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量化”

何谓“量化”?这个词很容易理解,到要说清楚近代的世界观究竟是如何“量化”却很不容易。“量化”当然不是近代科学的发明,“质”与“量”是人类进行观察时所必备的,或者可以说它们是先验的——不用质或量的关系去看待事物,那么世界就只能是一片混沌。人们总是通过质与量来“分割”这个世界,使得世界可以被人理解和描述。

博物学可以说是偏重于用“质”来进行分割的进路,人们一开始可能只知道“一种”“树”,只不过有些树高有些树矮,有些树叶子阔些,有些树果实大些等等。而通过博物学,人们便把这些原先的量的关系,认识为质的关系,从而人们便能分辨此是松彼是柏。

而近代科学的进路则反其道而行,要把原先为质的关系还原为量的关系,把地球对月球的力和苹果落地的力认识为一种,要把各种各样物质的性质差别还原为其分子结构上的量的差别,要把所有的现象都看成粒子的运动,最后争取用一套公式去解读一切变化的本质。

“量化”的关键要求在于使得事物可衡量、可比较,而且使得衡量和比较的标准客观化、抽象化。即便不通过量化,人们也能够比较事物之间的长短、大小、轻重,只要把两件东西放在一起比一比就行了。但是,这样的比较并没有诉诸一个独立于比较活动之外的标准。而这一标准的确立,需要通过人类长期的实践活动——马政经的课上也讲过这种过程:人们一开始只是物物交换,比如我愿意用一头羊换你的五把斧头。但问题是,拥有五把斧头的人不一定需要一头羊,他可能更想换到十只鸡蛋,而那拥有十只鸡蛋的则又想换到别的什么,如此辗转搜寻合适的对象,不如确立一个通用的中介,比如我先用羊换了二十个贝壳,再拿贝壳去换斧子,那就方便得多了。最后,“货币”这种独立于具体的交换活动之外的衡量标准就出现了。而长度、体积、重量之类的衡量标准的形成,与货币的形成也是类似的,经过长期的实践活动,人们会选择某种最方便和最精确的东西作为衡量的标准,例如将水的冰点和沸点设立为温度的标准,把两次正午之间作为时间的标准。

从根本上说,任何测量也无非就是比较,说一个东西是10千克,就是指它相当于1立方分米的纯水在4℃时的质量的10倍。但是“量化”的后果是,它能让你忘记“比较”,似乎任何一个东西的各种量的属性都是其本身固有的,不需要与任何其它物体相比较就已是客观的存在着的。

当然,如果我们信任近代科学的某些方面的话,或许理应承认某些量的属性确实是事物固有的,这里不必讨论这些问题。更关键的问题的并不是“量化”本身,而是量化失去了限制。不仅对事物的长度和重量,而且还要对人的智力、情感、才能,对政府的工作、对社会的健全等等,对于任何一种衡量都要滥用“量化”。

既然需要衡量和比较的,适当的量化也无可厚非。比如对学习成绩进行评价,可以用“A、B、C、D、E”,也可以用“优、良、中、差”,或者用“及格、不及格”等等,无论如何,给出一个符号作为评价并不坏。这当然也是一种量化,或者说是量化的最初形式,因为它把评价的标准抽象化和客观化了。但是,虽然看起来等价,但是一旦把“ABCDE”换成5分制的评分,意义就有所不同了,如果换成100分制则表现得更为明显。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数字是有“魔力”的。

因为数字的介入,就把衡量和比较的问题,转化成了测量和计算的问题了。“ABC”或“优良中”,一方面可以看作是量的关系,但同时也可以看作质的关系,这便保留了一定的不确定性。然而一旦采用数字,任何朦胧的面纱将被摘去,剩下的就是那清晰明了的量的关系。如果说我的期中考试得了良,平时表现是优,期末考试则只有中,那么我的总评分该是多少呢?——说不清楚。但如果说我期中80分,平时90分,期末70分,再按照平时、期中、期末的权重为20%、30%、50%计算,那么很容易就得出我的总评分该是77分;当然,在不同的科目所得的分数也可以放到一起计算平均值。也就是说,数学的介入不仅使得对于某一门课的某一次成绩的评价均质化了,而且还进一步使得一切成绩和一切科目都均质化了。也就是说“量化”的扩张不仅使得那些原先以不确定的方式进行比较的事情变得清晰明确了,更使得那些原先无法相互比较的事情变得可以比较了。

我关于“量化”的思考还非常肤浅,只是胡乱想想,随手写下了。

2007年12月11日

最新评论

 
UNIC

2008-01-01 01:46:47 匿名 222.82.72.111 [回复]

也就是说“量化”的扩张不仅使得那些原先以不确定的方式进行比较的事情变得清晰明确了,更使得那些原先无法相互比较的事情变得可以比较了。 
我基本同意. 
这是不是现在有些人讨厌数学的原因?

  

2008-01-01 02:13:40 匿名 123.112.67.14 [回复]

有些人讨厌数学的原因??现在一般人还不怎么意识到世界图景的数学化的问题吧……讨厌数学与反对量化的过度扩张完全是两码事,比如我反对每样菜都加大量盐,这意味着我讨厌盐吗? 
有时候恰恰相反,正因为你喜欢某样东西,崇敬某样东西,才更不愿意看到它被肆意滥用无度扩张。

  
NKM

2009-01-14 16:14:05 匿名 124.205.76.191 [回复]

量化的基础在于标准化,但是标准化在很多领域具有任意性,智商和情商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人类理性限度有限,标准化就是有限的。美国人对于很多东西显然过度量化了,确切说是对于模型的建立过度粗糙,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先把参数给忽略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