新考虑了,我则会给她重新考虑的时间。如果她经过重新的考虑仍然坚持应征,那么我们就开始进一步的接触,但如果她经考虑后放弃了,当然是来去自便,我不会去做任何挽留。
    就现在而言,我没有遇到靠谱的回答,也没有人愿意和我继续进一步的接触。情况就是这样。

  • aleph

    2008-12-20 10:36:10 匿名 125.46.31.175 

    到校内网去发布一下吧~~那里人多
    重要的不是你我对征友的理解,而是女生们的理解。。。
    同样,重要的也不是你觉得该做什么,怎么做,而是女生们觉得你该做什么,怎么做。

  • 古雴

    2008-12-20 11:30:32

    另外,我觉得你始终没有注意到或接受我早就多次说过的一个问题:
    我以如此这般的方式帖启事,并不是对以如此方式征到mm保有多大指望。事实上如果我希望尽早找到mm,我大可以采取更恰当的方法,而不是如此。
    我确实盼望着早日找到mm,但这一盼望对于我的这一系列文章而言,至多是提供了一部分的“动力因”,而不是目的因。我写这些文章的目的并不是早日找到mm,事实上我知道我在这里写得越多,有mm找上门的机会就越少。
    写这一系列文章的目的是我的哲学。

  • 古雴

    2008-12-20 11:39:55 

    如果你总是以“我想要通过征友启事尽早找到mm”为前提,那么你当然可以说:我应该更主动,应该怎样怎样。但问题是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我首先关心的是我的启事在哲学上的自洽性,而不是这个启事在效果上的问题。我早已明知:我这样做对于早日找到mm而言非但没有促进,反而更可能是适得其反。没办法。

  • 小月

    2009-02-10 12:02:47 匿名 116.242.238.96 

    “写这一系列文章的目的是我的哲学。”看来,你已经把生活过成了哲学,或者把哲学过成了生活了.
    跟哲学家谈恋爱真的很难啊!这也是我以前不希望我的另一半也走哲学路的原因,在你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啊...
    "我不希望找一个与我类似的人,准确地说,我看重的并不是对方与我的类似之处,而是你与我不同且能相互包容和欣赏差异。我虽然能够包容差异,但却经常难以容忍相似——你如果宣称在某方面与我相似,我就往往要反抗、要追究——凭什么这么说?"我想我跟你在其他方面有很多不同,但在这一点上极为相似...看来我是没戏的了,呵呵...

  • 小月

    2009-02-10 12:05:43 匿名 116.242.238.96

    时间有限,没找到你的征mm文,下次找到,就看一下你的精彩诠释啦..

  • 古雴

    2009-02-10 12:37:01 

    http://yilinhut.com/2008/11/01/2081.html“谈情——说爱”文件夹的前一篇就是。现在的标题变成“[暂停中][已解除置顶][置顶3] 征mm~”
    你看得很对,我把哲学看作生活方式,哲学是一种艺术,它的最终作品就是我自己。
    征mm的开启和暂停都有许多重考虑。我就不多说了,留下悬念吧。

  •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