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科哲(二)

上次推销主要是说任何一个哲学的分支学科都可以来搞科哲,这次不如再进一步,因为科哲所涵盖的,可不仅是其余七个分支加起来的那么点儿~

说科哲的疆域比其余七个二级学科加起来还大,是有些过火了,但也不完全是吹嘘。因为哲学的八大二级学科的划分本来就是不合理的,哲学不是科学——不是“分科之学”,专业的分化、细化是当今时代的特点,虽对于工作效率而言是有利的和必须的,但对于学问本身而言则不是好事,这一点在许多科学家和学者那里都一直在强调着。在理工科的专业中,专业的过分细化就不是件好事,更何况在人文学科中也要去细分领地?

哲学本来就不该分那么多专业,更何况现在的分法也毫无逻辑,搞不懂究竟是按着什么标准分割的。而且更糟的是,分完了专业之后非但在教研室与教研室之间往往缺乏交流,而且同一个专业中搞不同方向的人也缺乏沟通,简直比自然科学中的专业分化更为糟糕。我看还是德国传统的方法较好:按照课程,而不是按照教研室为核心,投放经费。某一个研究课题或某一堂专题课当然应该有其相应的领域的区分,但对于一个哲学家而言,就不应该靠二级学科、教研室之类的建制去圈定他的所属了。

总而言之,做哲学本不该有门户之见,更不该彼此泾渭分明地圈定疆域。

所以,让我们理想一点,把哲学的各大二级学科统统忘掉。然而,就算把哲学的都并一块,科哲(以及宗教学)仍将保持其独立性。因为所谓的“科哲”只是一个托名,其真正的研究领域早已超过了一般的哲学的范围——当然,哲学本来应是无所不包的,我只是就当前的学科建制的实际情况而言的。

我要说科哲不仅和哲学的其余二级学科都相通,而且和几乎所有自然科学和人文社科学科都相通——当然,本来“哲学”就是和一切学问相通的,但问题是现在哲学被学科建制拆得七零八落了,那么这在哲学里头最为开放的学科,非科哲莫属了。

理、工、医科就不必说了。本来搞科哲的大多都来自理、工、医科院系(顺便说一下,我们的科技史博士点好像是来自北医的医学史)。

人文社科似乎也不必说,全都沾边。所谓的“科学元勘”(science studies),包括从各种角度出发而对“科学”进行研究的学问。特别是,当我们将“科学”看作是一项人类活动的话,这科学元勘就是这样一种二阶研究,亦即对科学家的研究活动的研究,另外当然也包括对科学知识和观念的教育和传播的研究。

就目前而言,除了科学哲学和科学史,最重要的视角应是社会学。由于科学知识社会学(SSK)的努力,社会学在科学元勘中的地位早有超越哲学之势。这里也包括人类学的视角,不仅说人类学的结论对于哲学和科学影响深远,而且人类学的方法也能够产生影响。费曼曾讽刺说“科学哲学对于科学家而言就像鸟类学对于鸟那样,毫无用处”,但是,科学家不是鸟啊,我们何不说人类学对于人呢?难道也是毫无意义的吗?科学元勘对于科学家的意义,至少相当于人类学对于人类的意义吧。

历史学不用说了。

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当然也与科学元勘关系密切——谈民主不能不说科学,谈权力不能不提“知识”(知识就是权力),而谈当代的国际关系则更不能不谈科学与技术。社会建制、政治制度(以及国家“机器”)从根本上说也就是“技术”——芒福德称为“巨技术”。

经济学么,现在人都嚷“知识经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啥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是说不清楚,不过这显然是一个关于科学技术与社会的问题。对了,顺便提一下,听说过金融大鳄索罗斯吗?人家是跟波普学科哲的,还搞个“量子基金”,还念念不忘写书用自己的投资经历论证自己的科哲观点,总之看起来学科哲对搞金融也没坏处~

法学——许多人听到法学就说是培养律师的,这显然是误会了。当然,要做律师的话也不必来学科哲了,但法学中还有许多领域是与科学元勘相关的。特别是关于科技政策方面的问题——人常说科教兴国、科技方面的政策对于整个国家而言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当然,至于像环境伦理学之类,与法学也是大有关系的。

当然,科技政策问题不仅与法学,更与管理学相关。

传播学也不用多说了,北大的科学传播中心(被方舟子称作伪科学传播中心)就是依托科技史与科技哲学专业的虚体机构。至于对作为一种技术与文化的“媒介”的考察,更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文学艺术之类的学科,表面上说是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不过一方面作为沟通文理的科学人文,自然需要文艺方面的素养;另一方面文艺方面的理论研究也有许多重要的意义。所谓的“后现代主义”本来就是先从文艺理论中出来的。至于有直接关系的生态文学、科幻作品的研究,更不必说。

可见,无论在哪个领域,无论对哪些问题感兴趣,都不妨来关心科学与技术的问题——在现代,人们也不得不关心科技问题。而搞科学元勘,也需要接纳各种领域和视角的研究,总而言之吧,来搞科哲,你原先在任何领域中的特长都不必被埋没,对于任何学科的兴趣都不必去舍弃。

待续。

2007年9月22日

最新评论

2007-09-25 19:32:54 匿名 222.216.118.208 [回复]

索罗斯!!!!!

  
随缘

2007-09-26 22:09:14 匿名 124.17.16.94 [回复]

呵呵呵,支持一下小师弟! 
从研一开始就想推销一下科哲,尤其是北大科哲,一直未果。看到小师弟的推销,整得相当地不错,呵呵,赞一个! 
不过,看小师弟风风火火,论证时光是“进攻”,忘了“防守”了。比如,“科哲与所有学问相通”这个论据,牵涉到目前中国科哲专业设置的历史特殊性,并非都是优点,中间可以质疑之处是很多的。推销科哲,也许应该引入更多视角和更深远的思想动机。 
另外,对“科学与宗教的关系”这样的论题一直很有兴趣,有机会再讨教下。

  
古雴

2007-09-26 22:25:25 [回复]

谢谢师兄(?)~ 
推销还未完待续呢,下一篇就是正面谈论了,最后则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的考虑,至少会写到(四)吧,不过等我顺利保研了先~~ 
任何一个优点也必然伴随着某些缺点,这个没办法。具体到个人,我还是会因人而异,科哲不一定最佳选择

  
随缘

2007-09-26 23:19:59 匿名 124.17.16.94 [回复]

呵呵,回得这么快,不愧江湖上人称“快手古雴”! 
那师兄就慢慢期待你的“待续”吧。不过,既然是推销科哲,记得为科哲的那些“潜在消费者”总结一下你的观点:即为那些未来选择“保研”和“考研”专业的师弟师妹们总结几点选择科哲的理由,记得要简洁,要经典哦!呵呵… 
祝保研顺利!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