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学期的事

毕业论文倒是小事,反正写论文早已融入日常生活了;关键是,由于种种原因,这学期必须要选10分自然科学类课程,另外还必须要对英语发动决定性的战役,这意味着,这学期我的生活方式必将不再“日常”,非得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生活才行。

理科课程本来想选生物课,一方面对将来的专业或许有些好处,另一方面或许比较好混一些。但看着生科的课表上每一门专业课都带着一门实验课,便打了退堂鼓。尽管做实验也是科学哲学研究必要的“体验生活”,不过我高中时多少已经体验过了,实在再不想做什么实验。另外,生物课或许会有更多的背记内容,英语就够我背的了,不想多添麻烦。想来想去,还是选我的老本行更加安心一些。

本来,选一门数学分析或高等代数就是5学分,比较方便,怎奈何由于我去年去选数学分析时选课单上忘记写名字,导致没选上课,10学分的要求全部留到这最后一个学期来了。再去选数学分析就只有“二”了,也就是说这学期只能从半截开始上,不太舒服,所以也没有选。

最后我决定选的是(当然在前两周内还可能修改):数学模型(3分)、概率论(3分)和普通物理(4分),加起来就正好是10分。

“数学模型”正是领会数学在一切科学中的地位的捷径,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除了“纯数学”,所有的现代自然科学都是“数学模型”。而且就数学模型这门课来看,与数学竞赛比较亲近,对我而言比较亲切些。不过问题是数学模型涉及领域很多,需要运用的数学技术很多。传说这门课以前只需要做一个project就好,那样的话只需要掌握一部分技术做一个课题就能过关,偏偏从今年开始(由于抄袭严重等原因)加上了50%的考试,实在令人郁闷。

至于“概率论”则是理解科学哲学的某些重要问题(比如贝叶斯主义)的必要基础。学了也不会白学,或许对我搞数学模型也有帮助。本来这两门课就是在数院给同一级同学开设的(似乎是大二),我便也一并选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尽管我高中时接触过一点微积分和线代,但早已生疏。况且我所接触的微积分和线代相比数分和高代实在差得很远。因此肯定还需要重新自学,才有可能跟上进度。

至于普通物理(也是为数院开设的),是我希望找一门相对而言稍微省力一点的课,事实上大学的普物教材在高中时就接触过,觉得难度不高。不过问题是物理整整搁置了四五年,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大概又是要从头学起了。普通物理的第一学期要学力学和电磁学,两厚本书。

这10分自然科学课实在恐怖。但有没有更轻松的方法可以混过去呢?总是有的,似乎传说中甚至高数(C)也可以算分,另一种办法或许是同时在不同的院系修普通物理(数院有,环院有,生科、化院也有),课号当然都不一样,攒成10分很容易。又或者以前曾听师兄提起,说某些生物课找老师商量或可以交一篇论文就给及格。不过总觉得良心不安,这不是我的风格。想来想去,还是知难而进,重新找出我高中时选专业时的热情——我第一喜欢数学,第二喜欢物理,和数学物理越沾边的院系我越喜欢!这学期,我就假设自己真的如愿进了数院吧。

至于通选课方面,还差一门心理学类和一门文艺类,心理类的选择余地很窄(因为哲学系选哲学类课程算不进哲学和心理学类通选课的学分),基本上只有两门课可选,心理学概论和社会心理学,而且这两门课的时间也一样。扔97个意愿点选上了极具人气的心理学概论。上过第一堂课,果然有点庸俗,老师的思想比较“默认配置”,噱头比较做作,不过课堂效果还算不错,我忍了(还有啥办法呢)。何怀宏老师的文学与伦理时间冲了,便不去旁听了。

至于文艺类,大概会选朱青生老师的“艺术史”,周五11-12节的课,还没听过,但愿不要太麻烦。不过不管怎么样,比起那10分来说,通选课应该都不算什么了。

旁听方面,虎哥的直觉主义逻辑或许不会坚持听下去。本来还在先刚老师的德国古典哲学导论和(传说中的)陈来老师的先秦哲学之间抉择,结果发现它们的时间正是要读普通物理,便罢。尽管我可以去改上环境学院的普通物理,不过那样的话一方面选课麻烦,另一方面考虑到毕竟要折腾数学,精力还是不要分散了。

本来是理应要去听听吴老师传说中的三年一轮的哲学原著课,这学期读《蒂迈欧》、《理想国》、《物理学》、《形而上学》这四部难读的书。不过一方面它与我已经选上的“数学模型”时间冲了(本来吴老师上午的课,后来却改成下午了);另一方面这种原著课与导论课完全不同,乃是非得投入大量精力去啃书才可能有收获的,否则老师讲的再好也是浪费时间。而关键在于我这学期有时间吗?当然,时间或许总是有的,因为我总会有许多课外荒废活动,挤总是挤得出来的,但关键是精神压力问题,而我一贯以来只有在自由自在的氛围下才看得进书。因此,大概还是不听了吧……

刘老师酝酿已久的,50十年来中国都没开过的,“博物学导论”终于开出来了。而且时间也正好(数学模型之后,普通物理之前),不消耗精力,反而或能陶冶身心,因此将会坚持旁听。刘老师的第一节课也非常精彩,让人觉得这门课限制只有10个人上实在是可惜了。

苏老师的科学哲学本来打算只听一下第一节课看看讲课方法。反正今天由于必须要去听被我昨天错过了的概率论,所以总也不能去听吴老师的课了,所以上完概率论就去苏老师那晃晃。现在吴老师的课换时间了又被我放弃了,也就没有冲突的问题。因此苏老师的课或许还会偶尔去几次,除了随便听听之外,主要目的是设法搞出一篇毕业论文来。既然本科阶段的“导师”是苏老师,而且研究生时又不能再跟苏老师,再加上苏老师如此厚道可爱,毕业论文也不该另找别人了。

至于别的课,想听的本来还有不少,想想还是罢了,专心学数学和英语吧。

英语,当然,也早已到了火烧眉毛的关头,如果不能在正式进入研究生阶段之前取得决定性的改观,那我就没有脸去拜见各位老师了。总而言之,这学期必将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生活,作为本科到研究生的过渡时期而言,实在是剧烈了点。不过总要有所改变,来一场剧烈的震荡或许能够更快转换到位?不管怎样,反正已然逼上梁山了……

2008年2月21日

最新评论

  • 随缘

    2008-02-21 23:17:45 匿名 124.17.18.213 

    OMG,数学,物理,10个自然科学的学分,“可怜”又可敬的小师弟!在我看来,你这个学期的任务已经几近“折磨”自己啦!还有通选课,还有英语…Are you kiding?You do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呵呵,这个学期我也很惨,难兄难弟啊!相互鼓励下!

  • mist

    2008-02-24 00:50:38 匿名 124.17.16.240

    名额由10个变20了

  • 2008-02-29 13:17:13 匿名 125.34.48.239 

    更正一下:
    经过前两周的挣扎与权衡,退掉了概率论和数学模型,改成力学与动物生物学。经打听心理学的通选课也可以不修(环境伦理概论可以算),所以心理学概论也退了。这学期就是四门课:普通物理I、力学、动物生物学。
    其中动物生物学与本来准备旁听的启蒙哲学冲了,而且还逢单周就要与科科论坛冲突,实在无奈。关键是这学期生科几乎没什么合适的必修课,植物学之类都没有开设,有一门遗传学似乎难度较高,只有动物生物学是生科大一的必修课,迫不得已。
    尽管还是很烦,但这样一来这学期的事似乎就不怎么可怕了~

  • 2008-03-06 13:58:06 匿名 124.227.251.124

    Kidding.

  • 楚荆

    2008-03-20 15:48:26 

    路过啦!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