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预告~

锁博没啥意思,并没有如预期地有助于改变我的生活状态,不如说是反而让我的生活更加没有规律,而且有导致活力减退的危险。顺便说一下,最近心情很复杂,各种情绪夹杂,不过总的来说有点亢奋,强烈的写作欲望,用笔写已经不足以宣泄了~ 

再加上,嘿,吴老师竟然也玩起博客了,哇哈哈~~哇哈哈哈哈~~ 

因此准备提早复出了,不过大约在一个月之后才会恢复正常的更新,最近先搞定毕业论文,然后将花一段时间整理我最近的手记,并着手写几篇长文,所以预计到六月初才能出手,现在只是预告一下罢,大家不必等到奥运会了~ 

顺便说一下,前几天把背景音乐改成这个:《苍穹的法芙娜》OP。虽然是04年的但是很不错的动画,去年的《英雄时代》基本原班人马做的,音乐和画面都不错,而且有某种哲学思考在里头。《英雄时代》有点太玄,fafner倒是较合我口味。人说这个动画是悲剧来的,我倒觉得只算是有些严肃吧。 

这首OP吸引我的除了ANGELA的独特嗓音,更关键是它的歌词。 

 
歌词大意:
就算是痴心妄想也无所谓
也要追寻广阔梦想的踪迹
挥别苍白平淡的人生 (再见了 湛蓝的岁月)
若随波逐流
总会慢慢变得老成
渐渐失去往日的纯真
只有成熟的果实会被选中
而用刀先切开的人
才能事先品尝到它的甘甜
我们的目标 香格里拉
按捺不住的欲望
充满无尽的幻想
对自由不懈追求
现在可以大声说出来了吧
这里 就是梦想中的乐园
再见 苍白平淡的人生
曾以为就算把重要的东西
踩在脚下当作踏板
也要摘下最高处的果实
但直到失去后才意识到它的珍贵
年幼的我们总是如此轻易地错过
安定平和 无所追求的生活
反而令人心绪不宁
宁愿满身伤痕 也要振翅高飞
看似单纯的璀璨星空
早已了解我们的一切
即使梦想与现实相隔遥远
心中依然坚信那是属于自己的珍宝
青涩的少年
绝不在乎旅途的艰辛
现在可以大声说出来吧
这里 就是梦中的乐园
再见 苍白平淡的人生

http://comicer.hzcnc.com/music/yjj/fafner001.mp3

评论回帖
  
smw

2008-05-21 23:50:53 匿名 125.46.31.138 [回复]

吴老师开博的影响好强大……

  
灵魂朝圣

2008-05-21 13:02:23 匿名 124.133.120.158 [回复]

随轩主人你复出啦?呵呵,好事好事啊。。。 
好久没来坐坐了,因为一直在忙着拍片子,而且最近读书甚少,思考的也少了唯恐自己难以静心看你的文字,不过,应该很快就能摆脱这种状态了。 
看了你对我那篇留言的回复了,又有了不小的启发,嘻嘻。谢谢哈! 
期待新作^-^

  
古雴

2008-05-10 16:27:52 [回复]

“从直觉上我会认为你很可爱,你有一张娃娃脸,会开心的笑,会意的笑~~~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在获得一种知识满足或争论之后的微笑!”——谢谢你的直觉对我的评价,我终于听到这样让我会心的评价了。坦白说我迄今为止听到的褒赞算是不少,但一些赞扬让我惭愧,另一些则让我觉得是出于误解,今天是第一次听到一个让我真正得意的评价,既无一丝惭愧,也无分毫抵触,这句话我照单全收了! 
无论是通过什么中介,最终人们总是以直觉把握世界。哲学也好,诗歌也好,艺术也好,都是通过不同的途径去唤出人的直觉的洞察力,我只是选择了哲学这一条道路,哲学的使命是编织概念之网,但这张网的目的并不是让人深陷于概念的丛林而迷失方向,恰恰相反,它是要帮助人们摆脱概念的迷障,因为人毕竟存在于语言中,难免受到概念的羁绊。而哲学编织的网络要使得概念处处连通,像陈嘉映老师所说,哲学是“通体透明”的(好像是这么说的),哲学的编织即是要让整个概念体系处处通达直观。

  
不厌空静

2008-05-10 14:15:51 http://deleted [回复]

最近两年都没有看过哲学书,06年的时候看的最后一本著作就是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确实是喋喋不休的感觉,不过他散漫的风格更适合来描述语言的功能。无论他是把简单复杂化了还是复杂简单话了,从我来看,语言是人类最玄妙的东西。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更是对语言做出了自己的解释。我可能偏向海德格尔“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和伽达默尔“诗对真理的贡献”。 
游戏说对我来说无所谓成立不成立,我是依靠直觉来把握世界,而诗的语言形式最适合依靠直觉(这个直觉是经验之后的直觉)来把握的~形式大于内容,直觉来源于经验大于经验,这是我基本观点。(见笑了) 
诚然,语言首要功能是解蔽,其实它往往也遮蔽了更多东西。哪怕是情侣之间也经常会没有共同语言。 
语言是否能准确的表达思想,是否语言有自己独立内在的逻辑体系,一旦言语脱离了作者成为语言的时候,是不是就不再控制于作者?是有天才的作者还是天才的读者呢?还是语言本身力量就是无穷的呢? 
这一切,应该中止判断了。我只依靠自己的直觉去把握一切。比如看你的文字,从经验上觉得你很严肃,你很有成就。但从直觉上我会认为你很可爱,你有一张娃娃脸,会开心的笑,会意的笑~~~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在获得一种知识满足或争论之后的微笑! 
最后送你戴震一句话: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蔽人!相信你会有成就的,也希望你早日建立你的形而上学和信仰,中国人需要形而上学,戴震的立意不是训诂学,而是重建信仰,可惜他没有完成。后来的学者,谭嗣同也好,熊十力也好都没有完成。我希望在当今有人可以完成这样的使命。这个使命不能依靠30岁以上的人,必定是出现在80年后这代人的身上!

  
古雴

2008-05-10 13:25:22 [回复]

“喋喋不休”——这让我想起先刚老师对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评价:像个喋喋不休的老太婆。 
其实许多时候我真的大有“喋喋不休”的欲望,和别人论起一件事来就收不住,特别是只要对方还在说话,我也就继续说,非要逼到对方退出讨论方休。 
除了习惯以外,我是有一种理由的。 
面对在任何一个问题,我总会有一件接更多想说的事,与别人讨论只是一个刺激,实际上只是我想要借此自言自语。 
其实我们看哲学家的经典文本,往往可以体会到他们的思想核心往往就是非常简单的一个点,也就是所谓的“一以贯之”,整个哲学就是一条主线索串起来的。所以在大哲学家那里,他们能像变魔术似的,把各种各样的问题串在一起,仿佛就是同一个问题翻来覆去地说,你看康德哲学无非是翻来覆去地使用批判方法,海德格尔翻来覆去就是真理=自由=去蔽。所以有人说“一个哲学家一辈子只思考一个问题”,这是有道理的。而一般人缺乏哲学家的贯通能力,因此在他们的讨论中这个问题与那个问题之间分界就很明显,就一个问题而专门讨论一个问题也很难发散开去。 
我相信我的风格与哲学家更为接近:任何一个具体的问题,我都可以永无休止地谈下去,为什么?因为任何一个问题,只要它有意义,就一定能从中牵扯出所有的的问题。所以我常说哲学是“一张网”,只要这张网编织得足够紧密牢固,抓住任何一个线头都一定可以把整个哲学拽出来。 
关于“骂人”的风格和态度的讨论直接关系到哲学言说的态度,也关系到对待“他者”的态度,也涉及到古希腊精神,也涉及到基本的人生态度之游戏与严肃,这些都能直接触及哲学的核心问题。另外,这些也是我最近想得较多的事,我复出的第一件任务大概就将是对“哲学之态度”的梳理澄清。

  
不厌空静

2008-05-10 12:44:11 http://deleted [回复]

感觉到了苏雪林骂鲁迅的味道,当然不是指内容上的,而是指形式上和态度上的。不过那依旧是我的个人感受,你大可不必同意我的观点啊~~嘿嘿~~~ 
苏雪林骂鲁迅是在尊重鲁迅的基础之上的,其实他骂的不是鲁迅本人,因为她是在鲁迅去世之后才开始她长达半个世界的谩骂。她骂的不是鲁迅,而是另外一种政治态度和政治理念!其实你针对的东西表面上是具体的,实际上也是在批评另一种的思想理念。所以我看到了苏雪林的影子,仅此而已! 
这个讨论就此结束,我想看到你新的东西,或严肃或可爱,而不是纠缠某种东西,喋喋不休~

  
古雴

2008-05-09 14:43:28 [回复]

之前看到“大有苏雪林骂鲁迅的味道”,不知究竟,因为我从对苏雪林其人一无所知。不过今天顺手查了一下,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你要把我和这种骂法联系起来,更想不通诸如“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之劣迹,吾人诚不能不呼之为玷辱士林之衣冠败类,二十四史儒林传所无之奸恶小人,方当宣其罪根,千诸天下 后世,俾人人加以唾骂。”之类的语言如何地“温婉”法!? 让我怀疑我对温婉这个词的理解…… 
我所批评的对象只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泛泛而论,比如“现代人”如何如何、“XX主义者”如何如何等等,不会具体到某个人头上(虽然会援引一些代表性的观点);另一种情况是针对具体的某一个人进行批评,如果是后一种情况,这个人一定是我所敬重的对手,而绝对不会是我仇恨的人。像苏雪林那样满怀恨意地骂人我是不会做的。大家可以看我所有的文章,我可曾对任何一个具体的对手进行过人格上的贬低? 
所以我“骂”的方式是典型的男性主义、英雄主义的,只有我所敬重的人才配做我的对手,否则我不会通过对弱者的讽刺挖苦而自贬身价。当然,对初次碰面的向我挑衅对手我首先都会持最低限度的敬重的态度。 
任何想与我深入交流的朋友都务必理解我的态度,那就是我决不会因仇恨而骂人,也不会因骂人而仇恨。互相对立和平等争斗只会凸现双方的独立和自由,以及尊严。

  
古雴

2008-05-09 00:33:17 [回复]

孩子般的好胜心理——这话我爱听。 
古希腊式的、男性的、孩子般的好胜心理。 
至于“哲学语言”,非我所愿。 
事实上,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位以现代汉语作为写作语言的伟大的哲学家的诞生。因此我不知道现代汉语的“哲学语言”究竟是什么样的。 
参考看(http://hps.phil.pku.edu.cn/bbs/read.php?tid=523&fpage=1&toread=1) 
等着瞧吧,哲学语言就会是这样的~

  
不厌空静

2008-05-08 23:14:19 http://deleted [回复]

楼主杀气很重! 
不过仍然是孩子般的好胜心理。 
所以我说你可爱至极! 
顺便说下,你的语言很好,不过现在看来更适合评论性语言,大有苏雪林骂鲁迅的味道,温婉而严厉。要转化成哲学语言,还需一番磨砺呢!

  
古雴

2008-05-07 21:42:16 [回复]

严肃的争论是很有意思的。这就好像下棋,要求对弈双方要充分地严肃认真、全神投入、落子无悔、步步紧逼只想着至对方于死地。若非如此严肃,而是随随便便,可以任意悔棋,可以不守规矩,可以三心两意,可以不以将死对手为目的,那么对弈过程倒是轻松活泼了,不过下棋就不好玩了。 
严肃恰是为着游戏,越严肃的游戏往往是越耐玩的,也是越能够激起人们持久的兴致的。

  
古雴

2008-05-07 20:56:26 [回复]

其实我这人很简单:如果你对我表达赞美或者表达不屑,我往往一笑了之,不过一旦你向我提出任何形式的“挑衅”,我都会认真应付。 
因为我的思想是争强好斗的。 
以我一贯的风格而言, 这一点回应远远谈不上“严肃的长篇大论”,我要是真认其真来可要霸道和尖刻得多了~~

  
古雴

2008-05-07 20:50:18 [回复]

像我这个不善搞笑的人若能当上帝的笑料倒也不错~ 
阁下说“我关注你的blog很久,只是一直未说过话”,那么这次的突破性的第一次发言我又岂敢不认真对待啊?

  
UNI

2008-05-07 20:09:57 匿名 124.117.16.236 [回复]

一惊

  
不厌空静

2008-05-07 20:00:17 http://deleted [回复]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楼主肯定经常让上帝发笑呢~~~ 
我只是一句玩笑的无济于事,引来你严肃的长篇大论。看来你是可爱至极了~

  
古雴

2008-05-04 21:31:32 [回复]

哲学本来就是“多余的”和无用的。任何想要投身哲学的人都最好有此觉悟,不要太自以为是,我们不过是吃饱了撑的。 
但思想毕竟是文明的标志,如果没有人思考就不会有“精彩”的讨论,也没有充实的文化。 
思考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思考的目的只是为了指导实践,那么相当一部分思考,特别是哲学思考就一定是“多余的”,因为它非但经常给不出令人信服的指导,有时反而会打破人们原有的信条而让人更加无可是从。 
楼上“无济于事”的批评对我无效。因为我的思考本来就不是为了“有济于事”而进行的。我只是为了理解和追问而思考,哲学所追求的说到底只是能够说服自己想清问题,而不是为了说服别人去干什么。如果你想对我的思考的成败做出评价,你可以指责说这些思考对于解答我所追问的问题是无用的,但你不可以指责说这些思考对于你是否选择做什么事是无用的,因为我本来就绝对不是为了你而思考,而只是为了自己而思考。 
不可否认,有些人的“思考”是为了别人而作的,比如“智囊”、宣传写手之类。但哲学家绝对不能为了别人而思考,哲学思考一定是追求独立,不以外在的目的来约束自己,不管这种目的是出于私欲还是出于高尚的奉献,对于哲学都是有害的。哲学思考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思考”本身。

  
不厌空静

2008-05-04 20:29:06 http://deleted [回复]

讨论是精彩的,但思考是多余的!让愿意看西医的人去看西医,愿意看中医的人去看中医,全凭个人经验和喜好。无论你们在这里争吵的死去活来,也无济于事! 
另外,我关注你的blog很久,只是一直未说过话,看见你复出,我很高兴,期待你的作品!

  
楚河

2008-05-04 00:32:41 [回复]

哦,明白了。谢谢,先讨论到这里。 
希望能看到你对中医的看法的文章

  
古雴

2008-05-04 00:30:08 [回复]

“是不是在医院里,中医和西医应该长期并存”——我已说了“至于在社会医疗体系中如何安置中医的问题就比较复杂,不是我们这种书斋里的学者能理清楚的”。 
发展中医也未必要让中医和西医在建制上并存,比如说完全也可以把中医从综合性大医院中清除出去(或能减少中医西医化的危险),并鼓励中医以药店坐堂大夫、赤脚医生、私人诊所等多种方式活跃,或许也是更好的选择。总之,技术性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立场“表态”的事情。

  
古雴

2008-05-04 00:25:04 [回复]

“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拒绝回答这种提问。哲学讨论并非政治表态。 
如果我现在回答你说:“同意。”又怎样呢?你对我的思想增加了多少了解吗?或许这个回答给你增加的成见和误会将胜于它对你理解我所提供的帮助。只有当我能澄清我究竟在何种意义上,处于何种理由而表示同意,我的回答才是有意义的。

  
楚河

2008-05-04 00:24:56 [回复]

::而如果说评判是非的标准在科学之外,那么人们就无权依靠西方科学来审定中医的是非。 
按你的看法,是不是在医院里,中医和西医应该长期并存?

  
古雴

2008-05-04 00:20:38 [回复]

存在某种另类的科学总是“可能的”,但未必成为现实,我所说的另类科学指的是一种自成一体的科学体系,它有自己的标准和规则,也有自己的传统和建制,这些都并不容易产生并成长,中医是一个难得的案例。 
我们判断正确和谬误的标准究竟在哪里?如果说这个标准是由科学本身提供的,那么一种自成体系的另类科学就拥有独立的标准,西方主流科学的标准将无权裁决本来就不属于它的另一种存在。而如果说评判是非的标准在科学之外,那么人们就无权依靠西方科学来审定中医的是非。

  
楚河

2008-05-04 00:16:34 [回复]

呵呵,我实际上是想问,“中医是否捧着金饭碗”? 
同意,还是不同意?

  
古雴

2008-05-04 00:13:01 [回复]

蒋老师的观点我向来是比较赞同的,不过我不敢简单地说“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因为这篇文章并不只包含一个观点。在哲学立场上我当然与蒋老师还是会有较多不同,所以同样一个具体的观点我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去阐述。 
至于我说的哲学是哪种哲学,不好意思,那当然是指我自己的哲学啦?一个人只能去阅读、研究和批判别人的哲学,却不可能把别人的哲学占为己用,因为哲学无论如何都是指自由独立的思想。

  
楚河

2008-05-04 00:08:55 [回复]

既然中医可以作为“另类科学”,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有“中国物理”、“中国化学”这样的另类科学? 
“另类科学”对人类认识世界有帮助吗?

  
古雴

2008-05-04 00:05:55 [回复]

如何对待中医药真是说来话长。简单说我会支持让中医作为一种“另类科学”自主发展,不过这是就学术角度而言的。至于在社会医疗体系中如何安置中医的问题就比较复杂,不是我们这种书斋里的学者能理清楚的,这牵涉到许多客观条件和权力关系,即便是在西方科学内部要分配不同学科领域以及基础学科和边缘学科之间的经费建制的平衡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能说的只是学术的自由,既然中医就是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科学的体系,那么要如何研究发展这一体系应该是自由的,不应该用另一个体系的标准去审判它。这也是西方科学传统应该引以为豪的“自由”精神所要求的。

  
楚河

2008-05-04 00:04:46 [回复]

::我会用我整个哲学来反对科学主义。 
你所说的哲学是哪种哲学呢?

  
楚河

2008-05-04 00:03:56 [回复]

蒋劲松:中医何必抱着金碗讨饭吃 
http://news.sina.com.cn/pl/2008-03-23/084015205934.shtml 
这篇文章的观点你同意吗?

  
楚河

2008-05-04 00:01:22 [回复]

我就是觉得你比较理性,才想听听你的看法。 
而中医药这些跟哲学应该没什么关系,是客观的吧?

  
古雴

2008-05-03 23:58:01 [回复]

我现在不想对这类文章发表评论,方同学、何老师他们的文章自然有许多自相矛盾之处,不过由于这些文章本来就流于表面,再针对它去反驳仍然是难免肤浅。我反对科学主义并不是要靠情绪激奋和讽刺谩骂之类的小伎俩,也不是靠上纲上线地划清界线。我会用我整个哲学来反对科学主义。或许正因为这种考虑,我在至今的杂文中很少旗帜鲜明地攻击“科学主义”,只是互相贴标签逗着玩并没有多大意义。

  
楚河

2008-05-03 23:56:20 [回复]

我是想看看你对那篇文章的看法 
你认为应该如何对待中医药?

  
古雴

2008-05-03 23:49:46 [回复]

小方同学当然是最典型的科学主义者啦,呵呵~

  
楚河

2008-05-03 23:23:54 匿名 218.19.175.248 [回复]

古雴同学,前段时间我发现了这个博客。你的博客办得很好,我在这里学了不少东西 
你自称是一个反科学主义者。我想请你看看下面这篇文章,你有什么看法,它算不算科学主义? 
科学地看待中医药 
http://www.fxkz.net/viewthread.php?tid=581&extra=page%3D1

  •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