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征mm”之后续的附释和自我介绍

坦白说,我的征mm启事发得实在缺乏诚意,本来想好在谈完“概念问题”之后就谈谈自己的个性和特点的,结果扯了一通概念后发泄完毕,就不想写别的了,结果整个启事连同诠释在内关于我个人情况的介绍几乎就只有第1条这么点儿——当然,这一句话包含了最为核心的部分。
当然,即便对我的各种情况毫不了解,只是看了启事就来应征的人,我也是欢迎的,只不过在随后的接触中我早晚也一定会把我的各种特点展示给她看。而对mm来说,如果能够事先看过我的介绍,心中有数再来应征,总比接触之后再被我吓走来得更好。所以我现在还是多少先说明一些吧。

作为“征mm”之后续的附释和自我介绍

坦白说,我的征mm启事发得实在缺乏诚意,本来想好在谈完“概念问题”之后就谈谈自己的个性和特点的,结果扯了一通概念后发泄完毕,就不想写别的了,结果整个启事连同诠释在内关于我个人情况的介绍几乎就只有第1条这么点儿——当然,这一句话包含了最为核心的部分。

当然,即便对我的各种情况毫不了解,只是看了启事就来应征的人,我也是欢迎的,只不过在随后的接触中我早晚也一定会把我的各种特点展示给她看。而对mm来说,如果能够事先看过我的介绍,心中有数再来应征,总比接触之后再被我吓走来得更好。所以我现在还是多少先说明一些吧。

在介绍自己之前顺便先就我关于mm或应征者的想法说上几句。

之前我已经说过,我并不事先给定关于“作为mm与我的关系应当是怎样的”的标准,当然,至于“作为‘应征者’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就更没有什么确定的概念,显然,仅仅是你说“我应征”,我说“可以啊”不代表任何更具体的关系的建立,问题是,然后呢?

总之,无论是直接作为“mm”也好,还是说“征与应征”也好。这些关系将是有待于我们共同去建构的,你可以更主动地来塑造新的关系,更可以直接向我提出建议和讨论。但是如果你只是应了一下而已,那可不能指望接下来我一定会做什么,事实上我不知道你具体想做什么,更不知道我该做什么。如果说你仅仅是应了一声,那么对我而言的意义就只是在我的视野内增添了一种可能性,让我特别地注意到你,我被动地向你敞开怀抱。但就目前而言,我一般情况下并不会采取多么主动的姿态。

只有一种情况下我才会从现在的“愿者上钩”的垂钓者转变为主动出手的捕捞者,那就是“冲动”。所谓“冲动”也就是说非理性,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发自内部的无理由的冲动:“嘿,我,就现在,别多想了。”二是由外部的刺激而引起的冲动,简言之就是我被某个女孩深深吸引,或者说挑起了极大兴趣。当然,怎么样才算深深吸引是没有什么确定的标准的,基本来说作为正常男性而言每个女孩都可以挑起我的兴趣,至于怎样的女孩才更吸引我,以至于怎样的女孩才会让我主动追求,都不好说。事实上,每一种性格及其对立面都是吸引人的,内向/外向、热情/冷淡、知性/感性、文雅/狂野、稚嫩/成熟、平凡/出众……在我看来并没有哪一类性格比另一类性格更加可爱,只有当各种充满张力的性格特质综合在一个完整的人身上而在具体的场合通过具体的方式展现出来时,才谈得上我的感受是好还是坏。这也是我可以说“不限条件”的考虑之一。

如果说毕竟也有某些个性是我特别偏爱的,那么大概就是“诚实”这一点。其实这一点也隐含在启事本身之内。因为既然所谓“mm”的意义(一般而言)在于“谈恋爱”,而恋爱(一般而言)是通过“谈”的,而且“应征”(一般而言)也总是通过言语来表达的,那么你当然要保证某种基本限度的诚实,如果说你说的话都可以随口说说,可以随时收回,可以自相矛盾,那么我当然没有办法认真对待你的话语,也不会努力去理解你的意愿(不诚实的意愿如何去理解呢?)。当然,我所谓的“诚实”只是一个模糊的品性,绝不是要求“时时心口一致”、“想什么就说什么”之类的意义。而且这一品性仍然不是绝对必要的,如果你说恋爱不用“谈”的,直接就是“真抓实干”好了,那么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尽管这种可能性成为事实实在不太容易想象,不过毕竟这些可能性都没有被我先行关闭。

除了性格方面,其它的一些条件当然也会引起我的注意。例如相貌、思想、背景等等。关于相貌问题在那篇启事后的评论中我已经提到过我就不再重复了。必须承认,在诸多因素之中,相貌是最有可能触发我冲动的一个条件,因为由相貌所唤出的好感是最当下直接的。但越多地渗入理性,相貌的因素就越是变得次要。至于一个女孩以其思想而引发我的冲动则相对较难,但一旦引起我的兴趣,便更可能引起我更加持久和深入的注意。(至于相貌,虽可引起我情绪上的冲动,但不容易引起持久的兴趣,因为长得赏心悦目的人多的是,更何况作为OTAKO,靠二次元的美女养眼就很满意了……)

这些问题不多说了,言归正传还是谈我自己吧。

就我的各种相关情况而言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一是没有或几乎没有变化的可能性的;二是可能变化但是在主观上不太愿意或者客观上不太容易发生变化的;三是可以顺着mm的偏好而改变的;四是有可能逆着mm的偏好而改变的。

先说第一类,这一类最典型的就是比如出生年月、家庭背景、成长经历之类,过去的事情当然没有办法改变。身高和相貌虽然原则上可变,不过事实上也就那样了,身高179左右,皮肤很黑,这些我无能为力。体重方面倒是有可能加以控制,但基本上也就是偏胖了吧。

第二类中的几个要点在启事的第一句话中提到了:“北大科哲。定居北京。爱智、爱书和动画片”。具体说来,首先是我现在一定要在北大哲学系的科技哲学专业中混下去,完了以后要在北京定居(当然更之后再回上海也是很有可能的,但首先肯定是在北京混几年)。然后以哲学(爱智)作为人生的事业。无论是做教授、研究员还是民哲,哲学对我而言并不是说一个职业的选择,而是整个人生的选择。这当然不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但基本上是没得商量的。至于书(主要指学术书籍,我几乎不看小说)和动画片(当然是指Anime)则是我现阶段的癖好,短时间内似乎都戒不掉,不过长远来说还是可能改变的,所以或许也可以归入第三、四类,只是因为我目前来说除了书和动画外也没啥别的嗜好可言了,这两样东西实在比较重要。

另外,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许多个性的特征也不是很容易改变的。要我自己来说,我的主要个性特征大致是:懒、冷淡、不擅言辞、崇尚自由、死不认错、热爱生命(世界、人类)。

首先是根深蒂固的“懒”,不刻苦也不勤劳。我并不以懒散为耻,更不必通过忙碌而寻找人生意义。无论是个人生活中还是国家民族人类的那些琐碎之事(比如关乎政治经济民生之类的事务)都不会吸引我投身其中,当然我可能以某些事务作为游戏而专注地投入,但游戏本身就是一种以悠闲为前提的活动,顶多是看似忙碌罢了。

其次说“冷淡”也是与“懒”相关的,那就意味着我在与人交往中也缺乏活跃,我对自己的生活中的各种琐事都漠不关心,特别是,我会欣赏一些琐碎的事物,但绝不会让它们烦扰到我,当然也不能指望我特别关心他人的琐事了。所以结果表现就是我不懂得如何关心别人(毕竟除了琐事,还有啥可关心的呢),更不会哄人、献殷勤等等。当然,我愿意说自己是“外冷内热”的人,朋友的喜悦或悲伤也会让我感同身受,朋友的要求和求助我也必会全力以赴,但无论如何,说我冷淡我也无法反驳。

然后说“不擅言辞”似乎也与前两种有关,但这也更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性了。我只是在网络上,特别是在博客上,说起话来才可以挥洒自如、自信满满、滔滔不绝……然而一旦面对面和我交谈,那你将发现我实在是支支吾吾、张口结舌的样子。当然,如果受到合适的刺激,我也可以用嘴作一番长篇讲演或辩论,但这也都是公共性的谈话,而更即时和更私人的谈话我总是极其笨拙的。因此,指望我对mm能够侃侃而谈、妙语连珠、甜言蜜语啥的,恐怕难免是要失望的。尽管我主观上还是愿意尽量努力一下,但敬请不要期待……

接下来“自由”这个概念对我而言是无比重要的。当然,这个“自由”不仅仅是“自由散漫”的自由,而是作为“责任”的自由。若是在高中时代,要谈自己的特点的话我会强调“责任感”而不是“自由”,但现在我只强调“自由”了。现在我所强调的“责任”也正是作为自由的责任,那就是自己为自己负责,而绝不是为了他者负责。在我看来,只有自由才是真正的负责任。相关话题在博客上也谈过多次了,这里只是简略提一下:自由与奴隶是相对的,奴隶不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他只负责完成主人的命令,而他的行为将归责于他的主人。比如说主人命令奴隶去杀人,如果奴隶没有自由,他不得不杀人,那么杀人这行为就只是主人的责任。但自由人是没有主人的,他也不服从于任何一套权威之下,也就是说,他不必服从于任何一条来自他者的命令,自由人只做自己所意愿的事情,因此他就无权让其他人或其他事物来替他承担责任,他只能自己承担自己的言行。如果具体说到与mm的关系的问题,我必须说:我并不对mm负有责任,我不会强迫别人做违背她意愿的事情,而如果她出于她自己的意愿而选择了某些事情,那么我不会为她的选择负责。同时,我对mm的所有投入(物质上、时间上和情感上的)也一定都是出于自愿的,mm也不需要为此负责,如果她随时离我而去,我也不会为我的付出感到后悔,当然mm更不需要有任何愧疚。当然,如果是自己背叛了自己,扯了无法自圆其说的谎言,那当然是应当愧疚的,但这是你自己的事,“问心有愧”指的是自己面对自己的内心时感到惭愧,而不是说面对着别人而惭愧。总而言之,我可以保证的,可以许诺的,是我将终身对我自己的选择负责。但我是向着自己而不是他人作担保,在他人面前我只能说:我绝不会“认错”,对于我所说的和我所做的事情,我永远不会以“我错了”而加以否定。相关问题在以前的文章,例如“自己选择,死不认错”及其评论中提到过,在这里也不多说了。

“死不认错”的性格自然也导致了我对于我自己的言论的执著。当然这里的问题又有些不同,涉及到我对思想和历史的理解(以前也写过相关文章谈过),但这里也不管太多了。总而言之,无论是同学师长也好,是mm也好,想要我撤回某个说法或言论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诸如笔误、口误、错听、错认等引起的错误我当然很容易承认,但如果要让我否定一个我并非脱口而出的主张,那是极其困难的。同时,我也决不会轻易说接受你的某个观点,因为我一旦承认了你的说法,以后我也是就要持久为之辩护,所以这是不能随便地妥协的。因此,如果说你要我做某件事,你大可以说:“因为我喜欢你这样做”、“因为我讨厌你那样做”等等,那么如果说我在乎你的心情,而且此事又无关大局,我就极有可能遵从你的意愿。然而一旦你要说:“你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样做是对的/好的/有益的/合理的……”之类,也就是说,你要把做这件事的理由诉诸于某种公共的理由之上,而不是仅仅出于你私人的好恶,那么我就不可能轻易同意你的意见,我就要问:为什么?何谓正确?对什么有益?如何合理?……当然,除非说服我,我是不会妥协的。尽管我可能最终在行为上妥协:“别争了,我照做就是了”,但在事理上我是决不会口是心非的。我在这方面的强硬特点无疑是我的mm不得不忍受的。

最后说“热爱全部”。这一点其实是在启事的诠释部分中要表达的重点,在闭关期间的文字中也多有表述,当然也是一直高悬于随轩顶端的星空哲学的要义。在这里我也不多重复了。总而言之千万不要指望找到什么能够与我共同去憎恨的事情,这是断然找不到的。

以上的习性算是难以改变的。而另一些习惯则不难改变。典型的比如饮食起居之类的习惯。饮食方面基本上市面上只要是饭馆中有人吃的口味都能接受,天上地下各种食材也全无禁忌,当然如果mm有特定的偏好或禁忌,想必我能够比较容易地适应。起居方面目前而言是晚睡晚起且无规律,不过若要调整也不在话下。由于懒惰而不拘小节也是可能适度改观的。另外,尽管目前的消遣兴趣较为单调,但其它的各种兴趣都是可以培养的,除了违背我的那些根深蒂固的性格或习性的活动以外,基本上我也没什么抵触的东西。

另外一些情况可能是我目前而言的属性,但我并不担保它们是固定的。换言之,如果说某个mm仅仅是出于那些外在的东西而接近我,这将是极其冒险的,因为我随时可以舍弃它们。比如说我父母给我的财产,我的工作和“身份”(这当然都是将来的事)等等。因此在之前的启事中我也完全不提我的不动产,尽管对我而言这确是个好东西,不过也只能是锦上添花的意义。

待续

2008年11月20日

最新评论

  • aleph

    2008-11-22 12:53:38 匿名 125.46.31.172

    你对爱情的看法似乎一直如此;而我对爱情的看法已经慢慢地发生变化了——不过我无意写文章来一一表示,只是感慨一下自己(原来那个号称不变的mist也在变化。。。)
    anyway,等着你的tg bg~~

  • 古雴

    2008-11-22 13:44:39 

    我还是有很大变化的,我只是坚守过去,坚持不断为自己辩解,从而保持我的连贯性和统一性。也就是说,我现在的观念与以前的观念是连绵统一的,现在的我是以前的我的进一步展开、充实和实现,而不是其否定和背叛。
    anyway,谢谢你的支持,真tg的话我会第一个bg你的,不过近期内不要期待。。。

  • aleph

    2008-11-22 18:12:25 匿名 124.205.78.199

    nkm有事想找你,不过又怕你正在tging,怕打扰了你的安排

  • aleph

    2008-11-22 18:16:49 匿名 125.46.31.172 

    ps
    xihuang tg了么?我听到传言了

  • 阿尔卑斯山的少女

    2008-12-04 17:00:33 匿名 202.108.128.88 

    我来应征!互相了解一下吧。我是GIRL,但是不mm,82年生,首先年龄不是问题吧,呵呵。

  • 古雴

    2008-12-04 19:46:27

    一惊~
    关于我的各种情况你可以在博客中搜索,也可以直接提问,有问必答。欢迎你以你喜欢的方式向我提供有关你的信息,比如QQ、Email、博客或直接在这里留言,也可以暂不提供等见面再说。
    年龄当然是问题,尽管不是决定性的问题。但由于内部外部诸方面的关系,综合而言其实年龄在各种问题中间还属于一个不小的问题,所以我用“mm”一词也有那么一点给自己的解释增加回旋余地的意思,这是我要预先坦白地说明的。
    当然我不会因为年龄而拒绝你,只要你还可以被称作“mm”。如果你实在不再愿意以“mm”之名而应征,而要我关闭“征mm”的启事也是可能的。至于某些外部的问题都是可以克服的。
    比起别的,我更希望了解的是你之所以应征的动机和考虑。

  • 阿尔卑斯山的少女

    2008-12-04 20:41:35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在百度搜索科学和宗教的文章,结果看到了你的博客,更偶然看到了那篇征友启事,其实咱们在这点上还真像,我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是在北大物理系论坛上发的帖子,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可惜当时没人当回事儿。首先自我介绍一下,真名先不暴露,我是科学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科学哲学也学了一点儿,不过恐怕不能与你谈论过于专业的问题。其实我不太善言谈或写东西,没有博客,QQ:51321780,email:sbj8@tom.com.你还真特别,虽然别人这样说我,可是今天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哈哈,做个朋友吧!

  • Liz

    2008-12-30 20:55:49 

    您的征mm启实在太高估mm的耐力了

    古雴: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 Liz

    2008-12-30 21:52:30 [回复]

    祝你好运

  • 小月

    2009-02-12 19:40:32 匿名 116.242.238.152

    自我介绍
    身高:165
    身材:不胖不瘦(可能得益于良好的饮食作息习惯)
    相貌自我评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走在路上被问路的几率奇高(不是回头率...)
    性格自我评价:
    1.反骨,比如如果身边的人勤快,我就会变得很懒,但如果别人很懒,我就会很勤快...
    2.对不感兴趣的事基本不做(后面有把枪押着也会做啦),做感兴趣的事时自信心会空前强大.
    3.一般不会主动跟陌生人说话,但跟熟人一起会变成话痨一个,从几个月的婴儿到八九十的老人,都可以随便聊几小时.(曾经跟八十多的外公细讲月球背面的外星人基地,他完全相信了!~)
    4.崇尚自由、死不认错、热爱生命(借你的词,但可能与诠释无关)
    饮食:只要不是奇辣或奇咸,都能接受,味觉相当的迟钝(我爸常说我比猪好喂..)
    爱好:1.看书:哲理性的书(包括专业书),天文,地理,生物,前沿物理,科幻,网络烂小说(看完就吐也会看,自虐式消遣),基本不看世界名著...
    2.体育也算的话,就是羽毛球,乒乓水平很低,但偶尔会小宇宙爆发打败高手..
    以上算是常识性介绍.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此活动已结束】[暂停中][已解除置顶][置顶3] 征mm~【此活动已结束】 | 随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