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科论坛第43讲:法庭上的科学划界

北大科技史与科技哲学论坛第43讲
时间:2007年11月16日(周五)下午3:00-5:00
地点:承泽园科社中心学术报告厅
主讲人:张增一(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主题:审判智慧设计论——‘多佛案’中的科学划界问题
评论人:任定成

虽然貌似没有激起多么激烈的讨论,不过今天张老师的讲座还是很精彩的~

原先定的题目是“审判智慧设计论——‘多佛案’中的科学划界问题”,不过现场报告时题目改成了“法庭上的科学划界……”。

我觉得改过后的题目更好,突出了张老师的一个关键的视角,也就是“科学划界”问题的现实性。创世论与进化论的百年之争反映出科学划界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书斋中的学问,还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事情。

后来任老师评论时提到科学划界问题有“规范的”和“自然主义的”两种层次。不过我觉得这一区分并不足以刻画在这些审判案例中科学划界问题的特殊性。或者我想说,“规范的”还是“自然主义的”(或者说“是”与“应是”),与“理论的/书斋的”还是“现实的/实践的”,是两种维度上的区分。无论是从规范出发,讨论科学应是什么的问题,还是从自然主义出发,讨论科学事实上是什么的问题,都可以是书斋式的讨论,而“法庭上的科学划界问题”也可能既会援引关于科学应该是什么的相关学说,也会利用对科学事实上是什么的相关认识。“法庭上的科学划界”之问题的特殊性并不在于它是一个规范性的还是一个自然主义的探讨,而是在于它是一个“法庭上的”问题。

“法庭上的”问题与书斋里的问题之最大的差别正如张老师所提到的,书斋里的问题可能是永远争不出一个结果的,可能是需要长篇大论反复推敲的,但法庭上的问题不一样,法庭必须要求在较短的时间内“解决问题”。一个学者可能是希望激起越多争论越好,但一个法官却必须要以尽快结束争执为己任。

关于创世论与进化论之争的问题,我看关键似乎不仅仅是怎么个科学划界。因为正如张老师也引述过的,要写进教科书的(特别是中小学教科书),不仅仅是“科学”,而且必须是“成熟的”科学。那些最前沿的,刚刚发展起来的科学是决不会写进小学教材的。那么即便创世论是“科学”,那显然也是个不成熟的科学,还是不该写进中小学教材里头(正如弦理论之类的东西也不必写进一般教材那样)。因此这里头的问题除了创世论是不是科学之外,还有其它的要点,比如说“教育”的宗旨和方法问题(我不太了解美国的教育理念);还有究竟什么是“宗教”的问题(显然宗教并不是科学的补集)等。

我个人对相关的问题还是很感兴趣的,相关的书也看过不少,不过最近脑子似乎有点锈住,找不到什么问题可提……希望同学们继续讨论吧……

2007年11月16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