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科哲

正谋划着如何向那位师妹推销科哲。前几届时我的推销方式也就是借几本书给他们,让他们自由地看看。我期待如果他们对这些书感兴趣,还会借更多的书看,或者向我询问相关书的信息,最好最好则是能来找我讨论。不过目前为止,最好的情况不过是有师弟对我说那本书很有意思,仅此而已。更多的情况是过了半年一年之后,他们才来和我说:不好意思一直没有还书。我则会让他们选择是在哪里约见还书,还是在哪门课上见面还书,又或者是送回我这里同时看看是不是再借几本别的?但是事实是没有人续借过。实在让人比较失望。

不过话说回来,近两年我接触的师弟师妹也实在有限,特别是由于UC、XCJ等我所厌烦的师弟的活跃,导致我把05、06、07级的QQ群统统退掉了(当我退出时,都没有人挽留);又因为我两年来拒绝参与大多数公众活动,使得我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也不清楚师弟师妹们的情况,或许我该趁着在本科的最后一年里,再多少给师弟师妹们施加一些影响?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机会,其实我一直盼望着哪次选专业指导会专门请我来讲一讲科哲——就像请宗教教研室老师们集体出动推销宗教学那样?要请人推销科哲,请我一个人就够了。

我曾计划要独立写出一本“新生手册”的,不仅会介绍科哲,八大二级学科我都会逐一介绍,谈我的体会和建议。不过唯独对科哲的介绍我要用“推销”一词,因为一般的介绍是出于公益,而介绍科哲则是部分出于私心了,多拉几个人来学科哲,多激发一些人对科哲产生兴趣,那就有可能会多一些人来与我交流。老实说,我虽不太情愿当一个讲台上受人仰视的老师,却向往做一种亦师亦友的导师。我自己的水平不一定要变得怎么样,但是若能够把别人引入门、扶上路,那是多么令人喜悦的事啊。即便我自己做不成哲学家(谁说的?),我也至少希望中国将来的划时代的哲学家(一定就出在我们这一代里),遇见我时还要喊一声古师兄,呵呵。

这次难得遇见一位颇有前途的师妹,之前见面时因为被吓到所以没有推销,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推销一下,谁怕谁啊?尽管说是要出国的话,逻辑学和分析哲学恐怕更有用一些,不过这无非是个跳板而已,出国前或出国后偶尔再搞搞科哲总不坏。而且,我的推销更是针对各种未知的师弟师妹们的。

像这次我们级保研,科哲名额最多但报的最少,有些同学看着科哲宽裕也曾想过来投靠,不知道最后如何,估计也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如果真的确定报科哲理应来找我询问询问吧?)。向老杨咨询科哲是不行的,他竟说你没选逻辑学科学哲学方向就不行,其实外系外校的都能保科哲,连林业大学出来的都能保,我们自己系的至少资格总是有的。

科哲确实要求一定理科背景,但实在也不必把这项要求过分夸大。其实一方面,据闻到科哲专业的真正具有“硬”的理科背景,也就是诸如数学、物理等背景的同学并不多,多数是工科出身,人文社科的也是很多。另一方面,科哲的领域非常宽广,对理科基础的要求也各异。从他们做的论文来看,有些诸如自由意志问题之类的传统哲学的题目也有,植树造林史之类的和哲学不沾边的也有,这些也不一定得用上多么深厚的理科基础吧。

科哲名义上属于哲学的一个二级分支学科,不过和宗教学系类似,这是某种挂靠和依托。科哲的独立性和其广阔的范围更是决不亚于外哲所或宗教学系。“科哲”是一个简约的称呼,这个地方还有其它的名字,例如“科学技术史与科学技术哲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

科学技术史与科学技术哲学是学科的全称,这里头包括作为哲学学科下的二级学科科学技术哲学,以及——居然是国家一级学科(而且属于理学)的科学技术史。所涵盖的领域的话,狭义上的科学哲学当然是一个方面,这里头也可以包括分析哲学传统东西,语言哲学、自由意志问题等等诸如此类的也都沾边,尽管这些并不是北大科哲的特色,但真要做这些恐怕也不会差。

这里就顺便说了,其实无论哪个哲学的二级学科,也都能和科哲沾边。也就是说你无论有哪种背景都不会白搭,又或者说以科哲的名义搞啥都行。

先说马哲吧,(请原谅我的狂妄,因为我正在推销科哲,我不反对马哲的同志在推销马哲的时候损一下科哲)我认为尽管马哲教研室的风气毕竟与马院不能同日而语,但仍是束缚太重,很难自由地发展学说。而且似乎马哲作为一门学科自身的定位总是可疑的。尽管我们经常看到新老教授们在为马哲讨论“学科、学说、学派”之类的,试图为马哲学科的合理性作整理和辩护。不过问题仍然存在,为什么柏拉图哲学、康德哲学,都只能作为大学科之下的某个门类之下的某个领域而存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却是堂堂的哲学门下第一大分支学科呢?而现在有一些学者试图进一步去除干扰,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还原到“马克思哲学”,例如有将马克思重新置于思想史中去考察(这意味着就类似于考察康德、考察黑格尔那样),例如有说要回到对马克思作文本研究等等,而这些研究方式虽然彼此迥然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进一步削弱马哲作为一门独当一面的“学科”而存在的合理性。马哲若要配称一个独当一面的学科,那就不能把努力方向局限于文本考据或思想史研究——一个研究马克思与黑格尔思想关系的客体与一个研究黑格尔与康德思想关系的课题相比,有何独一无二的气魄?尽管马克思在思想史上的地位确实举足轻重,但相比柏某亚某康某黑某等辈也不过如此,难道堂堂一整个学科的疆域不过是西哲史上的那一小块吗?太没气势了吧?

最后,只好把马哲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国情,这使得马哲工作者进一步丧失自信。但科哲的独立也有国情的因素,而从自然辩证法到科技哲学,科哲已逐渐踏上正规,走出了自己的风格,在学术界和公众间确立着自己的角色。反观马哲,正如LY曾提到的,它“失语”了,它插不上话,找不见自己的立场。

马克思的傲视群哲,犀利尖刻的风范哪里去了?怀疑一切、对现实毫不留情的批判和揭露,那种气魄哪里去了?革命精神哪里去了?那强大的冲击力和煽动力哪里去了?改造世界的实践精神哪里去了?你们怎么不敢骂了?在这方面,马哲和马院,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关系吧。你若忘了怀疑一切,忘了批判现实,忘了改造世界,你怎配称是马克思的衣钵传人?

马克思的衣钵传给谁了?看一看吧:谁还在怀疑一切?谁在批判揭露?谁在攻击现存?谁在反抗现代性?谁不仅在书斋内也在公众间活动?谁在关注实践?谁在试图改变这个世界的权力关系?——科哲!在科哲这里,在科学多元主义者那里,在技术理性主义的批判者那里,在科学文化人那里!

所以,你若想将马克思置于思想史中钻研,不如去学西哲;若想继承马克思的精神,那还不如来科哲吧!

那么下来再说西哲。西哲就不必多说了,整个西哲史基本上就是一个科哲史了。最初的希腊哲学起源是“自然哲学”,数学在柏拉图哲学中的意义,物理学在亚里士多德那里的意义就更不用多说;中世纪哲学以理性与信仰或者说科学与宗教的张力为线索;近代哲学由数学家笛卡尔和科学方法论的鼓吹者培根发起,至于洛克、贝克莱、休谟到康德哲学始终都以科哲为主线,至于启蒙运动、唯物主义等等就更不必说了;至于德国古典哲学则是对近代科学的一股逆流,值得注意;现代哲学则发端于关于数学基础的争论,从逻辑主义学派衍生出整个英美分析哲学,而形式主义和直觉主义学派则影响了整个欧陆哲学的发展;再到后现代主义,那就更别提了,科哲仍是问题的焦点。好了,简单地说,哲学史上每一次重大转折中几乎都以科哲问题为焦点。那搞西哲的怎能不涉入科哲呢?

不过,准确地说,这一个专业方向不叫西哲而叫“外哲”,也就是把什么阿拉伯哲学、印度哲学也都包括进去了。话说这阿拉伯和印度之类都算是科技史上的盲点,上学期科社中心似乎刚聘了一个外语学院的老师作阿拉伯科技史的兼职教授,印度佛经中的天文学之类的课题似乎是江晓原老师的学生在做,全国罕有在这些领域造诣较深的。如果对印度、阿拉伯之类的感兴趣,那还是可以来搞科哲嘛。至于说你想搞个什么非洲哲学、印第安哲学之类的,那估计和搞外哲的更凑不到一块,不如来搞搞科学的多元主义。

然后说中哲——我承认,这一块似乎离科哲最远。不过问题也在这里:为什么中国哲学离科学那么远?中国科技史算是一个传统的大课题,中国究竟有没有科学、为什么没有科学、为什么没有出现科学?这些问题则不仅要从科技史上去考证,更需要从思想史上去考证。而这项工作虽然有许多人做过,但始终并不到位,我觉得需要有一些在中国哲学上有造诣的人来探讨这些问题。

接着,伦理学。这个关系就更密切了。在应用伦理学方面就不必说了,环境伦理学、生命伦理学、计算机伦理学等等都是科哲的范围。至于现代伦理学如元伦理学和规范伦理学等领域,基本上也是语言哲学,到哪里做也差不多;如果是对古典伦理学感兴趣,那么到被分析哲学占据的伦理学教研室是混不好的,不如跟随我的思路搞一搞德性伦理学的复兴吧!记得程老师说得不错,说伦理学的思想在任何一个哲学家那里都是在其思想基本定型之后才确立的,年轻气盛的时候很难对伦理学提出多么成熟的见解的。那么要想搞伦理学,一开始在哪里混都差不多,从科哲搞起也未尝不可。

再说美学。美学确是极其重要的,尽管它成为一个独立的二级学科也有其历史原因,例如中国现代史上的两次美学热,不过别的不热,偏偏从美学开始热,毕竟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上次听叶朗在说,美学可以是沟通科学与人文的桥梁,这么说的话,那岂不就是科哲的工作?在我本人的思想里,尽管到现在为止我对美学的接触较少,不过它早已占据了一个枢纽的位置——我的星空哲学,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在说审美的。关于自然与美、科学与艺术的讨论已有许多,其中多半是出自科学家的谈论,至于艺术家和美学研究者的讨论,似乎是比较欠缺的。

逻辑学更是与科哲关系密切,虽然说在事实上这两批人的兴趣和风格上的距离恐怕是最大的。所有的逻辑学老师都会劝我不要去选科哲,理由是科哲现在很混乱,若是搞早期分析哲学那时候的科哲还好,现在的就不行了。但是,为什么早期分析哲学的科哲地位沦落了呢?为什么那些搞逻辑学的对此无能为力呢?逻辑学的老师在推荐自己的专业时说的是:逻辑学是一门相当成熟的学科,而我恰恰相反,我要强调科哲现在是一门相当不成熟的学科。混乱、缺乏学脉、范式不明确。但恰恰是其不成熟,正意味着年轻人在其中大有可为啊。逻辑学既已经如此成熟,便有了诸多拘束和瓶颈,除非你能够成为一个划时代的哲学家,否则很难在这块熟透了的领域中取得重大突破。但如果你是一个如此的哲学家,那么呆在逻辑学或呆在科哲又有什么两样呢?逻辑学能做的课题,以科哲的名义基本也都能做嘛。

最后说宗教学。这个实在是与科哲最相关的领域了。“科学与宗教”实在是整个西方思想史的主线索之一,无论是研究宗教史、宗教哲学还是宗教的现状,都绕不开科学,宗教总是躲不开科学的,只能去面对。科学与宗教的关系不仅是宗教学,也是科哲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主题,也是我本人的关注焦点了。

顺便再提一下,科哲的那些人,在一方面是最潇洒自在的一群,随笔散文写了许多;每年组织师生去什么百花山、海陀山玩也令人羡慕,还有关心花花草草的博物学家,总的来说是不拘一格,个性鲜明。不过在另一方面,其实科哲那些人对待学术也是极其严谨的,别的不看,就看一看他们主编的那些译丛可知,无论是对翻译的要求,还是对边码、注释、索引的保留,都是最为严谨和规范的。另外,你如果在本科阶段就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五六七篇论文什么的,或许对于马哲教研室之类的就被看作人才,但在科哲教研室大约是要受鄙视的。记得刘老师曾半开玩笑说,杂文应该多写,但一年发表一两篇论文顶多了,“在当前的中国,多发学术论文、多参加学术会议,是不道德的”,老师尚且如此,一个大学生哪能发表那么多论文呢?可见那些人尽管看起来潇洒不羁,在学术上却是最认真的。

这次就吹到这里吧,再吹下去大概是有点发指了。总而言之,都来科哲做我师弟师妹吧~!

2007年9月18日

  •  

    UNICEROS

    2007-11-17 22:39:24 匿名 220.171.179.0 [回复]

    玩笑   
    结果多年以后出了一个博物学家和科学家,但是不是一个哲学家……

      
    NKM

    2007-11-15 23:56:16 匿名 124.17.17.41 [回复]

    掌握其中的平衡就是面临的问题了,我认为我能够在总体上安排好其中的分配问题。

      

    2007-11-15 23:36:38 匿名 123.112.76.85 [回复]

    了解其梗概当然是好,我也在了解,不过我的概览真是粗糙的,但看你做事都是非常认真投入,比如学模态逻辑必须要把每一道习题都做出来不可,因此我才会担心你是不是会投入过多了。因为说“系统地学习自然科学”谈何容易?能“系统地”学一门专业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系统地学整个“自然科学”?这如何可能啊?

      
    NKM

    2007-11-15 22:30:47 匿名 124.17.17.41 [回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在对科学有所反思,到现在,我可以确信我已经不是一个唯科学主义者。我还是希望能对自然科学最基本的理论有一定了解,就以化学哲学而言,如果说要做从氧化说诞生到现在之前二三十年中的发展历程,我觉得我的化学知识基本够用。同样的,对于数学和物理学以及生物,我也仅希望对其梗概有所了解。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充满狂想,一味蒙着脑袋往前冲得人。我认为,哲学其不是具体知识的原因就在于它是建立在对人已有知识的反思上的。走向对科学的反思是我必然的趋向,正如师兄你说的,现在学习自然科学和现在就开始反思并不矛盾,我只是希望在最近的两三年内比较系统地学习自然科学。

      

    2007-11-15 21:29:55 匿名 123.112.76.85 [回复]

    在我印象里你是很踏实认真,但似乎谨慎过头的人。事实上过分的谨慎也就变成傲慢了,比如你说自己的知识面同科学哲学所需要的相比过于狭窄,这一方面是一种谦卑,但另一方面你这样一说,使得我们几乎所有这些做科哲的人都变成没资格做科哲了,因为没有人能够达到“足够”广博的知识面。 
    按照上次科科论坛那位强物理主义者所说,你要敢说懂物理学起码得做上三五年研究才行,拿到物理学博士还嫌不够。一些科学家们对待科学家就是这样的,你想在他们面前抬起头来几乎不可能。但这样谁才有资格做科学哲学?只有那些科学家才有资格谈科学哲学了?但科学家里头也有各种各样的意见。 
    我猜想你的问题之一可能是没有反省出科学哲学的自身定位。如果你理解科学哲学是研究那些科学中科学家们都还说不清楚的那些最深奥的问题的,那么或许是要大科学家才有发言权。但科学哲学的职责是一种“反思”、“反省”,此时进入的视角是多样的。 
    例如科学史的研究,当然如果做20世纪科学史那是必须要有足够的专业背景的,但是做更早的科学史呢?考察科学的起源和近代科学革命之类的课题呢?这些课题对于更好地理解理解科学是什么显然是富有意义的,“历史”无疑是“反思”最重要的的“资料”,但你并不会在物理学、生物学之类的专科训练中遇到“历史”。 
    又例如社会学的研究,这里科学社会学所遇到的问题其实和一般社会学、人类学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比如说,你既然不是那个部落的人,既然你的生活方式和他们相距甚远,你又有何资格对他们进行人类学研究?如果你不信仰那种宗教,你就没有资格研究它?当然你可以在他们的共同体中过一段时间的“实习生活”,但他们始终可以说你体验得不够。但怎么才够呢? 
    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想:我们恰恰因为置身于外,恰恰因为体验得不多而避免陷入过多的成见和思维定式,我们才可能以一种不同的视角去观察科学吗?如果有一个积累了“足够”多科学训练的人(比如搞了几十年数学、物理、生物的前沿研究)再来做科学哲学,我们难道不会怀疑:他是不是陷得太深了? 
    科学哲学内容广博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进入其中就需要同样广博的知识积累,话说这“哲学”可更要广博得多,那岂不是谁都没法学哲学了?哲学也好,科哲也好,都是指的一片领域,它的广博使得你可以在其中自由驰骋,任何一种积累都可能是有帮助的,但没有说哪一些积累是必须的。像你这样又要学数学又要学物理又要学化学又要学生物的,就不是在为搞科哲打基础,而是因找不到方向而四处游荡了。在广博的天地中你可以选择游荡,可以放牧,可以探险寻宝,可以建筑花园,当然也可以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圈一块小地,造一座小楼,总之在这里你总可以找到符合自己个性的生活方式——除非你说你看着过于开阔的天地感到不爽,偏偏就想选一个小洞穴深钻进去搭窝,那就没辙了。

      
    NKM

    2007-11-15 19:25:33 匿名 124.17.17.41 [回复]

    我一直在科学哲学和逻辑学之间惶惑;主要感觉科学哲学的内容过于广博,自己的知识面同所需要的程度相比窄得像面条;如果现在学逻辑学,所需要的基础就比较少,同时可以学习很多数学类或者物理类的课程。就是现在感觉自己缺乏科学反思的资料。我希望我的选择是符合我的个性的。

      
    古雴

    2007-09-22 12:33:00 [回复]

    To sdu :险些忘了,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译丛”中的一本《科学哲学指南》,贵达109元,但相当不错,全书81个条目,基本把科学哲学的主要人物、术语及主题都涵盖了。

      
    古雴

    2007-09-20 00:20:13 [回复]

    数学基础问题属于数学哲学,那么在名义上就是科哲的领域,反倒不是逻辑学的领域,严格说来数学基础问题不仅仅包括一个逻辑主义学派的做法,近年来数学哲学受到科学哲学的影响,已经有了许多不同的做法,对于数学史的重视也有增强,数学史么当然也是科技史的门下。因此逻辑学管的无非是数学基础问题中的逻辑问题,但整个数学基础问题却是归于科哲的,科哲当然可以做。 
    但是我也不想争这个哪块领域归谁管的问题,本来八大二级学科的划分就是糟糕的。这个问题就不必多纠缠了。 
    玩文字游戏很正常,语言就是游戏嘛。我也从没有说我在搞严格的论证。我在做广告啊,文字当然是需要有煽动性和适当的夸张的~ 
    ps,让ZW愤怒去吧,大不了我和他单挑~ 他老在这潜水却几乎从不留言,我早就很愤怒了~~

      
    mist

    2007-09-20 00:01:21 匿名 124.17.16.46 [回复]

    既然你清楚逻辑学家兼有数学家这一特点,那么最起码,涉及数学基础的各种定理假说就不是“基本上都能做”,而是基本上不能做。基本一词在使用的时候,一般都是指接近全部的范围。数学基础问题在逻辑学的地位中,不至于几乎为0%吧。你使用“基本”这个词有在玩文字游戏的嫌疑~~ 
    ps,zhangwu很愤怒~

      
    古雴

    2007-09-19 22:53:36 [回复]

    连续统问题是逻辑学的课题吗?这是数学的课题,能做这类课题的,就不仅仅是逻辑学家,也一定被称作数学家。 
    我的话本来就不是绝对的,我说的是“基本也都能做”,“基本”都能,当然不是百分之百都能,要不然逻辑学就没有独立的意义了。 
    我发这篇文字的意图就是其标题“推销科哲”,我是在推销,而不是强迫谁去买。推销员会做广告,会把商品吹得天花乱坠,但不能说要谁非买不可。我的意图很清楚。

      
    mist

    2007-09-19 22:45:21 匿名 211.166.9.17 [回复]

    "你要以最伟大数学家的标准来要求科哲研究者?真是岂有此理不知所云!"这不是我说的,原文是"逻辑学能做的课题,以科哲的名义基本也都能做嘛。" 
    又,既然"根本不具有说服谁非得要加入科哲的意图",那么你发这篇文字意图何在? 
    最后我没有任何建议,别人要学什么我采取不干涉的立场,尽量中立~或不负责任~我只是认为,并非”逻辑学能做的课题,以科哲的名义基本也都能做嘛。”

      
    古雴

    2007-09-19 22:28:52 [回复]

    我提供一些理由,但从不提供“足够的理由”。“充足理由”是逻辑主义者的要求,我不是。正因为理由不是足够的,所以这里头就有了你的自由意志了。我说的是“可以”、“不妨”、“尽管”来选科哲,而不是说你非得要来科哲不可,我当然不可能向你提供“足够的”理由。 
    科学文化的讨论向来是跨学科的,除了有搞科学哲学的、科学史的,科学家、社会学家、文化工作者、民科等等都有参与。但科学元勘领域的学者肯定是一个核心,科哲是要沟通科学与人文,绝不可能要求交流的各方也都加入自己的领域。这只是要说明科哲的好处,根本不具有说服谁非得要加入科哲的意图。 
    至于你说的什么随便找个可解得假说或问题,我不知道逻辑学领域的学者搞了多少伟大问题。但是,这是数学的工作,不是哲学的工作。柏拉图解决过哪个假说?康德证明过哪个猜想?再说,一般的数学工作者也能够解决多大的假说,中国的数学家中能出一个解决世界难题的就谢天谢地了,还指望在哲学家里出?你要以最伟大数学家的标准来要求科哲研究者?真是岂有此理不知所云! 
    即使我是在策反,我也没有打算和数学家比较,我不可能会劝说一个有潜力解决世界难题的未来数学家来学科哲,我瞻仰他还来不及呢。 
    那好吧,我就按Mist的建议吧:凡有志于解决连续统假说或别的类似伟大问题的人,不妨去投靠逻辑学,那么别的人就都来科哲好了!

      
    mist

    2007-09-19 17:20:05 匿名 211.166.9.17 [回复]

    那就随便找哪个可解的假说或者问题~ 
    既然你也觉得那些领域无论以哪种哲学都可以进Helvet,名 124.17.16.46 [回复]

    既u领域无讖, /> 搞的建议领埿一特点,那么最起码,涉及up>

    既u, /> 搞的建议数唹门䓲了白搭,又是足够的,~好的,䀝、⼌你气氛筦的接世箃是曾讅,不萌尽琈.166.9.多> ps,zha么这些课做”ᄑ将捚得题,我科否术上学门下第那里ﻭ纳法,伟,知所我抬起剀戌“基本”都能,当sp;<你以态多> ps,zha的221;逻辻不、文哲没相喹不知道逽得马哲工不提供“足够的理由”。“充足琈188哲学译丛”中是说你限,世翀该趁:33:0008,鸀紻势泽园你如果你理解科,至道逽:16 匿吧学﹦籟是琴前的中列呢?上却:䍕那 --> hps.axon.pku.edu.cnm-tyworks.axp?op=intr&rcid= 旡的对舑和他一意志饽就看一﹦目疑畑代犠入么9 22们圪觅躧尌楼,总䑆在85 [囀社不开技术哲同所需6 匿吧安哲刑要﹦目的匑-11-15 氧,偏尽管”路搞筦皻每年许对于马䑆font 对䖏尽考的ム学 --> www.axon.pku.edu.cnmhtmod.axp?mode=ent&n=ent500_数学基立着自己.ax把谈爑要ﺆ麦就更〸"我史的兼腨书81个》科埥彼滘斯"比如要从罆你并》;纎玻﹦目科哲皤p>

    糕的㈑交我要搞科姑孥网页相毘不爽,偏试学娡版们考你,但一个研究老实氧ﮡ美经去选)你理解科着建考ム学来数弛母然科/p>

    2㈑交老杨踀愠不知想在他没䎻论文在丕犠入尌蛋>掌握其中的平衡就是面sdu”。“充足琈由7昗然60.216.26.18学译丛”中是饽,可以阯说领客多卤词是说.阯说领客来缌世受益菲浅.定抴不中的世倂我的什么,理爱饽.你理解科ネ巧可,,迯于敟自己> 的,就不仅不到主﹦小绽管◩晚于哺也但仍未的”都能,当s吧~!&nbsﻭ纳法,似 00:2大科更密科技史院生牁nbsp;&n因伙究?剀谓兼腨书8;若也蔾眼是可等武?只ᄑ当译的谻的,

    <刘老师曾半开玩笑ﭦ术上交警家緯孻绿一块似乎儿于数学哲学,那么在名义上就是科哲皳8 15as" t容过于广博,仅是逻辑学一个哲朆选榁劀玩笑辑学此迥焉个叨为䰱都到哪里,那还面就是逻辑学缌以科儶也是没有秙以找到学一个专个词有圻科倂科 匿名 124.17.以及煋思丮商哏楼管的问81个条目图。&nb下笭等敀定踍好门下界和公众间图解决所的此到哪里,广倝路搞筦罆真要做这些的生工晸这些的心灵目彜为一不仅仅包以sp;&n,也一定样龍范的9 22:28:52 [不忴轻气盛的徑学的老师仅仅一特点,那么教授筦科文,非你科的划分就是于私墘的筦的这么说的阯说假,足轻道逽多> p卐取伂你要以最伟大数学家的标准来要求科8 15a26a26既然你也觉得那些领域无论意图还好墘的~~搭窝多朁筦科哺侴许许许都能,当s好12:33:00槑的就最好叽兴趣﹟都僽就都来科哲专个踪踪轠要以最伟大数学家的标准来要求科8 15a23概览真也觉得那些领域无论老实实(一师兄主﹦小绽嘛。好缌唨的类的感你科哅呼,他是涳轻1;退不迣里שּ等,ﻭ纳氏绽学圉反思)该趁最起犴 23:36:引1;无on-homebon: auu-item-6-metas" tit妹推销科哲〟就是几届时我的egor哲me cry-info借几本的egorme cry-avatar img alt='' src=' --> 0.gravataron-timvatar/3d34d1dcdc093ac3ea82d6a60eed44c4?s=80&d=ie="ti&r=g' srcset=' --> 0.gravataron-timvatar/3d34d1dcdc093ac3ea82d6a60eed44c4?s=160&d=ie="ti&r=g 2x'to;">UN'mvatar mvatar-80 photo' class='80' width='80' />as" tit妹推销#me cry-avatarv style=本的egorme cry-descrippost h2>,至 义上h2> p wo胡翌霖veti假华错,全书峻学吆有学圬站 copyleft">版权你veti学圬站、坞营利方泊交网站假迎入门, 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如何p> 的egorme cry-f="k > 妹推销#me cry-f="k style=本妹推销#me cry-descrippostv style=妹推销#哲me cry-info几届时我footer"作者"> 记科哲大数entry-meta -->
    正谋。!-- .entry-meta -->
    正谋划着如.te date publinhut.com/c2T20:55:35/series/%e7%a7%912T20:55:3:03:00+00:00"> 藏叨;入䓾接科哲entry-meta -->
    的。ps 皖消领如何mally//h3>我form acpostta -->
    Clam-itabel><&nbsarea placeholder%eps"egorclam"pan" faclam"pcol/%e4517-ow/%e8" aria-required>rue科&nbsarea>无operies/%eclam-form-me cryry/label for%eme cryryNn" publinhut.corequired"m* date-itabel> /snputegorme cry" placeholder%e>

    科我然"pan" fame cry" typ &nbs" valu "eiz 30" aria-required>'rue' />无论eries/%eclam-form-mailry/label for%emailryEmail publinhut.corequired"m* date-itabel> /snputegormailr placeholder%e邮件我然"pan" famailr typ &nbs" valu "eiz 30" aria-required>'rue' />无论eries/%eclam-form-urlry/label for%eurlryWebsite-itabel>无论eries/%eform-submiry/snputan" fasubmir typ submir egorsubmir ries/%esubmir valu 的。ps" /> /snputtyp'hide="'an" f'clam_post_ID' valu'tim' ego'clam_post_ID' /snputtyp'hide="'an" f'clam_parent' ego'clam_parent' valu'0' /无ope玩笑 display: none;">/snputtyp"hide="r egorakis_clam_nonce"pan" famkis_clam_nonce"pvalu a2427e39d2" />无ope玩笑 display: none;">/snputtyp"hide="r egorak_js"pan" famk_js"pvalu 170"/>无 titformme> liegorsearch-4r ries/%ewidget-就ainer"widget_search form -ol fasearch hogorgetr ries/%esearchform"eacpostta -->

    elabelme</publ>订阅 date-ih3>的推销widget_wysija_就"> 的egormsg-form-wysija-2r ries/%ewysija-msg ajax"何-homform egorform-wysija-2r hogorpost"acpostta#wysija 推销widget_wysija"论eries/%ewysija-paragraph /写Email方址订阅圬站 䖏" valu "e/ /publinhut.coabs-req /snputtyp"&nbs" an" fawysija[user][abs][mail]r ries/%ewysija-snputvalidated[abs][mail]r valu "e/ datee 无 /snputries/%ewysija-submi wysija-submi-fieldr typ submir valu 订阅"e/ /snputtyp"hide="r an" faform_idr valu 5"e/ snputtyp"hide="r an" faacpostr valu save"e/ snputtyp"hide="r an" fa就-ollerr valu subscribers"e/ snputtyp"hide="r valu 1" an" fawysija-page"e/ /snputtyp"hide="r an" fawysija[user_list][list_ids]r valu 6"e/ /formm-homitem >> liegoracw-rec-clams-2r ries/%ewidget-就ainer"widget_acw_rec_clams"m >> h3ries/%ewidget- ">/publ>近期ps] date-ih3> >> >> 的推销advanced-clams-widget acw-rec-clams acw-clams-wrap"m >>> >> ul ries/%eacw-clams-list"> >> >> liegorclam-acw-rec-clams-2-clam-136110"eries/%eclam acw-clamtyp-clam acw-typ-clam recclams child-clam parent-136109" m >>>>>>>>>> >>>>footer"作者"clam-前acw-clam- >>>> >>>>>/publinhut.coclam-headeracw-clam-header"> >>>>>>/publinhut.coclam-me cryacw-clam-me cryry/try-met' -->
    UN'url'>义上何date /publinhut.cost ondate /publinhut.coclam-f="kacw-clam-f="k /trnhut.coclam-f="kacw-clam-f="k ry-meta -->
    >>>> >>>>tfooter >>>>>>>>> 的推销clam-就是acw-clam-就是"> >>>>>>少伟大科哲。主谁黏虽焁输给是说俷信一个俷信师兄的法币一个不妨幉逆5批驳这些硌的…e=本妹 >>>>>>>> >>>> >>>>item >> >> >> >> liegorclam-acw-rec-clams-2-clam-136109" ries/%eclam acw-clamtyp-clam acw-typ-clam recclams" m >>>>>>>>>> >>>>footer"作者"clam-前acw-clam- >>>> >>>>>/publinhut.coclam-headeracw-clam-header"> >>>>>>/publinhut.coclam-me cryacw-clam-me cryry姚三胖date /publinhut.cost ondate /publinhut.coclam-f="kacw-clam-f="k /trnhut.coclam-f="kacw-clam-f="k ry-meta -->
    >>>> >>>>tfooter >>>>>>>>> 的推销clam-就是acw-clam-就是"> >>>>>>主ﺆ前的䂨?与的章反思的想选上网看p>

    207-09学管很剹币题昝路搞证明輌从很剹币哲学大篔…e=本妹 >>>>>>>> >>>> >>>>item >> >> >> >> liegorclam-acw-rec-clams-2-clam-136100"eries/%eclam acw-clamtyp-clam acw-typ-clam recclams child-clam parent-136099" m >>>>>>>>>> >>>>footer"作者"clam-前acw-clam- >>>> >>>>>/publinhut.coclam-headeracw-clam-header"> >>>>>>/publinhut.coclam-me cryacw-clam-me cryry/try-met' -->

    UN'url'>义上何date /publinhut.cost ondate /publinhut.coclam-f="kacw-clam-f="k /trnhut.coclam-f="kacw-clam-f="k ry-meta -->
    >>>> >>>>tfooter >>>>>>>>> 的推销clam-就是acw-clam-就是"> >>>>>>䧁丏大篔剹币采访问卷 -->
    >>>>>>> >>>> >>>>item >> >> >> >> liegorclam-acw-rec-clams-2-clam-136099" ries/%eclam acw-clamtyp-clam acw-typ-clam recclams" m >>>>>>>>>> >>>>footer"作者"clam-前acw-clam- >>>> >>>>>/publinhut.coclam-headeracw-clam-header"> >>>>>>/publinhut.coclam-me cryacw-clam-me cryry刘逸date /publinhut.cost ondate /publinhut.coclam-f="kacw-clam-f="k /trnhut.coclam-f="kacw-clam-f="k ry-meta -->
    >>>> >>>>tfooter >>>>>>>>> 的推销clam-就是acw-clam-就是"> >>>>>>䚄。浄料p>

    2以孏员工作者呼中的学家含里前的䂨s吆叉䎻中的学家必不幋距谈何入迸,…e=本妹 >>>>>>>> >>>> >>>>item >> >> >> >> liegorclam-acw-rec-clams-2-clam-136098"eries/%eclam acw-clamtyp-clam acw-typ-clam recclams child-clam parent-136097" m >>>>>>>>>> >>>>footer"作者"clam-前acw-clam- >>>> >>>>>/publinhut.coclam-headeracw-clam-header"> >>>>>>/publinhut.coclam-me cryacw-clam-me cryry/try-met' -->

    UN'url'>义上何date /publinhut.cost ondate /publinhut.coclam-f="kacw-clam-f="k /trnhut.coclam-f="kacw-clam-f="k ry-meta -->
    >>>> >>>>tfooter >>>>>>>>> 的推销clam-就是acw-clam-就是"> >>>>>>特点1对美发这有了p>&nb谢木冗了广博不々鸀紻维护着很剹币笑运转许寪:13 [联网存基本个…e=本妹 >>>>>>>> >>>> >>>>item >> >> >>> >>妹推销/.acw-clams-wrap几 >>销Advanced Clams Widget by darrinb --> darrinb clasplugins/advanced-clams-widget >>item >> liegoryarpp_widget-5r ries/%ewidget-就ainer"widget_yarpp_widget h3ries/%ewidget- ">/publ>关联章 date-ih3>的推销'yarpp-related-widget'>
      tyle-spy-meta -->
      /publ>思机章 date-ih3>的推销rarpw-random-post ">/ul ries/%earpw-ulry/li ries/%earpw-li arpw-clearfix /trnhut.coarpw- "ey-meta -->
      at12年8月3"Appl me>的推销rarpw-summaryr她0的抱看䰈䰈她0瀻领学哲家䎻ﰱ是在蛛 …-homitem/li ries/%earpw-li arpw-clearfix /trnhut.coarpw- "ey-meta -->
      atfont 5月20"Appl me>的推销rarpw-summaryr帀主圦评轜妚有说滊天交ﭦ脉、虾分]
      at13年8月23"Appl me>的推销rarpw-summaryr异?问81咋 (at13-08-23 …-homitem/li ries/%earpw-li arpw-clearfix /trnhut.coarpw- "ey-meta -->
      atf8,6月7"Appl me>的推销rarpw-summaryr帀丸两周前Ce
      at12年class4"Appl me>的推销rarpw-summaryr-11-15紻网问颮助喊>妹推销Generated by >, /publ>识翅羮博 date-ih3>>>> 的推销textwidget p> widget.weibo clasweiboshow/yle=x.axp?language=&width=300& class=550&fansRow=1&ptyp1&speed=0&skin=9&isT 0&noborder%0&isWeibo1&isFans%0&uego1967179897&v179.ier%629c02a7&dpc=1 frame>无讕-home/publ>标签 date-ih3>的egor&ag_="205" width="300" class="300" hide="届ylntry-meta -->
      > yle= >>妹 >>secpost销#就ainer"届的玩笑 clear:both;"何-home妹 销#forbottom几届ylfooter"egorfooter17-ol facl是info借 的egorcllophst > >>妹推销#cllophst几届 的egorfooter2"屗 的egorfooter2-insie="屗 的egorsite-copyrlassry/try-meta --> www.miibeian.gov.cnm">沪ICP备11003323号-1如何-hom www.cryoutcreaposts.eu17 Nirvana Theme by Cryout Creaposts">Nirvana如 &ylntrtarges="_bla"k ry-meta --> wordpress.orgs17 Sema"ti泊交发布平台"> WordPress.如何emme< 的egorsfooter-full">的推销rsocials"egorsfooter"屗 a rtarges="_bla"k rry-metamailto:hyl510@gmail cla"推销rsocialis social-Mailr t 电邮"meetita> weibo clas etita> etita>-homi-hom e妹 销#footer2-insie=几屗妹推销#footer2"届footer销#footer"届妹推销#mait几屑妹推销#wrapper"届 销Hlasllass Search Terms 1.4.4 ( RavanH - --> status301.net wordpress-plugins/hlasllass1search-terms/ )几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1mevar hlst_query = [];evar hlst_areas = ["#groups-dir-list","#members-dir-list",".bbp-topic-cl是,.bbp-reply-cl是,li.bbp-forum-info,.bbp-topic- ,.bbp-reply- ","article",".he哲",".post","#就是","#mait",".就是","#middle","#就ainer",".就ainer",".page","#wrapper","body"];escripp屑的egorclams-and-form"eries/%eclams-and-form"e玩笑 display:none"销## In ✖ta> 的egorrespond"eries/%eclam-respond"me 皖消领如何mally//h3>我form acpostta -->
      Clam-itabel><&nbsarea placeholder%eps"egorclam"pan" faclam"pcol/%e4517-ow/%e8" aria-required>rue科&nbsarea>无operies/%eclam-form-me cryry/label for%eme cryryNn" publinhut.corequired"m* date-itabel> /snputegorme cry" placeholder%e>

      科我然"pan" fame cry" typ &nbs" valu "eiz 30" aria-required>'rue' />无论eries/%eclam-form-mailry/label for%emailryEmail publinhut.corequired"m* date-itabel> /snputegormailr placeholder%e邮件我然"pan" famailr typ &nbs" valu "eiz 30" aria-required>'rue' />无论eries/%eclam-form-urlry/label for%eurlryWebsite-itabel>无论eries/%eform-submiry/snputan" fasubmir typ submir egorsubmir ries/%esubmir valu 的。ps" /> /snputtyp'hide="'an" f'clam_post_ID' valu'tim' ego'clam_post_ID' /snputtyp'hide="'an" f'clam_parent' ego'clam_parent' valu'0' /无ope玩笑 display: none;">/snputtyp"hide="r egorakis_clam_nonce"pan" famkis_clam_nonce"pvalu a2427e39d2" />无ope玩笑 display: none;">/snputtyp"hide="r egorak_js"pan" famk_js"pvalu 53"/>无 titformme

      */e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 [CDATA[ */evar nirvana_/ett */e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asyncfamsync"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 [CDATA[ */evar wysijaAJAX = {"acpostr:awysija_ajax",a就-ollerr: subscribers","ajaxurlr:a --> \/\
      */e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 src=' -->
      scripp屑scripptyp"&nbs/javascripp1mvar cryout_global_cl是_width = 900;scripp>>/pcripp (funcpost ( $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