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言片语第二集

l 说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恶,似乎都说得通,为什么不干脆说人性既善且恶或人性非善非恶呢?我们终究喜欢用“没人性”形容一个恶人,事实上,说人性本善,这里同时要强调的是另一个侧面:善本人性。即善源自于人自己,求善只需自助自律,不假外求,这和康德强调内心的绝对律令的意图是相似的。

l 大一的时候我就说,“问题”是哲学的核心,哲学史不仅是一个文献史,更是一个问题史。这并不是说哲学家的任务就是提问题,确实,“大问题”不是那么容易找的,世世代代的哲学家们围绕着的无非就是那么一些问题:存在、死亡、永恒、爱、真、善、美……这些大问题,连同它们的不同形式和变体,构成了哲学的线索。就哲学家们来说,当然,他们总是要去思考,去试图解答问题,而不是成天想着提出崭新的问题。但是,哲学家仍然是以提问开始的——问题虽然就是那一些,但是,哲学家需要靠自己,重新提出这些问题。因为哲学家要解答的不是别人的问题,而必定是自己的问题。

l 我一直关注寻找科学与宗教在精神方面内在的一致性,恰恰是因为这种一致性,使得科学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取代宗教的角色。然而,许多人不仅在排斥宗教,而且也在拒绝科学中的宗教精神,却只去强调科学的技术化的一面,这使得现代科学本身也面临着危机。后现代和相对主义的冲击让科学主义者难以招架,而事实上,我感觉这更像是一种以牙还牙的报复,那种绝对的相对主义恰是绝对主义的变种,他们用绝对主义反驳绝对主义,用经验主义反驳经验主义,用科学攻击宗教的方式攻击科学的基础。在相对主义的冲击下,对科学的辩护似乎最终退缩到坚守一种实用主义的论证方式——因为科学是有效的,因为找不到比科学更好的体系,所以科学应受支持。但这样的辩护却是无力的,它进一步使科学与技术混同,并遮蔽了科学的精神特质。重新审视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对科学本身的发展也是有意义的。

l 以前我写的随笔中经常使用“你”字,例如“你或许以为……”、“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想到……”等等,后来有朋友提醒,说这样的语气太冲,不好。因此,之后我就逐渐有意识地减少“你”的使用。在另一方面,我写论文又经常喜欢说“笔者认为……”、“我想……”等词,也曾被老师建议说可以减少这些使得立场变软的用词,而把自己的见解讲得客观明确些,好象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我最近开始试图回归并强化自己的风格——“我”代表一种多元主义的立场:这些意见只是我个人的,不一定是普适的,更不是真理;“你”代表一种姿态,我在与“你”说话,尽管我事实上只是在独白,但是我不是要凭空玄想,而是要触及你的内心,要和你交流。这个“你”,也可以理解为我自己,自己与自己交谈时,也是用“你”相称的。当然,非要把我的语气看作“居高临下”,也不错。

l 哲学家能解决问题吗?他们努力思考、讨论,并给出答卷。但哲学家并不是答卷的批改者。掌握“正确答案”的人叫做“权威”,那是拥有权力和威势的人。归根结底,哲学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权力”才能够解决问题,坦克车轰轰来一下,就把多少纠缠不清的问题都“解决”了?当然,最后,所有的东西都要被抛到历史中去淘洗。历史是最终的裁判,如果没有上帝的话……

2007年9月23日

最新评论

 
SD

2007-09-25 15:59:07 匿名 222.130.182.143 http://smartlolita.spaces.live.com [回复]

偶尔来读读,连接了一下你的博客,希望不要介意:)

  
mist

2007-09-26 12:52:21 匿名 124.17.16.46 [回复]

由于所有的句式都可以在前面添加“我认为”、“我觉得”等句式,因而这种尝试会有一种唯我论的倾向

  
古雴

2007-09-26 13:19:03 [回复]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唯我论是在什么方面说的。 
在一些句子前加“我认为”其实是一种谦逊的姿态,当然不会再任何句式前都添加,我也会说“康德认为……”、“Mist说……”,而往往不会说“我觉得康德认为……”、“在我看来Mist说……”。什么时候加“我”,还是有分寸的。 
至于一般而言的唯我论倾向,是近代哲学的特征,也很难避免。我也同意对认识论问题追根究底的话最终不得不成为唯我论,若在此意义上说我有唯我论倾向,这很正常,不如干脆说我就是个唯我论者也罢。当然,认识论上的唯我论不一定将导致本体论或价值论上的唯我论。于是,我在这里更强调一个“我—你”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认识论范畴的问题,甚至于不是来自哲学的,而是来自基督宗教的,“我—你”关系是基督宗教的核心,是沟通与爱的基始。

  
mist

2007-09-26 13:23:52 匿名 211.166.9.17 [回复]

在所有感觉材料都是我的感觉材料这个层面上说的 
又,以前在《存在主义哲学原著选读》里看过一篇“我和你”的文字,里面似乎是认为“你”这种状态迟早会转变为“我”,“我”-“你”关系并不能一直保持均衡——具体观点忘记了

  
古雴

2007-09-26 13:33:35 [回复]

我这里本来只是说写作上的修辞的选择问题,和唯我不唯我没什么关系,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把自己的意见写得像唯一的意见那样的写法才是更具唯我论倾向吧? 
所有的感觉材料都是我的感觉材料这一主张我觉得实在很平常,我觉得很难再找出比它更难以反驳的哲学命题了。 
不过,承认“所有的感觉材料都是我的感觉材料”,并不能导致说“所有的意见都是我的意见”,而这里我说“我认为……”是在表达我的意见,而不是在陈述我的经验,所以与那个层面上的唯我论没什么关系。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