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彭宇案

关于彭宇的事最近在网上颇为热门,随便都能搜到,在这里不多引了:“9月5日,南京鼓楼区法院对彭宇案宣判,裁定彭宇补偿原告40%的损失,赔偿45876元。判决书称‘从常理分析,彭宇与老太太相撞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不是彭宇撞的老太太,他完全不用送她去医院’。判决一出,国内舆论哗然,纷纷指责判决的荒唐,道德的沦丧”http://view.news.qq.com/zt/2007/pyan/index.htm

彭宇案以及相关的媒体、网民的表现,反映出许多问题。关于判决书不用多说了,显然,这是一份糟糕的判决。即便不看内容,光看它引起的广泛反对,就可以知道这份判决书下得不好。缺乏说服力和威严。

相比法院,媒体的幼稚也毫不逊色。大小媒体几乎都站在彭宇一边,许多讨论和批评都是以彭宇是做好事被冤枉,没有撞人作为前提的。但是,这个判断是凭何而来的。事实上,即便说法院判得不好,其问题也并非是颠倒黑白,事实上谁黑谁白是说不清楚的,彭宇和老太之间必有一方在说谎,为什么一定是老太在说谎?如果说老太没有说谎,或者说老太只是老糊涂认错了人,总之,如果老太也是无辜者,而且还是受害者呢?这样大的舆论声讨即便无法把判给老太的赔偿收回来,这样的舆论压力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前些天的“史上最毒后妈”事件给媒体的教训还不够吗?当然,媒体是不会吸取教训的,它们关心的只是炒作。事实究竟有多么确定则是不管不顾的,而这样的炒作对于当事人精神上的摧残更是从不予考虑的。

比起法院和媒体,起哄的网民的幼稚也不差。中国人向来喜欢旁观、喜欢起哄。真见着事情能挺身而出的人很少,一旦有人出头跟着起哄的人就很多了,这是一贯的规律。媒体说什么就信什么啊?不仅容易轻信,而且容易激动,更喜欢写尖酸刻薄低俗讽刺的文字到处发泄。当然,民众形成“群体”的时候,勒庞说得不错,其幼稚和易激动是很正常的。出问题的还是媒体。

我们假设一下,倘若事实真的是彭宇撞了老太,等到老太起诉要钱的时候,彭宇若要抵赖,能够找到什么遁词呢?想来想去,也只有说我是旁观者做好事来辩解了吧?那么,一个人撞伤了一个老太,把她送到医院,却又不愿意出高昂的医药费,这种情况可不可能呢?似乎也是完全合乎情理的。也就是说,真的是彭宇在说谎也并非绝无可能。至少,我们不能排除那位老太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这一可能(事实上即使是老太在说话,她仍然首先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如果说情况是一位无辜的老太被人撞了而拿不到一分钱赔偿,撞人者反倒从此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成了耀眼的明星,这事难道不是更冤吗?

在这里,法院的判决是很难的,有些时候,冤枉的可能性是不可避免的。

尽管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准确,但无论如何,法院的判断总要尽可能做到客观、理性,而要尽量避免受到情绪的影响。如果说这次法院因为舆论的压力而改判,我认为是更可悲的——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法院是抛弃了威严和权威而屈服于民众的情绪。法院当然可以改判,但前提是要拿出自圆其说的理由,而不能因为舆论的压力而软弱。

当然,我并不认为彭宇应被处罚。因为尽管法院确实有权也理应按照“常理”来推断,但是法院应遵循的另一条原则,或许可以归为“无罪推定”的原则,也就是说当证据不足时,推理应偏向对当事人没有过错的方向,而不能朝推断当事人有过错倾斜。而这里既然证据是不明确的——否则不需要动用“常理”来支持判决,就应当倾向于判断当事人没有过错,这种“常理”在侦查员探案时是有用的,但其本身不足以定罪。

不过问题是,这是一场民事纠纷而不是刑事案件,法院需要考虑双方当事人的权益,因此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各打五十大板也是常有的。但本案特殊之处在于其潜在的公众影响,这应当在判决之前,而不是判决之后予以考虑。

就网上看到的判决书片断来看,这份判决书的叙述也是拙劣的,因为它口口声声都在推断彭宇确实撞了人,但结果却是只赔偿一小部分,这显然是一种自相矛盾,而且也是对彭宇的侮辱——因为既然不能完全确定彭宇百分之百该负责人,那么就不能推定彭宇犯错。即便要判决彭宇承担部分责任,也理应写明本案证据不足的事实,而不能以“情理推定”取代“无罪推定”。

这起案子更好的判法或许是(首先当然是争取庭外调解)追究第三方公交公司的责任,为什么两辆83路车会同时到达?这显然是公交司机抢客源所致,我在上海乘783时也时常体验到公交司机赛车追逐的场景。而且车站人那么多为何缺乏疏导等等,这里不能说公交公司全无责任,因为即便说老太是没人撞自己摔倒的,那也是因为要急着赶后面的公交车,而那部公交车显然是在未到一般的候车地就早早地停了;又或者即便说是彭宇的过错,事故发生在公交站台前,仍然不能与公交公司脱离关系。即便说公交公司在这里毫无过错,但在民事赔偿中有时候无过错方也是可能被追究赔偿责任的。比如在此案中如果老太根本找不到撞人的人,她所蒙受的损失便可以向她摔倒的地点的负责者,公交公司追偿。当然,这种追偿也有可能因为缺乏证据而只好自认倒霉,但如果一定要有人赔偿的话,处罚彭宇不如处罚公交公司。

不过这份判决的拙劣似乎更多地是出于该法院的问题,特别是其措辞问题。正如在网上有些人分析的,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原则也不该这样判,按照该法院自己的逻辑也不能自圆其说。而在法律体制更完善的地方,也难免出现许许多多冤假错案,并不值得过分激动以至于上纲上线地批判。当然网民愤青们借机会骂一骂体制我并不反对(同样值得骂的是媒体),但是运用热情也需要冷静,要知道网上的谩骂可以影响到当事人,可以影响到法官,但难以影响到政策。

至于彭宇案这么一判是不是就没人敢做好事了?当然不会。其实不需要彭宇案,“千万留神老头老太,一个不好被摊上好几万医药费,万一出了人命更是纠缠不清了”这一“教导”早已家喻户晓(至少我是很熟悉),这次好在没出人命,要是出了人命那就更糟了。不需要有这么一个案子,人们早就知道这种风险。如果因为听到彭宇案而就不再做好事的话,那么在听到“教导”时早就该听话了。彭宇案只是印证了那些“教导”所说的事而已,顶多是让一些幼稚者变得清醒,却与活雷锋们毫无关系。

2007年9月11日

mist2007-09-11 23:45:09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就我以为,一个认为自己的成员是作奸犯科者的城邦,是没有什么前途的。鲁迅可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国人”,但是作为公正的象征,法庭不可以,国家也不可以——因为现在不是“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人”的时代。
要杀人,要定罪需要有证据。在证据不足以证明彭生肇事的情况下根据所谓常识推理而作出判决,这是不足够的。何况彭生还有陈先生作为证人证明他无辜。法庭应当判决彭宇无罪,而老太的医药费由城邦负责。
若不凭证据处理案件,难道还能按照之前的糊涂官办案,一律各打五十大板么?
古雴

2007-09-12 09:33:13 [回复]

在本案中法庭是有问题的,但是就事论事的话,此事并不能影射出整个城邦的问题(或者说只能影射出这个城邦的媒体们的问题)。法律制度再完善的城邦也难免出现冤屈,何况本案比起世界上许多经典的冤案来说算不了什么,媒体和网民的亢奋是不着边际的!民众确实需要热情,不过这热情应是用在别的地方,而不是用在谩骂和起哄上头。
mist

2007-09-12 09:42:43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假如城邦给出了一个可行的纠错方案就好了,可是没有。
这使得人人自危。因为人们防范危险并不是要等祸害降临到自己头上才防范的;而是一早就做好了准备。既然彭宇能受到这样的判决,谁能保证类似的判决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的确,严格地说来,这个案子只能说明城邦的某一部分出了错,但是这个部分直接影响到了整个城邦的信誉。人们自然而然地推导出在城邦的其他地方也会是这样。在学术思考里,部分归纳法是无效的;可是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行动往往依据的就是部分归纳法——譬如只听了一两个好友的推荐就去某个商家等等。
古雴

2007-09-12 13:04:43 [回复]

纠错机制当然有,目前的判决只是一审吧?我认为不应该让媒体的压力去干扰纠错机制的正常运转,万一二审时有不利于彭宇的新证据出现呢?而舆论的压力对于法官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干扰。中国的审判机制目前可能欠缺一个陪审团的成分,但不是需要靠舆论去干涉。
整个城邦的信誉会因为这个案子而影响吗?这个案子会使得人人自危吗?我就是觉得这样的说法太危言耸听了,这个案子本来也不过如此,被这样起哄得多了,危言耸听得多了,反而可能真的加剧影响了。活雷锋不是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对于一个成熟的人而言,做好事的风险早就应该有所认识了,我觉得那些在彭宇案前对此缺乏认识的,却又因此事而丧失信心的,根本就不可能是活雷锋,他们的虚幻信心迟早会破碎,早点破碎也不妨。因为这里不仅仅是一个制度问题,还是一个人心问题。在这个案子中是老太指认彭宇撞人的,如果说彭宇确实没有撞人的话,这里的问题就是对方恩将仇报了,试想如果老太的家人还能够串通一些路人提供旁证,那么这个案子即便是在更好的法律制度下恐怕也将判彭宇负责了。对于这种人心险恶的可能性,任何一个成熟的人都理应有足够的估计,若是希望要“保证类似的判决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才会去做好事的,那么这个人的意志也着实薄弱了一些。
好心帮助老人、病人,结果对方不巧死在你身边了,最后被家属狠敲一笔——类似这样的故事早就不是新闻了,至少我是经常听说,也经常受到“教导”,彭宇案的特殊性只是在于被媒体炒作而已,其本身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古雴

2007-09-12 13:38:32 [回复]

“人们自然而然地推导出在城邦的其他地方也会是这样”这本是很正常的。不仅这个城邦其他地方也是这样,这个世界何尝不是这样?好人有好报从来只是个童话。要不是好人往往没好报,上帝是干吗的?为什么要讨论神正论?为什么康德非要搞实践理性的悬设?……一切都是因为在现实中好人往往就是没好报,这个问题不是城邦什么的问题,而本来就是这个此岸世界的最基本的问题。我们学哲学的难道也要等看到彭宇案才认识到这一点吗?
mist

2007-09-12 17:05:44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关于彭宇案,我们最好是就已知的情况进行讨论,对于各种“如果”还是不考虑的好。因为如果要谈论各种可能的真相的话,那么很多情况都是可能的——自然彭宇撞人是一种可能,而这也是一种可能的真相:我当时千里迢迢坐飞机跑过去撞倒老太,然后趁人没有发现又溜了回来,使得彭宇蒙冤。法官断案依据的只能基于当前的证据,而不能是各种想象中的“可能性”。而撞了人还是没撞,本来就没有40%这种概率出现——他又不是薛定谔的猫。哪有赔40%这种荒谬的事情?这不就是意味着40%撞人么?根据当前的证据,判决彭宇撞人是极其讽刺法律的。
“我觉得那些在彭宇案前对此缺乏认识的,却又因此事而丧失信心的,根本就不可能是活雷锋,他们的虚幻信心迟早会破碎,早点破碎也不妨。” 这句话可以这么改为“我觉得那些在舆论面前对此缺乏认识的,却又因舆论而受干扰的,根本就不可能是好法官,他们的公正象征迟早会破碎,早点破碎也无妨。”此外,陪审团对于法官所起到的压力,似乎和舆论的作用并无差别。
并非所有人的意志都足够坚定,也并非所有人都能随便抛出4万元作为做好事的价格的。
如果城邦一面说建设精神文明,一面对于符合精神文明的行为加以处罚,那么它就是在大打自己耳光。任何一种意识并不是生来就那么强烈,这需要一步步地培养。如果助人这种行为总是得不到道德上的赞赏,反而会给自己带来精神、物质上的损失;大部分人不可能被培养起助人的意识。彭宇案的出现,对于培养人们助人的意识并没有好处。因为道德的一个作用在于诱导人们行善远恶,若是大家的觉悟都很高,还要道德做什么?做过好事或者想做好事的本来就有许多意志薄弱的人,他们在作出行为的时候可能会考虑行善是否会危及自我。例如有人落水,旁边却有许多围观者,这是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也遭受危险——当然不排除看热闹的可能。——若有能力的话,不妨设计这么一个问题“如果帮忙送一个陌生人到医院会导致自己被罚4万元,你还会不会帮助他?”毫不犹疑地答道愿意的人,他不仅要意志坚定,还要有4万身家。
好心反被狗咬的事例自然是一直都有,但是为什么媒体不炒作之前的事例,而炒作彭宇案呢?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是因为之前的事例没有上升到法庭判决吧。
预设上帝存在,对于道德生活有一定的作用。只是相对于来世的幸福,我更考虑现世的福祉——毕竟这个案件是现世发生的案件,而我们也在现世中生活。
mist

2007-09-12 17:18:34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每个城邦都会遇到欺诈的现象,这是普遍都有的;但是如何进行处理,各个城邦却有不同做法。只按提供的证据处理,自然也会出现冤假错案——刘华杰老师曾经放过的电影就是这样的;但是如果不按照证据,那么还能凭什么断案呢?凭借青天大老爷卓越的智慧?一个好的制度应该是这样的,无论是聪明人还是愚人依据它所引起的效果都应该尽量相同或相近。城邦作为制度的设计者,它不可能没有责任。
这个类似于政体的选择,一个好的政体应该是这样的:在这个政体下,无论谁或是哪个团体执政,那么它给整个社会共同体带来的震荡应该是尽量地小。按照这个标准,君主制不能算是好的政体,因为唐太宗即位与希特勒当政所造成的震荡是极其庞大的。
如果一个制度,好法官上任就能解决许多冤假错案,坏法官上任则会带来冤假错案;那么还要这个制度做什么?
weea f

2007-09-12 17:38:28 匿名 59.41.84.215 [回复]

希望那个老太太下次再摔倒时,就摔死算了,浪费国家资源,共党是为有钱人服务的,我们老百姓要起来反才行,老毛不是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今天给共匪欺压的受不了呀,我们要反抗呀!
国际歌:起来。。。。。。。
小朋友

2007-09-12 18:15:19 匿名 222.216.57.6 [回复]

哎,在我们的中国特色笼罩下,这算什么呀…..网民盲目点也好,起码有点势力.现在的中国人和民国那时候的区别也不太大.都是些看别人被砍了头,还在旁边起哄的东西。难道还要让我们12E人都懂得如何博弈?太难了点了吧.虽然道理很简单,今天人家遇到这事你不帮人家,明天就是你遇上这事得不到帮助.多米诺骨牌效应都已经成型了.提高人民素质是关键.
但是前几天看了法学院开学致辞,让人很不舒服.哎,我们苏力老师开头就谈了小资和”粪”青的区别.其他特点除外小资什么都知道,但从不上街游行;愤青上街游行,但不知道为什么.呵呵,教授这个也值得你拿出来说,拿出来夸耀一番自己的学问吗?让什么不知道的人去说出了世界的真实,而什么都知道的小资恰恰什么都没做.这样的世界真的好吗?就算是这个世界的处世之道.你也别让我们纯净的新生们那么快接触吧!!以上所指愤青还是国外的先,若是国内的,只能在论坛上呼呼喊喊了.我想以后对国内国外的民主程度的描述就可以直接使用愤青的骂街方式的不同来说明了。
古雴

2007-09-12 21:52:31 [回复]

针对Mist的:// 这句话可以这么改为“我觉得那些在舆论面前对此缺乏认识的,却又因舆论而受干扰的,根本就不可能是好法官,他们的公正象征迟早会破碎,早点破碎也无妨。”此外,陪审团对于法官所起到的压力,似乎和舆论的作用并无差别。//
——
前面那句话我认同,所以我要说“如果说这次法院因为舆论的压力而改判,我认为是更可悲的”。
关于陪审团的角色,与舆论的作用有极其巨大的区别。首先,陪审团施加影响是在下达判决之前,对判决的威严丝毫无损;其次,陪审团是跟随整个审判过程,较认真地参与和较全面地了解过情况的,而舆论传播则向来是听风就是雨,而且难免较多跟风起哄者。
关于//一个好的制度应该是这样的,无论是聪明人还是愚人依据它所引起的效果都应该尽量相同或相近//
——这个是康德的理想,我当然也觉得这种“理想”听着不错,但在现实中不可能。制度是死的,如何运用制度最终还是取决于人,一个没有感情的东西,比如一台计算机,它可以做到绝对的“准确”,但它不能断案。再好的制度,只要是由人去操作,就难免有失误的可能。好的方法是减低失误的可能,并试图使失误造成的后果尽可能减轻,而不可能去杜绝失误。而且,即便是好法官、好制度,也会办冤假错案。出冤案本身不仅不一定能归咎于制度,而且不一定能归咎于法官。
我想问,城邦在这件事中体现出制度上的缺陷究竟是什么呢?网络上、媒体上铺天盖地声讨的,无非是在喊冤叫屈,在刻薄地讽刺挖苦,但有多少人说清楚究竟这桩事中制度的缺陷在哪里呢?如果理由只是:因为出了冤案,所以说制度是缺陷的。那么等于白说,因为现实的社会不是乌托邦,任何制度总不能保证绝对的完善,如果你只是说制度肯定在哪里有缺陷但搞不清症结所在的话,那就只是简单的谩骂发泄。
mist

2007-09-12 22:58:20 匿名 211.166.9.17 [回复]

别人所知的缺陷我不清楚,不过我大致以为这个案子的缺点包括:
1、对于证据的轻视,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作出判决,尤其是在双方各执一词却又都不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的时候仓促断案;
2、断案主观化,尤其是这种所谓的推理,因为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推理,因此若是换了另外一个法官,譬如那些媒体,就会得出老太欺诈的结论;
3、量刑的任意性,我实在很想知道40%是怎么来的,就和我对于引力为什么会是和距离的2次方成反比而不是2.1或其他数目一样地好奇。
而所谓的制度缺陷,其中的一个方面在于它不能避免在断案中这类缺点的出现,并且在出现这种缺点之后,这个制度并没有提供一个可行的纠正缺点的方案。
的确没有一个可行的纠错方案的,你或许可以查查那些申请国家补偿的案件,看看他们失去的和弥补的是否成比例就知道了。
古雴

2007-09-12 23:35:48 [回复]

关于此案本身的缺点,我只同意你的第一点。至于断案主观化,并不是缺陷,只是主观的分寸的把握问题。断案的主观因素不可避免也无需避免,许多时候判案不仅讲究严谨,也讲究酌情判断。之所以需要有法官主持当场辩论,而不是仅看书面请求和人证物证就能够判案了,一个方面就是因为人的主观因素不能完全抛弃。如果说判案只是靠证据就行,那么法庭就失去意义了。至于量刑(其实是赔偿)的标准,本来就都是没有严格的标准的,一般的法律中的量刑标准都是这样说:此罪判3到5年有期徒刑,XXX情况下可从重/从轻判罚,等等。那么具体是判3年还是判5年呢?这就说不清楚了。至于这里的40%也不算特别奇怪,因为既然是两个人相撞,总是两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责任,至于这责任互相承担多少,那么就靠酌情裁定了,判40%、60%都有可能。问为什么是40%就好像是问一个犯人为什么被判4年而不是3年或5年那样,确实是说不清楚的。
这个案子是一审吧?怎么叫没有纠错方案?就算是终审结果还有商榷的余地。当然无论如何打官司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厉害这是没话说的,不过这一个问题与这件事关系不大。而且即便不考虑诉讼费用问题,一般而言只要是牵扯官司了,即便官司打赢也是够痛苦的了,一个再怎么好的制度也不可能杜绝诬告吧?否则的话肯定也要限制另一些原本合理的诉讼请求了。但要是我编点理由千方百计要告你,你很可能还是会被法院传唤,然后即便你赢了官司,我承担诉讼费甚至被判诬告罪,但你为此耽误的时间找谁来补偿你?总之,再好的制度也无法避免人心险恶造成的冤屈。至于说要期待那个制度能避免此类断案的发生,我认为这更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随便说说

2007-09-16 20:55:39 匿名 222.185.215.90 [回复]

我是一名警察,平时也处理过很多类似的事件(案件),很多情况下也都是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事实情况只有他们双方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法院作出这样的判决看起来有些可笑,但谁又知道该怎么判才算公正呢,何况这只是一起民事诉讼,并不是刑事案件不可推断,要是法院不作判决,这皮球该踢给谁呢?现在最伤心的,我想就是理想的乌托邦们吧。
古雴

2007-09-16 21:42:49 [回复]

呵呵~写这个话题就是想看看能引出多少砖头,没想到连警察叔叔也招来了,实在难得~~
民事确实不同于刑事,关键不在于定罪惩戒,而是调和纠纷。当然,法院总需讲究公正,但怎么才叫公正,空口说说容易,操作起来是很难把握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过了四年多,彭宇案终于峰回路转,原来真的是一场恶劣的炒作事件。现在再回过头看我当时的评论大概就更有说服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