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东方的复兴(第一卷)》

何新:《东方的复兴(第一卷)——中国现代化的命运与前途》,黑龙江人民出版社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2月(1991年12月1版2印),6.90元

这本书看着标题和副标题都没什么,不过在封面左上部分还有一行小字可了不得——“一九八九事件前后中国问题评论”。

何新在一九八九年那会儿成为风云人物,这是因为他与大多知识分子不同,在事件一开始就鲜明地站在了政府的立场上。

何新是我高中时代所喜欢,乃至说有些崇拜的人物之一,当时从家里带到北大的书中,就赫然有一本尚未读过《何新集》(我读过他的另外好几本书),不过后来由于兴趣迅速扩散,这本书一直就没有再读。当然,我对何新的好感仍然没有改变。我也仍然会推荐愤青们去读读何新。

广场事件最终以强硬镇压而终结,流血了,死人了。为什么仍能够为政府的做法辩护?这里首先可以问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知识分子们放弃了,为什么镇压并没有激起进一步的反抗,而是成功地压制住了局面?是因为知识分子们屈服于力量了吗?如果只是这样想,未免是对知识分子们的骨气过于轻蔑了吧?知识分子们之所以安分了下来,最终没有造成新的动乱,应当不仅仅是靠政府的管制效力,也是由于知识分子们自己痛定思痛,逐渐清醒了下来。

坦克车把严酷的、血淋淋的现实,直接呈现在了理想主义者们眼前——鲜血、死亡,这就是现实。我不知道当时究竟死了多少人,几十?几百?几千?几万?……但无论如何,尚不是几千万、几亿吧?但是,如果动乱成功,按照那些“革命者”的意愿,来一个大乱才能大治,那么,又将会死多少人呢?

当然,我不是要为杀戮辩护,这样的话恐怕有陷入马尔库塞所批评的“死500个人比死1000个人更好”的单向度思维的危险。杀戮无论如何总是严重的罪孽,但人类有时无法避免地造下罪孽。总之,无论如何,这里的问题并不简单。

这本书收录的第一篇文字最吸引人——这是何新在1990年6月在北大礼堂作的讲演。这篇讲演足见何新之厉害了,只见在场的北大学生们从满场起哄、嘘声四起开始,变到中间的肃静无声,直到最后的掌声雷动。看得我只有佩服二字可说。

在网上搜到了这篇讲演的全文,引在下面,我就不多评论了。需要重申的是,何新是我所佩服的学者,我景仰他的成熟与坚定,欣赏他的爱国主义,不过我决不是他的信徒:

http://www.hexinnet.com/documents/zhengzhi/woxiang01.htm

2007年10月30日

最新评论

 
UNIC

2007-12-17 00:48:22 匿名 222.82.67.188 [回复]

痛过,现在也还在痛. 
想过,现在也还在想. 
是时间太长,我们太早. 
是一切都太顽固.包裹我们自己. 
讲演的全文晃了一眼.没有吃惊. 
我想的不算久也不深,不过总的和他有些相似.

  
UNIC

2007-12-17 00:49:07 匿名 222.82.67.188 [回复]

人啊,还是人的问题…今天不多说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