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典出发重述科学多元主义

面试时孙老师问我看了那么多科哲怎么还没定出方向。我躲躲闪闪,支支吾吾,最后只是说我对整个科学元勘都感兴趣,具体方向慢慢再定。 

我真的完全没有目标吗?不是的。说目前为止我所想到的主攻方向,或者说我的学术理想,当然有!只是,面试时没敢说。我只是提了一下,“大话在个人陈述里已经讲了”,吴老师说有些老师没看过,让我再说,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我还是没敢说大话,于是便从个人陈述中谈理想的第二节,从环境伦理学开始谈了。而这被我跳过的第一节,其实早已把我的志向或理想表露无遗了。 

“我的研究理想大致来说,是试图从古典出发重述科学的多元主义。我希望在科学主义或绝对主义与相对主义或后现代主义两端之间寻找出路。这种立场并不仅仅是一种折中或平衡,而是要往前走。而在哲学史上,凡要有所超越,首先总是要退回去,去重新树立传统,然后去寻找历史的线索,历史将向我们揭示自己的所处和道路的方向。就我个人来讲,我试图以康德作为起点。……” 

从学术定位来说,这一段就是关键的关键,后面的许多只是各种旁支爱好,我当然也希望在那些地方加深学习,并且能做出一些卓有成绩的工作。甚至在时间上说,我可能会先去试探环境伦理学、克学社会学、科学史等等领域,作为正戏之前的伏笔,就像康德在《纯批》之前做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工作那样。而真正的,最关键的工作,绝不是我在研究生时期就可以做出突破的,康德为了《纯批》修炼了整整十二年,但研究生阶段能潜心做研究的时间撑足了不过三五年,所以我并没有指望在研究生阶段开始落实我的学术理想,正戏是要等我当上教授,在学术界站稳脚跟后,才能上演的。因此,我并不想过多地向老师们表白我的志向,因为如果我说我有怎样怎样的理想,或许他们要因材施教,就让我研究生时去做这些题目了。但是,我在研究生时未必会做我的正题,至多也只是做一些沾边的工作。 

在研究生阶段,我可能在任何一个我所感兴趣的领域做一些研究,一方面是为着我将来的正戏埋下伏笔,一方面是藉以证明实力,进入学术界。而真正的志向或理想,还早着呢。 

“从古典出发重述科学的多元主义”是什么意思?简单地说,正如我在面试时也稍微提到过的,是要为科学哲学开辟一条新的道路。这类似于吴老师“现象学—解释学的科学哲学”的志向。我不清楚吴老师的这一工作做得怎样了,也不确定我会不会去追随他的脚步。不过很明显的是,我希望自己寻找道路。 

至于与科学文化人的关系?我当然渴望加入到他们的讨论中去。然而在学术上,我肯定要保持我的独立性,与其说受他们的影响,不如说我试图去影响他们。联想一下,维特根斯坦之于维也纳学派……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向维哥学习的意思,科学文化人也远不及维也纳学派,我只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 

2007年9月29日

最新评论

  • 随缘

    2007-09-30 10:43:25 匿名 124.17.16.94

    感觉小师弟的思维习惯,总体上看发散过强,收敛尚显不足,也许应该重点加强。智慧之光越收越密,慧而不用,越藏越厚,待机缘成熟,再照射在某一个突破点上,也许方能达贯穿通达,摧枯拉朽,醍醐灌顶之效。
    以康德作为起点,感觉是个不错的收敛策略,那就建议小师弟有空好好啃啃康德的三大批判吧。不过,一定要读英文版,同时还要参照一点重要的研究文献,否则只会记下一大堆术语来做口头禅,于收敛无异。
    这块砖也不一定砸得对,仅供参考吧。国庆假期,开心快乐!

  • 古雴

    2007-09-30 10:56:41 

    谢谢~
    国庆快乐~
    三大批判我争取啃德文版的,但这个慢点再说~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