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说服”极端的非理性主义者?

这种“极端的非理性主义者”是否根本就不存在,只是我自己给自己竖了块靶子?未必。尽管没有哪位伟大的哲学家如此荒唐,但这种苗头在一般论者那里并不少见。许多人确实是把非理性主义当作了“避难所”,以回避他们思想上的懒惰。每一种彻底的极端的立场都是不可战胜的堡垒,但是外头的人固然冲不进去,里面的人也杀不出来。

对于一个彻底的非理性主义者,怎么说服他?彻底的非理性主义者是没办法“说服”的,因为“说服”就是“讲道理”、“以理服人”,但人家是彻底的非理性,怎么讲理都讲不通啊。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拖出去,打!”打到你服贴为止!

用什么说服你取决于你信什么。非理性者就只好用非理性的手段来劝服了。有人说非理性的手段是不是指诗歌、艺术啊?不是。诗歌是一种源始的理性,艺术是源始的技术,它们仍旧是“人这种动物”所特有的,对于一些程度较轻的非理性主义者或许有用,但对于那些彻底否定人类的独特性的人来说还是不管用的。真正的动物的手段,就是暴力:咬死你。

好在极端的非理性主义者并不多,而且无法团结,咱便可能聚众围攻之,不怕打不过他们——你服不服?不服再打!

或许非理性主义者要反对了:怎么能用暴力解决问题呢?但是,只要他坚守在最彻底的非理性主义的阵地,只要他始终不肯承认人类智慧的高贵性,那么他就永远没办法提出反对——凭什么反对暴力?除了靠暴力来反抗暴力外,挨打的人还有什么力量来反对暴力?——理性。我们应该说: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大家有话好好说,要讲道理……此话一出,便不再可能坚守在彻底的非理性主义的堡垒中,而不得不承认:我们需要理性,需要讲道理,人与人之间是可以通过沟通和争论而达成共识的,人不该只用动物的方式解决问题……

因此,彻底的非理性主义是无法说服的,但他们对于严肃的学问并不能构成威胁。

当然,一般在严肃的意义上讲的“非理性主义”或“非理性思潮”尚不至于如此极端,他们并不是要彻底否决理性,而是要主张某些东西比理性更为重要,只是要反对“理性”的绝对化。但是这一称呼只有在泛泛地表示那些并非正统的理性主义者群体时才有意义,而就稍微具体些的问题而论时,还是更适于用更为明确的称呼,如信仰主义、唯意志主义、生存主义、直觉主义、相对主义等等。而非理性主义这一有些莫名其妙的称呼应当慎用。

2008年1月20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西]费尔南多·萨瓦特尔:《伦理学的邀请》——★ | 随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