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郭德刚

将近两年以前曾写过一篇“也谈郭德刚”,当时是针对ZW的文章而谈的,他居然对郭德刚示以轻蔑,我当时只是听过几个短片音频,因此主要是从“传统”角度说了几句,说郭德刚对相声的发展总是有贡献的。

但最近经师兄指点,原来这郭德刚相声必须看视频的,才又找来许多视频再看,啊那真是OMG,感觉果然大不相同。而且听过更多的相声后,对所谓的“黄段子”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哪来的什么黄段子?!这样的调侃都黄吗?真不知道ZW当年去现场是怎么看的……

当时ZW的那篇文章忘记在哪里了,翻出当时我的文章中有一句引用了他的文章:“媒体之于我们,其实是一种‘他人导向的匿名统治’。媒体所制造出的趣味其实也正是文化消费主义的痕迹。”当时我有点觉得不知所云,现在看了许多关于消费主义、媒介批判之类的东西,早已能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了。但是,这扯得上吗??看来ZW有点搞学术搞昏头了。媒体要炒作郭德刚,关郭德刚德相声什么事?本来郭德刚就是坚持让相声回归剧场,而要抵制媒体的(当然,后来郭德刚似乎参与一些媒体的娱乐节目之类,那是后话了)。即便说郭德刚的相声不好,或者说郭德刚不值得红,针对他的相声说不行,扯那些个他人匿名统治、文化消费主义干啥?

看过更多郭德刚相声后,我可以说对郭德刚德相声极为推崇。我真想说:天哪,我以前看的那都是什么啊?除了电视上不断重播的那些老影像,那些新拍的“相声”究竟是什么啊?周末喜相逢之流与郭德刚相比,那能比吗?看到郭德刚,才知道在电视中生存的相声真是已经让相声走上绝路了。郭德刚才是相声,那些根本不是。

“黄段子”?哪来的黄段子??电视剧之类那才叫黄段子。“黄段子”恰恰证明了相声确是一种艺术。例如绘画中的裸体画,有些美术老师会以此举例:看着那裸体画像,你心中可有淫邪之念?没有。从心中涌起的只有美感,而不是淫欲。可见,这种绘画乃是艺术,而同样是裸体像,在“很黄很暴力”的网站上的那种,就会勾起淫念。相声的逗笑与那些说着黄段子淫笑能一样吗?要是一样,那么那些艺术作品也都是淫秽之物了。

我有一种想法:艺术的第一层境界是写实,接着是唯美,然后是悲剧,而最高的境界就是“幽默”了。理性与感性,情绪与思考,在“幽默”当中汇聚起来,缺一不可。唯美是某种和谐无隙,理性追求严密连贯,但幽默则恰恰要有某种冲突和悖谬;幽默当然不是悲剧,但也绝不是“喜剧”。喜剧是一种美满团圆,但幽默恰恰需要有某种残缺感,而且许多时候幽默恰恰体现为苦中作乐。或许通过“幽默”乃是通达真理的道路呢~ 

当然,把相声抬得太高,使相声“过于沉重”,对于相声的发展未必有利。还是让相声回归本源吧:听相声无非是图个哈哈一乐,仅此而已。

最新评论

  • UNIC

    2008-01-13 13:06:21 匿名 222.82.76.18

    “或许通过“幽默”乃是通达真理的道路呢~”
    前面看到过一篇宗白华的文章,好象说在生命意义求索中的态度,一是不停痛苦,另一是幽默.又看陈丹青的一篇<笑谈大先生>才了解到鲁迅其实是很幽默的人.哪里是永远唱黑脸的样子.所以现在对幽默这种生命态度有了新的认识.
    其实可以看看相声的起源啊.那就是在街上说说骂骂的,甚至是有些严肃内涵的.但其最神的是以小\以笑见大的幽默精神.或者不见大又何妨?相声是智慧的. 比如”逗你玩”~
    包子常说起郭,昨天还说起了.说他一个以前的同学现在是突然变成铁杆钢丝了.瞧这老兄~http://blog.sina.com.cn/shuizhuqinglan
    包说~郭说的许多都是老一辈人的老段子.还说郭刚刚起家的时候说的那些段子,是根本不能说出去的那种(MS是他骂得事情相当敏感).不过现在不多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