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啥叫辉格史(“辉格史”与“当代史”辉格的数学史与辉格的哲学史等)

http://hps.phil.pku.edu.cn/bbs/read.php?tid=297  

古雴

啥叫“辉格史”?

就数这个版面更新最慢,我来问个“外行问题”吧~

在之前的帖子中(见:http://hps.phil.pku.edu.cn/bbs/read.php?tid=284)鱼之乐兄说讨论“变质了”,从专业问题转向外行问题,这么一说,我也不好在那个帖子里头继续追究了。不过其中涉及到的这个非常基本的外行问题,我看到是值得好好追问一下!

鱼兄说道:“历史必定是辉格史。不要说你知道原本的历史,某位哲学家的原本思想,除非你是上帝。”

天哪!这是什么意思?我都开始怀疑我之前关于“辉格史”这个概念的了解了。

啥叫辉格史?

历史学中倒是流传着一句话:“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是克罗齐说的,当然颇有道理。这句话说的是(我作为外行揣摩揣摩哦)历史学总是要通过当代的思想方式,通过当代的语境和问题来切入,不可能有超越一切时代的客观历史,抑或说只有上帝才知道“原本的历史”,人类的历史总是以当代的立场出发的。

但“辉格史”是啥?这个概念我感觉已是个学术常识了,应该歧义不大,我随便引百度百科上的词条:

“辉格史”是英国历史学家赫伯特•巴特菲尔德创造的一个编史学概念。辉格党是英国历史上的一个党派,约1679年出现,1860年以后改称自由党,该党信奉新教、支持国会抗拒国王的王权、提倡君主立宪制度、主张宗教信仰自由。19世纪,辉格党的历史学家站在该党的立场上,把英国政治史描写成朝着该党所主张的目标不断进步的历史,形成了有特色的辉格史(Whig History)。巴特菲尔德在1931年出版的《历史的辉格解释》一书中,把辉格史由一种特定的英国史编史学派,扩展成一般意义上的编史学概念。这种概念扩展很快赢得了历史学界的认可,并成为编史学中一个颇具修辞力量的词组。所谓的辉格史,即是从当下的眼光和立场出发,把历史描写成朝着今日目标的进步史,把历史上的人物分成推进进步的和阻碍进步的两类,通过主要选择进步的人物和事件来编成的历史,便当然会达成对今日目标和立场的认可和赞同。
http://baike.baidu.com/view/1301580.html

“历史必定是当代史”与“历史必定是辉格史”一样吗?说历史学家总是站在当代的立场上看历史,与说把历史描绘成向着当代不断进步的线性发展史,这是说的一回事吗?显然不是!辉格史最基本的要求是持有一种进步史观,而持有循环的或者退步的史观就不能叫辉格史。而持着“历史的视角”,以及努力将历史事件置于到当时的历史境遇中去理解,就更不是辉格史了。尽管说彻底放弃当代的视角是绝不可能的,但是拒绝把当代看作是历史的目标,这当然是可能的。

我的理解错了吗?

[楼 主] | Posted: 2008-01-13 06:10

jack

………… 我一直以为辉格史强调的是 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的历史 其它线性因素 倒没考虑过

[1 楼] | Posted: 2008-01-13 21:26

古雴

可见这个概念确实有必要提出来搞搞清楚了~ 我以为辉格史是与“进步”的观念紧密相连的。巴特菲尔德当然不是把克罗齐的话重复了一遍,他们说的是不同的话题。

上次听到吴老师提起,人说数学史必定是辉格史,我觉得确有道理。数学史做成反辉格史,实在很难。其他自然科学史做成辉格史,也是合理的,只是不该就此把历史发展看得过于单纯,也不该武断地把衡量进步的标准看作唯一的。

不过有一种历史做成辉格史,就往往是极其丑陋的。这就是哲学史。哲学的辉格史究竟如何模样,我们都见识过,那就是传统教科书的写作手法——整部哲学史就是一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斗争史,最终唯物主义战胜了唯心主义,辩证法战胜了形而上学~~

我看展示啥叫辉格史的最佳样板,不是科学史,而是传统教科书的哲学史。这种历史何其丑陋浅薄,一望便知。

[2 楼] | Posted: 2008-01-13 21:48

新斋老蒋

这个常见的概念还真没有好好琢磨过。

不过,数学史当然可以反辉格,任何不喜欢最近一段时间中数学发展方向的人眼中的数学史都不是辉格的。

[4 楼] | Posted: 2008-01-14 19:29

古雴

蒋老师说得对,数学史当然可以反辉格,特别是20世纪以来的数学发展,按直觉主义派的看法就不一定都是进步了。

不过真正把数学史做成反辉格还是不容易。辉格史要求有进步史观,然而进步史观并不一定认为历史总是在不停地进步。还有所谓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这一说。因此“不喜欢最近一段时间中数学发展方向的人眼中的数学史”不一定不是辉格史,他们可以把最近一段时间的数学发展看作是歧路或倒退,而如果把衡量发展方向是好是坏的标准看作是单一的,做出来的仍是辉格史。

[5 楼] | Posted: 2008-01-14 20:27

新斋老蒋

还是不太清楚数学在这一问题上的独特性何在?

[6 楼] | Posted: 2008-01-15 16:59

古雴

我感觉数学史的特殊性在于,它几乎没有发生过“革命”。当然,数学史上的大大小小的变革有很多,有些时候也发生过某些意义上的范式转换,例如古埃及人所承认的“分数”概念是完全不同的,毕达哥拉斯所承认的“数”也与现代不同,丢番图的数论与现代的也有所差别。然而数学史的发展相比其他科学,其“向下兼容”做得很好。古埃及人或许不能够理解现代数学的许多内容,但是现代数学可以回过头去用埃及人所承认的方式来表述,可以把一部分新成果翻译回去,这样即便除去那些不能翻译回去的新内容,而只看埃及人所能承认的那部分数学成就,那么即便是以埃及人的立场,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进步”了。数学可以把之前范式中的几乎所有成就原本地翻译成现行的语言,而把之前的一切成就继承下来,这一点其它科学都做不到,牛顿的科学必须否定亚里士多德的大多数“成果”,但现代数学家仍然可以肯定丢番图的大部分成就——除非我们发现他当时就证明错了,如果真是证明错了,那么即便翻译到原始的语言,往往也同样是错的。

当然,我相信数学史与其它科学史的差别只是程度上的,而不是本质上的。我主要是想说,数学史做成辉格史也并不算坏,或许数学史是最适合做成辉格史的,而哲学史则最不适合。

[7 楼] | Posted: 2008-01-15 17:32

新斋老蒋

同意小古同学的看法,只存在程度上的差别,辉格的数学史是最好的辉格史,辉格的哲学史最烂。

为何数学史最适合辉格写法?

我的理解是,我们将那些不适合辉格的关系、理解放在数学之外了,而把那些形式的东东、需要解读和诠释的东东界定为数学的内在部分,这样数学的发展看起来就好像是各种技巧和脱离了应用语境的结构的积累了。

而哲学则恰好难以进行这种操作。

不过许多丐帮朋友大概认为哲学史也是辉格的,他们会认为和弗雷格相比,柏拉图之流太朴素了(罗素当年似有这种观点),而老子大概不太能算哲学家。这种理解,我虽然很不喜欢,但我承认也有能自圆其说,也有它的价值。

[8 楼] | Posted: 2008-01-15 18:43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