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科论坛第42讲:Science Matters(11月9日)

http://hps.phil.pku.edu.cn/bbs/read.php?tid=111
科科论坛第42讲:Science Matters(11月9日)

2007.11.07

北大科技史与科技哲学论坛第42讲

时间:2007年11月9日(周五)下午2:00-4:00

地点:承泽园科社中心学术报告厅

主讲人:林磊(美国加州圣何塞大学物理系教授)

主题:Science Matters:最新最大的交叉学科

评论人:吴国盛

讨论内容简介:

科学是什么?答案就是“自然界一切事物都是科学的一部分”。一般所说的“自然科学”其实是关于简单系统的科学;人文学/社会科学——与人有关的学问——属于复杂系统的科学。本文讨论两种文化(人文与“科学”)的起源并澄清有关问题。文“理”交融的提法是有问题的,因为人文也是科学。Science Matters(简称SciMat)是最新最大的交叉学科,涵盖与人有关的所有学问,其观点与方法是: 继承亚里士多德的优良传统,运用物理(特别是统计物理)和其他学科的成功经验,从复杂系统的角度,把人文学与社会科学看作是自然科学的一部分来研究。我们以历史物理学为例,说明Science Matters 是如何运作的。

演讲者简介:

林磊 ,香港大学学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加州圣何塞州立大学物理教授与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客座教授。林磊教授发明了世界上3种液晶中的1种:碗形液晶(1982)、复杂系统研究中新的一种典范:活性行走(1992)和一门新的学科:历史物理学(2002),发表了160多篇论文和11本专著。Science Matters(World Scientific出版)和Partially Ordered Systems (Springer)两套英文丛书创始人与主编,《物理》和《科普研究》编委,国际液晶学会创始人(1990),中国液晶学会共同创办人(1980)。

今天的题目非常有趣,只听闻吴老师说“让科学回归人文”,这倒好,来了个“让人文回归科学”了。当然,听下来的感觉比较失望,看起来林先生正如吴老师所言,不仅是科学主义,而且是物理学主义。

甚至可以说,林先生比起一般的试图将一切科学还原为物理学的物理学主义更加霸道。他不是说还要通过一步步还原,还要通过许多实际上不可能(或短期内难以)取得的成就,才可以完成这种“还原”。他不需要还原,说一切学问“本来就是”物理学。

这个“本来就是”不仅仅是指起源上的,说在最初时人文和科学是一体的,这我们都容易认同。但就好比我们可以承认人和猿最初也是一样的,但不会说现在的人与猿还是一样的,没分别的。

想必吴老师也认同科学与人文同根同源(根源于“自由”),但现代科学日益远离了人文之根,正因为此才有“回归”一说。但林先生根本就否定科学与人文已然二分这一事实,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我看来,林先生谈“人文也是科学”,既不是出于历史的角度,也不是出于对现实的观察,又不是对理想的展望。事实上,林先生真正想要强调的是一种规范性的东西——人文必须得是科学,就该是科学,否则你就是“误会”,说难听点就是瞎搞。

当然,林先生的主张也可以进行弱化,变成是说物理学的方法可以被运用到任何领域中去,这一点我们也容易赞同,但是我们会说物理学方法在历史学中的运用只是辅助性的,有助于拓展视野、打开思路的(正如吴老师所说),但不是根本性的。但是观林先生的意思,貌似是要把物理学方法作为根本大法来提了。

如果只是弱化的主张,那么林老师的设想和一般说“文理交融”的也差不多,无非是说人文社会科学应当多引入一些自然科学的方法和成果,多多沟通借鉴,积极开辟交叉领域之类,这当然不错,这也是吴老师表示赞同的地方。但在话里话外,林先生对待人文社科显然是某种恃强凌弱的架势——历史学家都不懂物理学,搞不了这个。

但怎么才能算懂物理学呢?林先生说起码得做三五年学徒,拿个PhD之类吧。这种说法的意思倒是不错的——科学不仅仅是一些书本知识,还有某种技术性的东西,必须以“学徒”的方式传授领会。不过,这样的要求显然是太过霸道了,正如一位师兄提到的,这样一来爱因斯坦刚出道时也不符合这种标准啊。

其实不仅是爱因斯坦,我们看到在20世纪初那个物理学的“英雄时代”里,一个个突破性的进展多是由那些20余岁的年轻人创造的,因此才有人把量子力学称为“男孩物理学”。数学则更不用提了,数学家到30多岁基本就该退役了。相反,倒是人文学科需要更漫长的时间积累,特别是作为哲学家、历史学家之类,40多岁大约才算略有小成。别人也可以说(事实上我真想这么说)林先生若不跟着前辈历史学家受若干年熏陶,是根本不懂历史学是怎么做的。但现在,林先生没有说到自己没有资格研究历史学,反倒要说那些不懂物理的历史学家没有资格研究历史了。虽然他表示并不想改变历史学家们原先的做法,而只是要增加一门新的领域,但是按照他的SciMat,恰是这新增加的那一部分才是科学,亦即历史学的本质,别的做法都是“误会”。

在当场没有提问,而回到这里来指指点点,似乎不是很好,因此我也不多说了。不过为活跃版面考虑,我想我个人至少可以坚持在每次科科论坛后都在这里发一点评论,因此多少还是写在这里。吴老师说的不错,“评论人”这个制度是为了刺激随后的提问和讨论的,总要有人拍第一块砖,其他人才更能更放松地发表意见。

2007年11月9日

最新评论

  • 随缘

    2007-11-09 21:57:49 匿名 124.17.16.209

    不错不错,赞一个!我看师弟比林先生更有资格上去讲讲什么是“文理交融”。
    周末愉快!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